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则成”地图(之八 全文完)

2009-05-15 09:33:56
分类:未分类
  淼淼海峡,浩浩长天,吴石将军遗骨终于回到了他为之献出生命的祖国首都。或许我们应该拨冗去看望这位英雄的归宿:北京石景山八大处公园东,香山南路南端西五环路东侧的福田公墓。今年的6月10日,是他牺牲整整59年的日子! 
 
 福田公墓
 不知道“余则成”的最终归宿。但是我们知道吴石将军的遗骨在北京西山福田公墓
 
   1993年,吴石早年的同学挚友吴仲禧在公开发表的文章中说:
   “吴石赴台后,我一直没有得到他的音讯。直至广州解放初期,华东局方面派人来对我说,吴石的工作已由他们取得联系,我才放下心来。不料几个月后,突然从香港报纸上看到吴石被公开枪决的长篇报导,不胜震惊,惋惜和哀痛。” 由国共两边的纪录中,我们看见一位怀才不遇的中华菁英在混乱时代中的不幸情况,他真正的渴望是报效国家,一展长才。”
   当年协助吴石在福州保存了大批秘密档案的刘通老先生得知吴石死讯后曾挥泪作《哭吴石》一诗:“恸哭君真死,困难我独生。风光韩愈郡,灯光陵秣城。兵略山川富,诗心水月清。可怜临别语,生死是交情。”1969年,90岁的刘老下放闽西,病重时他把此诗交给孙子刘海容,嘱咐说,他日万一见到彭冲、谢筱廼、王中一、梁国斌或老前辈中的任何一位,将此诗抄录面呈。
   1994年,台湾《传记文学》刊登了回溯“吴石案”的专题报导,包括来自大陆方面原地下党联系人黄仲廉的完整证言,文字资料十分详细。
   2001年,徐宗懋发表在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丛书中的一组照片以及文章《战争后的战争》首次披露了关于“吴石案”的一批照片,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2006年底,前国家农业部部长、吴石当年的情报传递人之一的何康撰写长文怀念吴石。何康在文章中说:
   在解放前夕的政治氛围中“无论吴石还是我的父亲和兄妹,都相信共产党将不惜代价通过军事手段解放台湾,不会容忍国家的分裂。这样,吴石确实面临了人生重大的抉择。他虽然已经对人民解放事业做出过重大贡献,但到了台湾,海峡阻隔,基本上和共产党断了联系,他可以完全切断这种联系,安稳地在台湾做他的高官。如果选择继续为共产党工作,就必须在组织上建立更紧密的秘密联系,那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吴石恰恰作出了甘冒斧钺的选择,他同意继续为共产党工作,并主动接上关系,完全接受共产党的领导,为解放台湾、实现祖国的统一效命。”
   刘琳、陈日增的文章提到:吴石的侄儿吴杲离休前是福州市物资局副局长,当年曾在福州军区司令部工作。他说,“当年在部队时,我每次填各种表格都如时填到叔叔是国民党中将,也就此问题专门向组织汇报过。但我总是奇怪,因是要害部门,当年福州又是海防前线,战友中一些人亲属仅是国民党班长、士兵,都先后离开部队,而我这个国民党中将的侄儿却一直在那里。直到改革开放后我才知道,叔叔早就开始为党工作。”

   
“余则成”地图(之八 全文完)
  
