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则成”地图(之五)

2009-05-12 08:24:55
分类:未分类
  中共派往台湾的最高间谍“密使一号”吴石的暴露,与中共在台湾地下党省委书记蔡孝乾的被捕叛变有直接关系!
   说到蔡孝乾就要先说一说“台湾共产党”的历史。
 
   关于“台湾共产党”
   “余则成”赴台之前在组织上加入了中共,而吴石并未在组织上加入中共,历史上,这种事并不鲜见

   
   中共派往台湾的最高间谍“密使一号”吴石的暴露,与中共在台湾地下党省委书记蔡孝乾的被捕叛变有直接关系!
   说到蔡孝乾就要先说一说“台湾共产党”的历史。
   几年前,香港九州图书出版社出版了徐渊涛著《替李登辉卸妆》一书。徐渊涛之父徐庆钟是台湾著名农业教授,曾任“行政院”副院长,也是一手提拔李登辉的恩师。由于家庭与李登辉的特殊关系,作者对李登辉有着深入的了解。
   众所周之,前台湾“总统”李登辉年轻时曾经加入共产党,其年表中所谓“日本共产党台湾民族支部”,就是所谓的“台湾共产党”,简称“台共”。台共1928年的4月15日成立于中国上海。该党成立时的创党党员,包括了:林木顺、谢雪红、翁泽生、林日高、潘钦信、陈来旺、张茂良等人。林木顺是首任主席,翁泽生是党书记。台共创党当天,中共方面也派了代表彭荣出席台共的创立大会。
   徐渊涛的著作介绍说:台共本是日共的下属机构,但日本共产党已经于1933年前后,全部被日本政府查禁消灭;日本共产党的新生力量,要到二次大战结束后的1945年才再度崛起。可是,原本行于日本共产党旗下的台湾共产党,在中国共产党的协助掩护下得以存活,不受日本政府查禁的影响。所以,在“共产国际”的组织架构下,台湾共产党纵然在组织体系上是日本共产党的支脉,而和中国共产党之间的“兄弟党”关系,远比和日本共产党的关系来得更亲密些。
   中共和台共两党之间本属“兄弟党”关系,在二次大战结束后,这种“兄弟党”关系发生了根本改变。台湾重归中国版图,此刻,台共自然纳入中共党组织,成为直接受中共领导的省级党组织。
   根据前保密局的密件资料记载,中国共产党于1945年八月抗战胜利后,派遣原籍台湾彰化的蔡孝乾,为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书记,负责台湾共产党的组织工作。蔡孝乾于1945年9月从陕西延安出发,长途跋涉了三个多月,于12月抵达江苏淮安,见到中共华东局书记张鼎丞、组织部长曾山,借调来台湾的中共干部张志忠等。1946年2月,蔡孝乾率领张志忠等人,先到上海和当地华东局的中共地下党人员会合,并在当地学习了一个月。1946年4月,张志忠先行搭船抵达台湾基隆,随即到台北展开活动。
   原籍台湾嘉义的张志忠,便成为战后台湾登岸的第一批中共党员。
   张志忠在台湾发展活动三个月后,蔡孝乾于1946年7月也搭船抵达台湾,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由蔡孝乾担任书记,辖下领导了台湾学生工委会、基隆市工委会、台湾省山地工委会、台湾邮电职工工委会、兰阳地区工委会、台北市工委会、北峰地区工委会等组织。
   在蔡孝乾领导下,台湾共产党组织很快发展起来。主要的台共干部包括了徐德懋、副书记兼组织部长陈泽民(领导台南、高雄、屏东地区的工作)、洪幼樵为委员兼宣传部长(领导台中、南投等地区的工作)、张志忠为委员兼武装工作部长(领导海山、桃园、新竹等地区工作)。
