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斯杯前瞻:夺宝奇兵之林丹如何、为何会出任第二单打

2014-05-13 18:53:42
分类:未分类

 

林丹随队出征今年的汤姆斯杯,他的国际羽联排名在四名男单选手(其他三位是谌龙、杜鹏宇、田厚威)中最低。所以,一般设想,在汤杯中如果林丹要出场,无论另外两位男单是谁,林丹都只能出任第三单打。

在这种情况下,林丹出征汤姆斯杯,固然会增加他的羽联积分,但实际上他的出场对全队贡献的附加值并不大。因为,无论中国队的对手是谁,到了第三单打的环节,中国队绝对是有赢的把握的。世界这些羽毛球队,在男子单打方面,根本不存在某个队比到第三单打还能和中国队有一拼的。换句话说,由林丹出任第三单打,不仅大材小用,而且对国家队来讲,损失了由其他(更年轻、更需要锻炼的)队员上场的机会,所以国家队总的收益应该是负的。

但是受制于国际羽联的规则,排名靠后的选手就只能出任三单,国家队在实战的排阵中,就无法充分利用林丹的优势。

不料,这两天网上报道了总教练李永波一席谈话,说实战中仍然可以让林丹出任第二单打。为了实现这个安排,中国队的第三单打的排名必须低于林丹。但上面已经说了,在选派的四个男单选手中,这种可能性并不存在。

咋么回事?

原来,国家队的锦囊妙计是,临时从男双选手中选一个人去出任第三单打。这样一个选手在单打上没有羽联的积分,所以没有排名,就可以放在林丹后面去担任第三单打了(突然想到一点:这样一名没有排名的选手,是不是可以放在任何一个位置,还是必须放在最后一个、即第三单打的位置?)。

而中国队这次报名的男双选手达到六名,每次比赛只能上场四名(两对),那么随便找一个来打第三单打,还是绰绰有余的。这里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名临时从男双拿出来担任第三单打的选手,必须有明显的优势能够击败对方的第三单打。

这就是这次汤姆斯杯中国男队的惊天绝杀的方案。

这一点搞清楚以后,我们在看看,这一个超常规的方案,将会在什么时候祭出?

此次汤杯,中国队的最大挑战者是哪个队?印尼。只有印尼。唯有印尼。

我先说说其他队伍面能对中国队形成多大威胁。马来西亚、日本、韩国、丹麦,大概是中国、印尼之后最强的四个队。根据分组,有些队中国决赛前其实是碰不到的。先不管这个,这四个队,单是男单上,最多可能是马来西亚的第一单打可以从中国队拿到一分。也就是说中国队在单打上可以取得3:02:1的优势。

这种情况下,中国队只要两场双打能拿到一分,或者在除了对阵马来西亚之外,即便双打一分都拿不到,总比分依然可以胜出。

当然,这是按实力对比的分析。比赛现场如果出现较大意外,那另当别论。如果因为发挥失常丢掉比赛,失去汤杯,那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真正的强敌只有印尼。首先中国队的男双面对印尼完全有可能两场皆负—----目前印尼的两对男双高居世界排名第一和第八,中国任一组合要赢下一分虽然不是不可能,但绝对十分艰难。

如果两场男双拿下了一场,那中国队的形势就大大的好。但这只能寄希望于男双选手的强力冲击了。

无论如何,面对印尼,中国队必须在男单上全取三分。

现在我们看男单的对阵形势。印尼的第一单打将是汤米·苏吉亚托。中国第一单打谌龙拿下这一分问题不大(again,这是按实力对比的分析。比赛现场如果出现较大意外,另当别论。)。第二单打,印尼如果派出拉姆巴卡,那么中国的杜鹏宇拿下他也比较有把握。

但是,世间万事怕就怕这个“但是”,印尼名将西蒙·桑托索最近伤愈强力回归,几个礼拜前在新加坡公开赛上战胜了杜鹏宇、并最终战胜李宗伟夺冠。

这就是中国对最大的难题。以桑托索的实力,中国队除了林丹,没有人面对他有绝对的获胜把握。如果拉姆巴卡出场,因为排名的关系桑托索就只能以第三单打出场。如果拉姆巴卡不出场,桑托索就会担任第二单打。

中国队的排兵布阵就面对着这个强力的对手和他出场顺序的不确定性。如果李总教练的如意算盘不被印尼队猜到,印尼应该会派桑托索打第二单,这样理所当然会避开林丹,因为如前所述,一般情况下林丹只能出任第三单。

面对这样的前景,决赛面对印尼队时,中国队就要派林丹来打第二单,以图击败桑托索,确保男单的第二分。

林丹拿下男单的第二分后,如果此时男双已经也拿下一分了的话,那么中国队就已经三分在手,胜利卫冕。如果男双没拿到分,这时候,就是第三单打绝杀的时刻了。中国队派出的将是平时打男双的某位选手(我对男双不太了解,暂时猜不到教练组心目中的人选是谁),来对阵印尼队排名第四的穆斯托法。而按照上面的分析,这一分中国队也是可以拿下的。这样才实现卫冕汤杯的目标。

上一篇: “现代政治治理体系”的中国约束…下一篇: 博士生、学术工作者如何做好科研…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王正绪简介:
王正绪: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研究学院、中国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资深研究员。美国密西根大学政治学、教育学博士。马拉松、铁人三项赛运动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