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2014澳大利亚大铁——不服不行,又混完了....

2014-06-10 13:40:11
分类:未分类

开始慢慢喜欢大铁了,因为和越野赛相比,有更多的变化,而且,大铁的比赛是让你证明一件事情:“EverythingisPossible.”大铁的比赛关门时间设置是为了让你完成,让你有机会证明你也可以成为“铁人”。我相信,慢慢地,铁三会最终超过越野这个太“小众”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自虐运动。不是有人说嘛:“我们设计的100公里赛道的难度就是为了使完赛率不超过50%。”尼玛这不是有病吗?!你以为大家辛辛苦苦地折腾到比赛地点就是为了被关门退赛?!

 

哦,完成大铁有多简单,需要多少的训练量?按照本混的训练量,在这里厚颜无耻地晒一下:从3月1日新西兰大铁结束到5月4日的澳大利亚大铁,2个月的时间,我只游了2次(一次在出差的酒店,一次在水立方2KM),跑了2次(3月22日的生日跑41公里,4月21日的波士顿马拉松),骑了2次(一次93公里,一次66公里)。不难吧。来吧来吧,在马圈或者野圈混的不爽的人们鬼们,可以来混混铁圈了,当然了,不要把马圈的不良习气带到铁圈。据孤陋寡闻的我了解,铁圈还是很纯洁滴。(党爷为证!老布为证!)

 

周六很多人在虐100公里,不管是在北京还是在大理。不过听说,虐得挺惨烈,好像这样的赛事设计上不把你们都虐死,不把你们在前几个CP都关门了都不好意思叫100公里了,从而就造就了更多“英勇就义”的“前仆后继”的“坚持就是一种美”,。就从这一点上,我渐渐地对这个项目远离了一些,自己的差距,不管是体力差距还是RP差距,还是道德差距,都十分地巨大了。唉,他们说:“混子,你可以混马拉松,你可以混铁三,但是越野你就混不了了...”好吧,算你们说得对。不过,等我哪天想不开了也能混完100公里了,我看你们自己怎么抽自己的大嘴巴去。嘚吧嘚吧嘚的,不说话,不得瑟,别人也不会把你当哑巴。

 

前一段时间“圈里”的社交网络(微博、微信、QQ...)里出现了一种“体”:不知道起初的背景和原因是什么,现在想起来无外乎谁又不屌谁了...“一个越野跑者并不具有比不越野的人更优越的道德优势。越个野而已,别因为野过几次长距离就把自己想象成了高大上,好像跑不了越野就不能感悟人生似的。”(@乱炖JACK)。然后就有了“一个马拉松跑者并不具有比不马拉松的人更优越的道德优势。跑个马拉松而已,别因为跑多了几个马拉松把自己想象成了高大上,好像跑不了马拉松就不能感悟人生似的。”,“一个搞铁三的人并不具有比不铁三的人更优越的道德优势。搞个铁三而已,别因为搞过几个大铁就把自己想象成了高大上,好像搞大铁就不能感悟人生似的。”...我自己的版本是:“一个喝酒的人并不具有比不喝酒的人更优越的道德优势。喝个酒而已,别因为喝过几次大花酒就把自己想象成了高大上,好像喝不了大酒就不能感悟人生似的。”想了又想,我还是决定把自己放在更安全的,更靠谱的公路赛上,没上山使劲折磨自己的膝盖和脚...

哦,最新的版本是:“一个戈壁跑者并不具有比不戈壁的人更优越的道德优势。戈个壁而已,别因为跑了戈壁把自己想象成了高大上,好像戈不了壁就不能感悟人生似的。”...

 

有那么一天的某个时段,我的微博主页的头条微博是有关“中国第一个xxx”,说是现在很多人喜欢给自己归类成为(或者被某些媒体归类成为)“中国第一个xxx”,我仔细想了想,想了又想,NM在说我混子吗?“混子是中国北京朝阳区xxx小区第一个喝在1小时之内连喝3听装健力士鲜啤的40岁以上的天生黄颜色短发的混了IT15年还在混IT的...”NM我加的定语和状语够了吗?还能加呢....至少男的女的还可以加吧。我就想问:“你是吃饱了撑的?!还是因为小时候没得过三好学生奖状?”