   至于李登辉与共产党的过从是这里的另一段插话。
   1946年,在东京帝国大学毕业李登辉返回台湾,与老朋友、中共地下党员吴克泰来往甚密。他们在一起讨论时事,探讨社会改良理论。李登辉流露出对共产主义的信奉,还把自己从日本带回来的日文版《资本论》拿出来向吴克泰炫耀。吴克泰便萌发了发展他加入中共组织的念头。吴克泰把自己的想法向张志忠汇报后,张志忠表示同意。1946年9月的一天,吴克泰同李登辉认真地谈起了发展他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想法,李登辉表示愿意加入。根据要求,李登辉写了一份自传。自传上交张志忠没多久,蔡孝乾就批准李登辉入党,并规定吴克泰同李登辉单线联系。此后,他们基本上每星期都在李登辉家里见一次面,谈谈当前形势,交流一下思想,算是过组织生活。李登辉的党费每月都是由吴克泰转交组织,中共的一些纲领性文件和宣传刊物都是由吴克泰转交给他。
   1947年1月9日,中共组织的抗议美军的大游行,台湾中学以上的学校基本上全部参加了,吴克泰是这次游行的组织、领导者之一。为了保存力量,台工委要求地下党员不要参加这次活动。但当台大学生游行队伍走到新公园附近的时侯,吴克泰一下就发现了李登辉。李登辉身高一米八几,走在游行队伍里,如鹤立鸡群,特别地显眼。这给吴克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李登辉随后还参加了“二、二八”运动。
   1947年秋天,蔡孝乾突然找到时任台北市工委委员、学生委员会书记的吴克泰,说李登辉要求退党,让他去了解一下情况,争取把李登辉留住。吴克泰找到李登辉,问他为什么要退党。李登辉回答说党内有人有野心,组织不纯。吴克泰劝不下来,便向蔡孝乾汇报,蔡孝乾也只好同意其退党。退党时,李登辉主动表示会保守党的秘密,同时也要求组织为他的这段历史保守秘密,算是君子协定。
   吴克泰1949年3月奉命回大陆联系工作,侥幸躲过大杀戮,后任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离休后定居北京。1997年,吴克泰回台湾探亲扫墓,李登辉闻知后派人联系,欲作一晤。吴克泰感觉“道不同不相与谋”,借故推辞了。2002年3月,吴克泰再次回台湾省亲,李登辉再次邀请,俩人便在李登辉的外双溪私宅小聚。吴克泰奉劝李登辉改弦易辙,为国家和平统一做些有益的事,结果闹得不欢而散。2004年3月1日,吴克泰在北京病逝。离逝前,吴克泰把李登辉入党、退党材料托人转交给了李敖。2004年3月16日,李敖在香港凤凰卫视《李敖有话说》栏目制作播出了一期“泄露天机 看看李登辉的叛徒嘴脸”节目。
   此是后话。在当时,在台湾的中共正在积极组织反美示威的时候,不过一个月以后,“二、二八事件”突然卷起全岛性的民变。此刻的中共省工委却采取静观其变的政策,只有个别的党员如谢雪红和张志忠投身领导群众抗争,这多少反映了省工委对局势的掌握并不精确,应变能力也不足。  
   的确,“二、二八事件”使得国民党政府失去民心,中共在台党员人数激增一倍,但这并不意味着党的战斗力也跟着提高;相反地,1949年10月31日,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由“光明案”与“基隆市工委会支部案”中获得线索,先将陈泽民逮捕,再根据其供词,于1950年1月29日将蔡孝乾逮捕。