图22:1991年12月10日罗青长等接见吴石烈士子女的合影,右起依次为何康、吴兰成、罗青长、吴韶成、谢筱廼等。
   
   何康介绍说:
   “吴石有一子一女留在大陆,长子吴韶成毕业于南京大学经济系,高级经济师,是河南省冶金建材厅总经济师,河南省第六、七届人大代表。长女吴兰成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是中国中医科学院研究员,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北京市第六、七、八届政协委员,还是北京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他们长期承受外界的误解甚至迫害。“文化大革命”中的1972年,吴韶成写信向中央申诉。在周恩来、叶剑英的直接干预下,1973年吴石将军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吴石夫人王碧奎女士当年也牵连入狱,吴石牺牲后,经故旧多方营救才被释放,独自含辛茹苦抚养尚幼的一子一女,直到1980年5月才得以移居美国洛杉矶。翌年冬,在有关部门的安排下,吴韶成、吴兰成赴美探亲,分离近40年后骨肉终获团聚。韶成兄妹带回其父在狱中秘密书写于画册背面的绝笔书。这是吴石留下的最后的笔墨。
   “1991年12月10日,长期在周恩来总理身边负责国家安全工作的罗青长(国务院原副秘书长),在接见韶成、兰成兄妹时说:‘我们对你们父亲的事一直念念不忘,我当时是当事人之一。1972年接到你(指韶成)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蒙受不白之冤的申诉报告,周总理、叶帅都亲自过目并作了批示,派人去河南专门处理此案,落实政策。确实是很不容易的。总理弥留之际,还不忘这些旧友,专门找我作过交代。你们父亲为了人民解放事业和祖国统一,作过很大贡献,这有利于加速军事进程,避免重大伤亡。最终他献出生命,我们是不会忘记的。’接见时,我和谢筱廼在座。罗青长为吴石烈士纪念册的题词是:‘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余则成”地图(之八 全文完)
  图23:罗青长为吴石烈士题词
   
   “1993年2月,王碧奎女士在美国洛杉矶逝世。1994年,吴石小女吴学成从台湾捧回了父亲的遗骨,吴石幼子吴健成从美国捧回了母亲的遗骨,国家有关部门遵照二位故人的遗愿,把他们合葬于北京福田公墓,并由我主持举行了小范围的追悼仪式。”
   在福田公墓,吴石与何遂的墓碑比肩而立。

   
“余则成”地图(之八 全文完)
  图24:安放吴石夫妇骨灰仪式后的合影
   
   1994年安放吴石遗骨的碑文中并未明言其彪炳中共情报事业的功绩。碑文曰:
   “吴石字虞薰号湛然,一八九四年生于福建闽侯螺洲,早年参加北伐学生军,和议告成乃从入伍生、而预备学校、而保定学校、嗣更留学日本炮兵学校与陆军大学。才学渊博,文武兼通,任事忠慎勤清,爱国爱民,两袖清风,慈善助人。于抗战期间运筹帷幄,卓著功勋。胜利后反对内战,致力全国解放及统一大业,功垂千秋。台国防部参谋次长任内于一九五零年六月十日被害于台北,时年五十七岁。临刑遗书儿辈,谨守清廉勤俭家风,树立民族正气,大义凛然。一九七五年人民政府追赠革命烈士。夫人王碧奎一九九三年二月九日日逝于美国,享年九十岁,同葬于此。”(标点为笔者加)
   
“余则成”地图(之八 全文完)
  
图25:台北马场町纪念公园碑文(博友薛斐5月9日摄于台北)
   
   遥隔海峡,台北马场町河滨纪念公园的碑文却可供咀嚼:
   马场町河滨公园纪念丘碑文曰:一九五零年代为追求社会正义及政治改革之热血人士,在戒严时期被逮捕,并在这马场町土丘一带枪决死亡。现为追思死者并纪念这历史事迹,特为保存马场町刑场土丘,追悼千万个在台湾牺牲的英魂,并供后来者凭吊及瞻仰。
   淼淼海峡,浩浩长天,吴石将军遗骨终于回到了他为之献出生命的祖国首都。或许我们应该拨冗去踏勘这位英雄的归宿:北京石景山八大处公园东,香山南路南端西五环路东侧的福田公墓。今年的6月10日,是他牺牲整整59年的日子!

   
“余则成”地图(之八 全文完)
  图26:吴石烈士夫妇在福田公墓的墓碑
 
 (全文完)
   
 资料搜集于2009年春
 整理撰稿于4——5月

    
上一篇: “余则成”地图 (之七)…下一篇: “老歌飞扬” (组图)…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8229)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杨浪简介:
财讯传媒(seec)集团常务副总裁。上世纪80年代起先后在《中国青年报》、《三联生活周刊》、《中国青年》杂志、《财经时报》、《财经》杂志任高级职务。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