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吴石烈士的一点新材料

2009-07-28 13:29:56
分类:未分类
  因为热播的电视剧《潜伏》,也因为多年对中共情报史的兴趣,我在四月份编写了长文《“余则成”地图》(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37-954.shtml),并在网上被“点”了20万下,最近一期老六的《读库》上也全文转载,甚至凤凰卫视上杨锦麟读报的时候都顺带着叨咕了几句。心下里估计,我大概可以算作民间的一个“吴石案”专家了。顺便说一声,最近一期《中国国家地理》上有一篇关于墓地的文章,其中的一张照片是我去凭吊福田公墓的吴石之墓的,记下,免得多年以后忘记出处。那篇文章之后,阅读中又有关于吴石烈士的一些点滴材料。也记下,为历史备案。
   *                *                 * 
   台湾的龙绍瑞先生是我那本《地图的发现》的读者。我们在网上交流,他提到了此前从未有过的关于吴石在狱中的一点情况:龙先生是“台湾左派”历史的研究者,并有一部27万字的著作待出版。他认识的一位刘姓老人曾与吴石同牢。龙先生信中叙述:
   “我的一位很熟的朋友(刘先生,约80岁),当时他和吴石一起被关在保密局的牢房里,所以他知道吴石最后的一段日子。房里一共三人,另外一人是混进来的特务(刘先生在事后的判定)。吴石在牢里,一直在看一本书《中国文学史》。那特务多次对吴、刘说,他是贪污犯,判刑半年,不久后将被释放。所以特务问吴、刘,若有什幺事要向别人(家人)交待,他可代为传话。吴石有多次在那特务耳边说悄悄话。刘先生现在认为,吴石这样做,可能对他自己不利。”迄今为止,这大概是来自狱友的吴石狱中情况的唯一记录!
   *                *                 * 
   2009年7月号香港《前哨》月刊有署名郑义题为《吴石枪决廿三年后才被追认“烈士”》专文。其中涉及吴石被捕前后的一些情况。从文内叙述看,其主要材料来自谷正文的回忆,阅读中我已尽见。不过文中有其与朱谌之烈士的一点细节或可记下——
   “吴石到了台湾以后,最初是由于大陆上军事形势的逐渐恶化,使它对大局的观察更趋悲观,热对于共党的幻想,也就愈加渴望。不过,等到台湾的局势逐渐稳定,尤其共去传来的消息,使他对共党的做事感觉怀疑以后,他又陷在矛盾的痛苦中了。他曾鼓起勇气,想朱小姐表示,希望停止对共党供给情报的工作。他的嗫嚅的语调,得到的答复,却是斩钉截铁的,朱小姐说‘你已经替我们贡献了力量,你已在我方树立了功绩,对于你将来的前途是绝对有利的,现在你这种不应该有的思想,足以证明你对我党的信心不够,这在我们党的立场上是不允许的事情。加入你一定这样做,那么你将得到一场危险的报复,或许会先牺牲你的生命。你愿意继续工作呢,还是停止工作呢?请你自己仔细考虑后,自行决定。’吴石在一个女性共党分子面前,竟俯首就范了。”
   这段材料的出处不明,而且记录立场显然是站在当时的国民党方面的。或许它记录了一个并未在组织上入党的高级情报人员曾经的心理波动。与谷正文回忆中的某些细节对应,我以为,在特定的环境和情况下,即使属实,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所有的史料都证明,吴石被捕之后,并没有出卖同志,而且最终从容就义。
   吴石是在1973年才被国家正式承认为“革命烈士”,与同案牺牲的陈宝仓将军不同(陈次年就被承认为革命烈士,并在八宝山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仪式)。各种缘由,或可存念。1994年国家有关部门为吴石立碑的碑文中对这段历史的叙述为“胜利后反对内战,致力全国解放及统一大业,功垂千秋。台国防部参谋次长任内于一九五零年六月十日被害于台北,时年五十七岁。临刑遗书儿辈,谨守清廉勤俭家风,树立民族正气,大义凛然。”这里的措辞,也是很有讲究和分寸的。
   *                *                 * 
   不久前,张昕阿姨把她的著作《孩子剧团》送给我母亲,其中涉及到吴石案的侦破者、前台湾“保密局侦防组组长”谷正文。张昕阿姨是老一辈革命文艺工作者,有影响的中国电影教育家。她的丈夫和姐姐比她要著名,那就是陈荒煤和张瑞芳。张昕的书中提到了这个当时叫做“郭同震”的男青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严平著《青春与战争同在》中详细说到了同一个人:
   “1937年7月15日,年轻的一群人聚集在中国大学的一间教室里,召开了剧团成立会议。郝龙来了,这个美术专业的学生个子不高,壮壮的,浑身都透着热情。随他来的还有郭同震,那个被黄敬提醒有叛徒嫌疑的青年。他身材高大,浓眉大眼,据说是沙滩‘民先’(住在沙滩附近,非学生组织起来的‘民先’大队)大队长,人称‘杂牌大队长’,在北平已经演过一些戏了,一介绍,大家立刻就笑着简称他为‘杂牌’了。”
