情色的王蒙

2009-03-27 19:18:22
分类:星光灿烂
  王蒙自从早年搞青年团的工作时,认识、爱上崔瑞芳,到和瑞芳结婚,一路行来,两人可谓情比金坚。王蒙在低潮时决定离开北京远走新疆,瑞芳想也没想就同意一同前去,令王蒙感动不已,更坚信芳的真情。王蒙后来成为名作家、青年偶像,并官至文化部长。作为文艺界中的佼佼者,他一直未有绯闻传出,也属不易。
   王蒙新婚不久就作为右派下放京郊劳动。劳动期间他就天天盼着休假,好回北京和芳团聚。有一次深夜宣布次日休假,他连夜骑上一辆破自行车往家赶,夜路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永定门。有一次五一节(1961年),虽然依例休假,却不让回家,他很郁闷。突然门外传来脚步声,原来芳毅然来到他劳动的村庄看他,让他激动流泪。同时芳的到来又使他神经紧张,因为万一被领导知道了,要挨批的。
   但王蒙是很有细致、敏锐的人,几十年的风雨人生,于感情上,他不可能没有各种经历和感悟。在他的回忆录中,有些东西也是有迹可寻的。反右开始不久,他被下放京郊劳动。他听人说,同一个班组里哪个女右派和哪个谁有绯闻,让他惊讶不已。原来当了右派也要做积极分子,这样会有桃花运找上来。不过,他更惊讶的是,怎么这样的事他就愣是看不出来?这样木,怎么能写小说?
   还有,他就是不理解为啥有的人甘愿放弃休假。尤其是班组的领导,他一放弃休假,全班组也要跟着放弃。王蒙开始怀疑,这些动不动就放弃休假的人,一定是家庭生活有问题,或者对家庭生活没兴趣。这里,他说的“家庭生活”,自然指的是夫妻的云雨之欢。果然,后来他发现,那些喜欢放弃休假,或经常在办公室过夜的人,多数都离婚了。(今天,我们大概比较容易理解了,这些人大多应该属于同性恋的)。在伊犁时,队里有一个人,风流成性。他跟王蒙说,女人其它都一样,只是在床上叫声不同,听得王蒙心惊肉跳。
   王蒙生活中碰到过的女性,不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自传的各个地方,他都提到哪位如何如何,聪明也好,干练也好,热情也好,美丽也好。这些多数是同事、朋友、乡亲,或同事、朋友、乡亲们的夫人。不过王蒙提到过的这些女性,来龙去脉一清二楚。看得出来,王蒙对她们有深刻的印象,或是好感,而这些正常的异性关系,也让生活添色不少。正如当年写国学大师陈寅恪,他失明后的晚年在广州,每次有女演员来家里,他的精神都会好不少,由此也写下了不少诗句。
   最有意思的,是江青对王蒙夫妻生活的影响。文革中后期在新疆时,江青在朝中当道。但是全国上下无不对她恨恨不已。王蒙和芳,每次夜里聊天一聊到江青,就唉声叹气、兴致全无。后来,江青就成了他们的夫妻生活的一个信号,一个暗号。至于这个暗号系统具体如何操作,王蒙没有直接说,但是读者已经可以自己想象了。反正按王蒙的话说:“一谈江青自然做到情绪低落,一夕无话,而不谈江青,忘记了说江青,很可能是身心俱佳,恩爱无限的象征。”
   一个政治人物成了夫妻房第生活的一个部分,也只能说是悲剧时代里,悲中作乐的无可奈何罢。
   王蒙, 《王蒙自传第一部:半生多事》,中国广州:花城出版社(2006)。
   方蕤 《我的先生王蒙》,长江文艺出版社  
上一篇: 封侯非吾意,但愿海波平…下一篇: 王赓武:中国----超越经济全球化的…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233)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王正绪简介:
王正绪: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研究学院、中国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资深研究员。美国密西根大学政治学、教育学博士。马拉松、铁人三项赛运动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