 

算了,说回澳大利亚大铁。澳大利亚的大铁有4个比赛,分别是3月的墨尔本,5月的PortMacquarie,6月的Cairns,7月的西澳。原来以为澳大利亚距离中国算近的了,NND,机票虽然便宜(北京往返悉尼带税4000多),但是澳大利亚可是在南半球啊,我北京飞了11个半小时,和飞美国差不多了哦。不过,现在貌似澳大利亚签证很好搞,而且不用护照原件,一年有效多次往返。如果你真有时间真有钱(真得有点钱),你可以用尽这个一年有效的签证,把4个澳大利亚境内的大铁都搞了,当然,如果体力还有如果钱也省点,顺便申请个新西兰签证,把3月初的新西兰大铁也搞了也行。Everythingis possible嘛。(前一段时间在网上疯传的澳大利亚面签都是扯淡。)


官方照片:http://www.finisherpix.com/photos/my-photos/currency/AUD/pctrl/Photos/paction/search/pevent/ironman-australia-2014-1/pbib/845.html
官方成绩:算了吧,不看也罢。

 

我的第二个大铁是利用了5/1的小假期去了麦克里克港。一个距离悉尼往北大概300多公里的一个港口。和新西兰的陶泼相比,麦克里克港更大一些,更繁华一些,人气更多一些。我找酒店的一个原则是距离起点近后者距离终点近。你说折腾完大铁之后,怎么回到酒店的房间还是挺挑战的。所以,我基本上还是根据终点在哪里去选择酒店。和新西兰大铁的酒店选择相比,我很晚定的酒店,居然在距离终点不到500米的地方还有MotoInn,还真是不错,当然了,从这个方面看,麦克里克港还是比陶泼大很多,至少有更多的酒店和餐馆的选择。

 

不过,去这种小城市比赛还是有些风险/焦虑。从国内飞国外,基本到大城市都有大飞机(为啥是大飞机,你懂的。如果不懂,就是你飞过去要带着自行车吧?)。问题(焦虑,风险)就出在很多大铁的比赛都在小城市,也就是情况好点的话,大城市到比赛的小城市是有飞机的,但是飞机都是小飞机,多小的飞机呢,就是一排只有4个座位,还有更小的一排只有3个座位的螺旋桨飞机。也就是,如果你赶上有一大群人也和你一样都去比赛去,那就麻烦了,这种小飞机能装10个自行车箱子就不错了。所以,所以,所以,我上次在新西兰陶泼担心的事情在麦克里克港发生了,等我坐在飞机座位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自行车没被装上飞机就起飞了,和我同样命运的还有7~8个大自行车箱子。于是落地的一瞬间,很多人都在嘀咕到底装了谁的自行车上了飞机。航空公司的说法是,当后面的航班有地方就能给你飞过来,但是不能保证哪个航班,也就是说,你根本无法确定你的自行车什么时候能运到,而且航空公司也没有责任。现在你就不难想象为啥有个公司叫“TriTravel”或者“BikeTransportation”的存在的必要了,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业务就是确定帮你把自行车提前运到比赛城市!!!当然了,如果大城市和比赛城市不太远,你可以在大城市机场租车,然后开车过去,比完赛,再开车到大城市机场还车。前提是,你会开车,并且认路。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使用GPS。

 

按照老布的说法,没有在海里面游过泳的还不能算参加“铁三”,没搞过大铁的人还不能叫“铁人”,如果第一次算是“回光返照”,那么第二次混铁是实实在在地“混”下来的。

 