   公开的史料说,郭同震于1931年考上北大,本要立志做学问,但“九·一八”事变后,国家危亡,时局艰难,华北之大,已经放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了。于是,像千万爱国青年学生一样,谷正文无心学习,转而投身学生爱国运动,成为中共北平学生运动委员会的书记,后又转到八路军115师担任某大队的大队长,他在抗战前夕,一次执行任务时失手被擒,被囚于国民党的牢房中,这才投效了国民党的特务机关军统局,成为军统局华北区的特工。谷正文自己说,1935年在北大读中文系就加入了军统局,戴笠每个月还会派一个人与他联系,“七·七”事变后,他与北平二十多个流亡学生来到济南,组成“山东政府教育厅演剧队”,受中共北方局领导。后又投入敌后游击工作,被日军俘虏,抗战胜利后再次回到军统局。
   1946年,国民党军统头子戴笠死于空难后,军统局主任秘书毛人凤在清点其遗物时,注意到戴笠的日记中提到的一句话:“郭同震读书甚多,才堪大用。”自此开始对这个郭同震另眼相看,常常委以重任,后来这个更名为谷正文的郭同震居然成为继戴笠、毛人凤之后的国民党高级特务头子。据2005年10期《凤凰周刊》介绍,谷在台湾,“有一段时间直接受蒋介石领导”,曾任“马祖岛‘反共救国军’副总司令,总司令就是蒋介石本人”;还曾任“国防部军事情报局特勤处主任”,“少将主任审查官”,退休后仍任“国防部军事情报局顾问”。谷在台湾的主要活动,除破获共产党的地下组织、“侦办的匪谍案共牵连2000多人”,还训练“特工敢死队袭扰大陆”,自称“蒋老先生晚年最不甘心的事,他的千百将领,星光熠熠,只有我和反攻死去的六百壮士,使他稍稍安心。”;他更主谋“暗杀周恩来”的“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爆炸案,使出席万隆会议的中国代表团中外记者11人空难殉职。
   外交部首批解密档案中的第二部分5042份文件,揭示了与“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有关的档案,证实整个事件完全是一起台湾特务机关蓄意制造的谋杀案。其实,早在1995年,海外媒体就报道了前台湾“保密局侦防组组长”谷正文讲述的“克什米尔公主号”事件惊人的内幕。2003年,他在接受香港电视台采访时说:“从世界各国的历史来看,类似这种政治谋杀事件多得不胜枚举,事实上这已不是‘对不对’的问题,而是‘做不做’的问题。”
   讲此番话时,谷正文已经是八十多岁的老人,这个曾经在岛内有着“活阎王”之称的国民党少将级特务头子,到了晚年却不断地把台湾情报部门的内幕抖落出来曝光,也使“郭同震”,这个尘封于老人们记忆深处的人,再次浮出水面。
   2004年的上海,张瑞芳在家中接到来自台湾的节日贺卡,不久又接到电话,从话筒的另一端传来的声音:“我是杂牌!我很想念你们,欢迎你们到台湾来玩!我有房子车子,除了衣服管不了什么我都能管……那哈哈的笑声里依稀带出几十年前的音容,笑声背后的那段历史却令张瑞芳感慨不已。当年的孩子剧团是中共领导下的戏剧组织。除了“郭同震”,这里的许多人后来担任多中共的重要职务。2005年春节,当剧团健在的老人聚集在张昕家的时候,谈起郭同震的种种,他们似乎仍然有些难以置信,九十多岁的荣高棠非常坦然,“他是我们剧团的主力演员,演戏演的很不错啊!”他甚至调侃地笑着说:“这小子,那些事,不是吹牛吧!” 
   *                *                 * 
   还值得一提的是“吴石案”中两次追捕蔡孝乾的保密局特务张清杉。有记载说他1962年11月29日出任“广东省反共救国军独立第七纵队副指挥”在广东省台山县荷包岛登陆,旋即被俘。监禁13年后,于1975年被公安部特赦释放。
   而“吴石案”中被牵涉的参谋部科长黄德英,两次被捕两次脱罪,后获蒋经国青睐,先后任国防部将领外语训练班少将主任及国安局中将副局长。
上一篇: 老图片的独特文献价值下一篇: 柳军,再来一个!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009)  评论数(1)
1
本博文相关点评
名家简介
杨浪简介:
财讯传媒(seec)集团常务副总裁。上世纪80年代起先后在《中国青年报》、《三联生活周刊》、《中国青年》杂志、《财经时报》、《财经》杂志任高级职务。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关于吴石烈士的一点新材料
http://t.caijing.com.cn/k/lsOl">财经网网友:  看看不同的声音:谷正文: 中共臺灣省工委覆滅記——蔡孝乾、吳石系... http://t.caijing.com.cn/k/ls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