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其钢、余隆谈音乐(图片报道)

2009-09-14 09:38:42
分类:未分类
  < wind_code_1 >
   
   “余隆、陈其钢谈中国音乐在国际上的空白与发展”
   
   由欧美同学会“2005委员会”主办的这个讲座是9月6日晚上在北京宵云路8号举行的。著名的音乐家、作曲家陈其钢先生和爱乐乐团艺术总监余隆先生就当代中国音乐进行了话题广泛的对谈。
   谈话涉及到当代中国音乐的现状,中国音乐在世界上的地位,作曲家与指挥家对音乐发展的作用,中国经济发展与文化发展的比较等问题。100余位来宾饶有兴趣地聆听了他们的观点。其间,还播放了陈其钢的作品《蝶恋花》的片段以及他了另一部作品芭蕾舞剧《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录像。
   这种沙龙性质的非商业性、半公开的关于高雅艺术的谈话活动在北京并不多见。由于当晚北京国庆彩排交通阻塞,陈先生无奈迟到,且话题广泛,俩人的对话并未充分展开。比较起来,笔者参加的不久前俩人在一个更小范围里的谈话要更有意思得多。
 
   

   < wind_code_1 >
   这是我刻意选取的一个画面。不过陈其钢先生含蓄沉稳,并不像画面里那样热情如火。这位曾任奥运会音乐总监的作曲家说,在整个奥运会音乐创作中,他坚持所有的音乐元素都要是“中国的”。回想开幕式中他创造性的使用昆曲、京剧以及《论语》吟哦,可见所言不虚。                                                                 
   < wind_code_1 >
   46岁的余隆是中国乐坛一个多少有些传奇性的人物。他领衔的爱乐乐团近年来在中国乐坛上创造了骄人业绩,且去年被国际音乐人评为世界十大交响乐团。谈话中余隆给人的印象热情如火反应敏锐谈锋甚健,一如他的指挥风格。    
   < wind_code_1 >
   陈、余之间有几段谈各自术业专攻的对话颇有意思。
   陈:作曲家的地位是很尴尬的。他写的所有的东西,如果没有人来演奏、演唱,他就什么也不是。
   余:歌唱家、演奏家、作曲家都可以自己“玩”,为“自己”的音乐所感动。指挥家必须有100个人来陪你“玩”,指挥家的机会是很少的。所以大多数学指挥的都改行了。
 
   < wind_code_1 >
   余:为什么现在歌远没有那些“老歌”那样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因为今天的作曲家没有当年那样的激情。
   陈:也不一定。当年的传播渠道很少,不可能像今天这样丰富。音乐的生命力是受传播手段影响的。

 
   < wind_code_1 >
   李青原博士是中国资本市场上人所周知的人物,不过鲜为人知的是,她还是一个具有专业水准的女高音歌唱家,并经常到法国的一家音乐学校任教。沙龙上,李博士认为:中国有13亿人口,有巨大的需求。只要不折腾,它的经济总量应该在世界上占有极大份额。然而经济发展在全球的地位并不意味着文化在世界上的地位。文化的影响力、音乐的影响力,不是动辄在金色大厅包一场音乐会就能替代的。                                                            
   
上一篇: 摄影隅谈:画外……下一篇: 摄影隅谈:“SHOW”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76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杨浪简介:
财讯传媒(seec)集团常务副总裁。上世纪80年代起先后在《中国青年报》、《三联生活周刊》、《中国青年》杂志、《财经时报》、《财经》杂志任高级职务。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