这也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去比赛大铁。总体的感觉是——太NM无聊了,特别是比的前2天,你在房间里呆着已经不想再看下载的电影了。当你存完自行车,你觉得更加无聊了,就盼着赶紧TMD比赛,爱谁谁,赶紧比赛,发枪了就好了。小尼对我“偷偷默默”地来混大铁感到“太不够意思”了。我是觉得吧,“混”就得有混的样子,没怎么练也不期待什么成绩和名词,不能那么张扬吧。好久不见老布和老爷子,程大帅也算是听说过没亲眼见过。

 

好多的澳大利亚人,我估计超过2/3都是澳大利亚的。穿着各种大铁的比赛服/纪念服。貌似澳大利亚的第一体育是大铁而不是橄榄球一样。对于对海鲜比较钟情的大连人来水,龙虾、生蚝在这个小镇的海鲜超市还是常见的,只不过人家的龙虾没有像在“万龙洲”那样用个大水缸子恨不得养了50只。赛前的下午,我再次去了超市,买了2听健力士和一瓶气泡酒。作为赛后的能量补充和恢复。

 

大铁的展览会不大,基本上都和铁人的三项有关,不像马拉松的博览会还有很多打酱油的或者大擦边球的。我大略看了一下,我觉得如果你带够了信用卡,你可以在博览会上把所有比赛的东西弄齐,包括自行车,还有租车轮的。我没想到比赛中要用的什么东西在这里买不到的。所以,如果我大大的RP出问题了,行李丢了,自行车没运到,那我还可以刷卡新购一大堆东西,哦,好像没有卖自行车箱子的,运回去可能有点麻烦,不过,展会不是有TriTravel和Bike Transportation的服务商嘛... 齐活儿了。可以搞。

 

貌似澳大利亚大铁和新西兰大铁的官方产品供应商是一家,很多东西都类似,甚至是一个款型,只是颜色不同,而且把新西兰大铁的LOGO换成了澳大利大铁的LOGO,小孩的东西基本上是一样的。我给CQ和XM买了SupportCrew的T恤,早晚他们会用得到。

 

来之前没有很仔细地看赛事的信息,知道起点终点在哪里定了酒店就没有再管。只是上次和党爷聊天的时候,听党爷说自行车赛道有一段很陡,他认识的一个自行车的高手都是推上去的。我心理这个高兴啊,我这样的菜鸟不推上去那不是太不给党爷面子了吗,推,一定要推。哈哈。

 

澳大利亚大铁的游泳在海里游,游泳1大圈,感觉上没有什么风浪,只要没有台风或者大风,但是在海里游泳就有一个问题,多多少少会有“流子”(大连话,就是洋流)。而且赛道不是规则的直线,拐弯多,参照物也不多,我是基本上要要看着救护人员的小帆板看我应该往哪里游,而且,到最后,我身边也没有啥人了(我游得慢嘛),不过有一种可能,人家游得更快!反正在澳大利亚比赛大铁,如果你游泳不咋地的话,你得在第一项中承受巨大的“羞辱”,因为每个澳大利亚人都是“鱼”——他们游泳都很好,这从将近一半的人都站到了1小时之内的游泳出发区就能看到。

 

我上岸的时候,挂着你的自行车换项包的架子上没有几个蓝色的包了,等我带好头盔和穿好锁鞋跑向自行车时,OMG,基本上整个自行车区都空了。我的那排就我一辆自行车孤零零地架在哪里。不过,我依然还是得到观众们的热烈掌声,“Iam yet lookinggood.”后来听老爷子说他全程蛙泳,另外一个上海来的哥们也采用了蛙泳+自由泳,我是全程“自由”泳,好自由的那种游法。然后,我的“战术”就是跟着别人游,主要不是采用Drafting,就是省得抬头看方向了,结果,结果,结果就是,我跟的一个哥们TMD总游偏,搞的我游偏好几次,被志愿者喊回正常赛道好几次。不过挺有趣的是,游了1500米差不多的地方,还要爬上一个海上的小平台,好像是上面有计时的地毯,难道大铁的游泳比赛也有人作弊?!