   中共台湾省委被破获后,重建的台湾省工委再被破获。据谷少文提供的“匪重建台湾省工委陈福星叛乱案”文件,关于陈福星案,相关记录如下:“民国39年5月,以陈福星为中心之北部台共组织已设法与匪共中央取得联系,接奉匪共中央1950年4月指示,乃即召集全省高级匪干商讨建立临时领导机构,至39年底,全省各地匪党组织已再具规模,赓即发出‘1950年工作总结’,检讨过去失败教训,具体指出以后工作方针,再度展开活动。在重整过程中,匪干周慎源与主要负责人陈福星发生歧见,不服陈之领导,陈乃于40年(1951年)春改组领导机构,开始整风,发出《向偏向斗争》一文,列举台湾知识分子的特点、弱点和所谓台湾知识分子的偏向、包袱,并指出改造道路……运用劳动方式建立基地,在劳动中团结群众、教育群众、争取群众同情,利用山乡行政薄弱的地区,建立据点,加强气节教育,训练必死决心,清除不稳分子;必须走小路、走夜路、反对太平观念,时时提高警觉……匪党重整后的省委组织,经我情报机关配合行动后,至40年8月止,匪地下主力被迫从桃园、新竹转移至苗栗地区,该地区在地理环境上,存在着复杂的山脉、溪流与绵密的山林,形成于匪有利的山川地带,且该地农村副业发达,需要大量生产劳动力,匪首陈福星及其领导干部曾永贤、萧道应等,均潜窜于这一地区,企图生存和发展。根据上述地形与山区农林社会特有环境,如果要进入苗栗山区进行布置渗透之工作人员,必需具备几个基本条件:一有劳动经验的知识分子,并懂客家话。二与陈福星或曾永贤等有组织上渊源。三在苗栗地区有自己的社会关系,可以初步立足,作为深入的跳板。根据上列几项需要,如在我方工作同志中找寻符合这类人员,事实上很难找到,因此,惟一办法是向敌人内部去找,经过自新人员刘兴炎、黎明华等建议……”
   台湾作者秦风在《台湾地下共产党员的命运》一文中写道:
   “以上的文字记录勾勒出1950年后在苗栗山区所发生的事。即使事隔这么多年,那一幕又一幕似乎仍历历在前:国民党军警的搜山追捕,片片段段的武装冲突,夜里他们彼此喊话,痛苦与泪水交织一片。不只是苗栗山区,那两、三年全省山区的武装据点都重复着类似的情节。重要的领导人被押至大牢里,许多被送到台北马场町刑场从容就义,另一些则送到绿岛,在孤岛上一蹲就是十几年,耗掉了宝贵的青春,等到回到家时,人事景物全非,顿有换了人间的恍然。此后重新投入社会生活时,过去的事被刻意埋藏在记忆的深处,公开的场合中绝对是禁忌的话题。事实上,它只片面地存在国民党官方绝密的档案文件中,除此以外。没有人敢触及。直到1988年蒋经国过世后,台湾政治环境改变,以前的地下工作者们才陆陆续续地公开出来组织互助会,系统化的历史调查研究始出现。博州是年轻一代研究者中最出色者之一,他把白色恐怖的研究赋于文学的内涵,再变成小说、纪录片和电影,让历史记忆进入新一代人的真实生活中,唤起反思意识。马场町的枪决刑场成为最重要的历史现场,地下党员们就义前的情景终于被忠实地记录下来。博州所主持的《50年代白色恐怖——台北地区案件调查与研究》记录了许多幸存者的回忆,其中就义者郭琮的妻子林至洁说:“当时几乎每天都有人被抓去枪毙,有时15个,有时19个这样抓出去;这些人被抓出去时都很镇定,他们不是呼口号就是唱歌,唱的歌就是《义勇军进行曲》,呼的口号就是‘共产党万岁’或‘毛泽东万岁’‘中国民族万岁’。”
   