 

依然享受到了“更衣”服务,你坐在凳子上,志愿者把胶衣给你扒下来,可能他们实在是闲着没事了——因为棚子里没有几个人了,志愿者居然把袜子从锁鞋里掏出了,并要给我穿上!!!这服务啊。党爷老布程大帅你们都没机会享受吧?!哼哼,混有混的好处的!

 

可是,这种享受后的快感没有持续多久。当我把自行车从架子上取下来的时候,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一看前胎没气了,NND,还没上车就没气了,于是在换项区的外面开始了换胎的工作。因为早上还是好好的,所以,我借了换项区技术支持中心的大的打气筒,看看是气嘴的问题还是胎漏了(以前在家里遇到过类似的问题,就是车放在房间了,居然就没气了,一点气也没有的那种,就好像爆胎了一样,但是如果再打上气,就好了,好好的了。经验人士的解释是可能是气嘴松掉了),哐叱哐叱打了气,发现还是能听到刺刺的漏气声,完蛋,真的要换胎,真是比赛多了,什么事情都能遇到。还好,没有在比赛过程中爆胎换胎。好几个志愿者和赛事工作人员都围着我,没有出手的意思,大铁的比赛就是这样,你自己要对自己的设备负责,他们有可能会提供给你极少的必要的工具,但是整个维修或者换胎工作是要你自己搞定的。他们在旁边说着话,我在自己埋头换胎,还好,比较争气,大概花了15分钟搞定,没有在漏气的意思。当我再次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围观者给我了热烈的掌声:“Youcan do it !”我也回应大家:“You bet it !”

 

这么一折腾,我的心态一下子好了很多,也不用考虑是否要在13个半小时完成,然后赶在晚上9点换项区关门之前去把自行车取回来的事情了。独自一人,真是独自一人,我估计自己是最后一个骑上自行车的了,这个赛道就你一个人在骑车,观众们依然热情地为你加油,也不管他们是否知道我是游泳很烂呢,还是出了什么状况,反正,我就是最后一个了。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丸子格格”,原来做最后一名的感觉是这么的爽啊。真的,真的,前面没有人,后面也没有人,整个赛道都是空的,专门为你一个人而开着。这感觉,OMG。

 

没有像新西兰大铁那样上了车就狂蹬,还是充分享受了澳大利亚的阳光,还有强劲的海风!貌似骑了5、6公里之后,才看到人影,有在我前面晃荡的,也有在路边换胎的。我终于有伴儿了,你说说这都是啥心态啊。 

 

澳大利亚大铁的自行车赛道是2圈,2圈的路线一样,在回来的几公里会有大坡,一个很陡的坡,党爷说,有人推着上去了。在赛前简报的时候,主持人说比赛日有风,没听清是西南风还是西北风,反正风是大铁比赛中最不利的因素,遇到的人没有喜欢风的。但是实际比赛中呢,因为是往返路线,反正如果有顺风的时候回来就有顶风的时候。当然了,早晨太阳没怎么出来的时候,风还是不大,但是大太阳一出来,就开始刮风了,所以说,那些游的快的,骑的快的还是有些优势的,就是在风还没有太起的时候,他们可以能已经完成一大半自行车的比赛了。而我们这些苦逼们则要100%地体会各种风了,侧风,顺风,顶风,变向风龙卷风...

 

路面状况呢,和新西兰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啊。真NM的垫啊。老布赛后说说:“他的屁股经受了几万次的鞭打。”这是怎样的感觉呢?可能我有了新西兰比赛的经历,对此路面感觉还好了,但是对于老布他们,这个有些挑战了。从新西兰比赛下来我的PG已经木有感觉了,这种麻木至少持续了三天。

 

依然,整个自行车赛段,我都是在超越别人,其实自己也没有拼命狂蹬,就是不知不觉一抬头前面不远处有个人影,再过一会就超了过去。印象中,没有超过我。当然,我去WC的时候除外。每次折返的时候,就会发现其实我后面还有不少的人,还有几个貌似非常专业的选手,但是神情沮丧,我估计也是爆胎了。

 

第二圈的时候,周围多了几个人,基本上水平也就这样了。貌似是我第一圈的时候过于放松了,竟然在第二圈还能间歇地保持30~32KM/H的速度,一度也超过了N多貌似“强大的选手“。总体感觉比新西兰大铁要好,虽然脖子、肩膀、腰依然很酸痛,但是由于赛前去展览会的一个卖弹性胶布的地方让他给后背、腰、以及脖子都贴上了大块的弹性胶带(不是KT,宽度是KT的2倍,感觉粘度也强一些。我是比赛前一天的下午去贴的,直到比赛结束都没有任何松脱。),但是感觉适应了很多,还是缺练啊。还是缺练啊。当然了,从网站上看,那些专业铁三的选手在自行车上同样有和我一样的不适,心里顿时好受了很多——练不练都一样啊?!哈哈。

 

看来RP还差太离谱,180公里虽然颠簸无比,坑坑洼洼无数,但是没有爆胎,我揭开锁鞋的时候,志愿者扶着我的自行车,大声喊:”Youwill be an Ironman!“ 显然,他们知道我肯定能混完最后的42.195公里跑步。我也感觉很好:“Yeah, I amyet alive!”对于我这样的成绩来说,跑步就这样了,基本上是零难度——能跑就跑,跑不动就走,到水站就停下来喝东西吃GEL。怎么混6个小时也混下来了。

 

但是澳大利亚大铁的跑步是要在同样的赛道上跑4圈,每圈完成前给你带一个不同颜色的手环,这样的标志很让人崩溃。你说你跑着跑着,发现旁边的人的手上都带了好几个手环了,你手上还啥也没有,你不着急啊?!不过,你着急也没办法。还是从混到第一个手环再想剩下的三个吧。海边赛道有个穿成超人的高大男生观众,每次我经过他,他都同我击掌,他都再问我是不是最后一圈了,总算在天色黑下来的时候,他最后一次问我声音比先前的三次小了很多,估计也是累了,我说:“Finally,it's the last one.”他说:“You'reawesome.”是的,我也觉得自己很棒。还有力气和他打情骂俏。

 

沿途有好多观众从自己的别墅里走出来,在路边边看看比赛边喝啤酒,有些家伙已经喝的醉醺醺了,我经过的时候,可以闻到很浓的酒味,真TMD想喝点凉啤酒啊(哦,说起澳大利亚的啤酒,很多人会想起袋鼠牌啤酒,好像是叫Foresta什么的。但是据澳大利亚的同事说,澳大利亚本地人都不喝这个啤酒,这个啤酒是给外国人喝的。),我倒没这么挑剔,在比赛的最后的时段上,能喝口冰啤酒还是挺给力的,当然了,如果是冻的健力士那就更加美了。

 

对了,好像是在我还在第一圈的时候,我在走,对面被老布逮着,他也在走,哈哈,看了状态不好,后来知道是他在自行车的前45公里过于兴奋了点儿,后来就拉爆了,再后来就把目标改为和我差不多了。

 

过了40公里的牌子,终于领到最后一圈的黑色手环,对面依然有只有两个个手环的选手跑过来,他们还至少要再折腾2个小时,但是依然可以在17小时内完成。最后的2公里,我没有再去水站,没有在停下来走走,就坚持以8~9KM/H的速度跑了下去,就这样还是能超过不少在走的,或者在跑的(只不过比我跑的慢的)。

 

踏上了地毯,和观众击掌互动,最后几步走上终点的台子,振臂咆哮了一下:“尼玛又混完了一个!”同时传来主持人的声音:“QiangHUANG, from Beijing, China. You're anIronman!”这感觉,说实话,挺让人激动的。

 

“下一个在哪里呢?”

 

上一篇: 博士生、学术工作者如何做好科研…下一篇: 央视反腐风暴中发旧文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王正绪简介:
王正绪:英国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研究学院、中国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资深研究员。美国密西根大学政治学、教育学博士。马拉松、铁人三项赛运动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