“余则成”地图(之五)

 
   
(图十一)图为新成立的台湾共产党党旗中新网2008年7月21日电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一些人士多年争取成立的台湾共产党,20日在台南县新化镇举办成立大会黄老养获七十名创党党员推举为首任党主席。
   黄老养表示,他的共产党决定走社会主义路线,主张国家福利与社会互助,解决台湾的社会问题。20日上午台湾共产党成立大会并通过党章草案,党章明定奉行孙中山遗教,期达民主自由均富之大同理想国境等宗旨党旗的红色代表弱势族群,台湾图形代表本土星星代表社会主义。据台媒报道,申请历时14年获准约三十多人出席成立大会,台湾共产党号称党员两千多人,但据了解,只有约七十人缴交入会党费两千四百元新台币党书记长许沧渊说,党员分散各地,多为不满国民党贪污腐败,认同党主席理念的人。王老养小学肄业,因看不惯国民党欺负百姓,于1994年10月16日在台湾台南县新化镇成立共产山庄与另一个台湾共产党,自称台湾共产党主席这个台湾共产党与历史上的台湾共产党,名同而实异;与中国共产党之间并无关连。

   
   蔡孝乾其人
   “余则成”的上线在被捕以后不惜咬舌保护秘密,而吴石案中最令人意外的是老红军蔡孝乾的被捕叛变 

   
   蔡孝乾又名蔡乾,蔡前,曾用名杨名山等。.1908年生于台湾台中附近彰化县花坛乡。其父为一米店帐房,祖上为郑成功带往台湾的三百家族之一。
   20年代初,蔡在其父与台湾文化协会资助下,于1924年负芨上海,在中共所创办的上海大学社会科学系就读,与他同系的台湾学生有翁朝生和洪朝中。教员中有后来的中共中央委员任弼时与瞿秋白。
   1925年蔡与其他台湾学生在上海南光中学召开了上海台湾学生联合会成立大会,参加有台湾学生百余名。1926年7月蔡返台,宣传革命,帮助组织了台湾文化协会左翼。
   1928年4月15日,在沪的几位学生出身的台湾青年人组织了台湾共产党,林大顺,林日高与缺席的另3人当选为中央委员,这3人为蔡孝乾,庄春火和洪朝宗。翁泽生与谢雪红(谢阿女)当选为修补中央委员。蔡负责宣传。随后蔡在台湾建立了支部。
   4月25日谢阿女在上海法租界被日本总领事馆警察逮捕,被押回台湾,6月初被放。蔡等台共干部为了躲避日本警察,撤离台湾,来到福建彰州。11月谢阿女与林日高和庄春火在台北改组了党组织,指责蔡等人因恐惧而逃到大陆,违反党规,予以除名。
   1932年4月20日,红军红四军进入彰州。蔡又与组织联系上了。由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安排,于1932年6月初随红军离开彰州,抵达闽西苏维埃政府所在地汀州。三四天后抵达红都瑞金。在列宁师范学校教社会学与土地问题。参加反帝同盟。1934年1月22日至2月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召开。蔡是主席团成员。2月1日选举中央执行委员会,蔡被选为委员。
   红军长征后,他随之行动,是唯一一位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台湾共产党人。
   在外国人撰写的早期中共活动中,蔡孝乾是个多少有些引人注意的人物。1937年9月12日,美国人斯诺夫人到达陕北苏区,在她的出版于纽约的成名作《在红色中国内》中就提到蔡乾(即蔡孝乾),在书后所附86名中共人物传中称其任苏维埃政府内务委员。
   同年11月4日,美国人史沫特莱来到山西阳泉的八路军总部。在她后来出版的书中记有:蔡任职于八路军总政治部敌工部,负责处理一切缴获的日方文件,及管理日军俘虏和对日宣传工作。1938年12月蔡任八路军民运部部长兼敌工部部长。后蔡被调回延安。
   长征到达陕北后,蔡任反帝联盟(后改为抗日联盟)主席。全国抗战爆发后,到八路军总部工作,随总部赴抗日前线。1938年上半年至下半年任八路军总部野战政治部部长兼敌工部部长(至1939年)。后调回延安工作。曾在《群众》、《八路军军政杂志》上发表过《怎样进行敌军工作》等文章。1941年10月出席在延安召开的东方各民族反法西斯代表大会,并被选为各民族反法西斯大联盟执行委员会委员。12月在东方各民族反法西斯大联盟第一次会议上被选为同盟常委。1945年4月至6月旁听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年底离开延安到达上海。
   1945年8月蔡孝乾任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书记。
   1946年5月,正式在台湾成立中国共产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蔡孝乾任工委书记,陈泽生任副书记兼组织部长,洪幼樵任宣传部长。 蔡与7月回台湾。由于蔡孝乾离台已经十八寒暑,少小离家中年回,家乡人事也全非。对于战后初期台湾的政治和社会情况颇为生疏,只好侧重于联络老台共党员,以发展组织。根据国民党情治单位所出版的资料显示,228起义前台湾省工委所招党员不过70多人。
   1948年5月,蔡孝乾等人潜赴香港,参加由中共华东局组织的有关台湾工作会议。此刻流亡于香港的台湾民主自治同盟负责人谢雪红也参加。会上提出台湾人民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台湾有两个前途,一是和大陆同时解放,二是国民党继续盘据。
   此次香港会议比起1928年台共的政治纲领有很大修正。在此前的日据时期,台共纲领中宣扬“台湾民族论”及建立“台湾共和国”。历史地看,“台独”的历史根源要从80年前日本占领时期说起呢。
   蔡返台后,继续发展组织,1949年底所属党员已达1300多人。在蔡领导下,省工委发动了彰化永靖乡的农民减租斗争、台北机务段员工运动及1949年3月4月台大与师范大学的学生运动。
   1949年9月蔡孝乾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并被任命为华东军政委员会委员。
   1949年4月6日台大学生与台北市警察局警员发生冲突,同年7月台北的台湾省邮政局员工发生请愿风潮,国民党由此断定有中共地下党的活动。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余则成”地图“(之四)…下一篇: “余则成”地图(之六)…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3095)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杨浪简介:
财讯传媒(seec)集团常务副总裁。上世纪80年代起先后在《中国青年报》、《三联生活周刊》、《中国青年》杂志、《财经时报》、《财经》杂志任高级职务。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