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石”问题(上)

2009-09-14 10:14:47
分类:未分类
  有一首据说是曹雪芹写的《自题画石》诗流传甚广,诗曰“爱此一拳石,玲珑出自然;溯源应太古,堕世又何年?有志归完璞,无才去补天。不求邀众赏,潇洒做顽仙。”这首诗的出处你不仔细查是查不到的,反正不是在《红楼梦》里。但它很像是曹雪芹这个对石头有特殊感情的人写的,而且香山里确有这么一块叫“一拳石”的石头。
   < wind_code_1 >                                                                             
   
“一拳石”问题(上)  
   
   上回说了香山“梅字石”(http://yanglang.blshe.com/post/41/2608),这回该说说香山“一拳石”了。这块石头比那块石头复杂,所以它有“问题”。
   有一首据说是曹雪芹写的《自题画石》诗流传甚广,诗曰“爱此一拳石,玲珑出自然;溯源应太古,堕世又何年?有志归完璞,无才去补天。不求邀众赏,潇洒做顽仙。”这首诗的出处你不仔细查还查不到,反正不是在《红楼梦》里。但它很像是曹雪芹这个对石头有特殊感情的人写的,而且香山里确有这么一块叫“一拳石”的石头。
   如今有车的人多,每天爬香山的人成百上千,可真正认得这块石头的人十不挂一。“梅字石”地处偏僻,迄今不过80年,且是当代人物,倒还罢了。这“一拳石”可是在山脚下的路旁,离上山南路必经的阆风亭咫尺之遥。鉴于它与曹雪芹似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劝各位看官:读了这篇文章,有必要专程拜望它一回呢!  
 

   琢磨皇上关于“一拳石”的诗,里面挺有学问
                                                             
   今天香山公园的地图上没有“一拳石”,它的位置在香山饭店至阆风亭之间,洪光寺西北侧。找“一拳石”最近的路可以从香山饭店门前过,在饭店西侧的小桥左转,在分叉路取右边小路,经玉乳泉、“仙掌”石,然后蜿蜒拾级而上,一个右转弯过一座石桥后你千万不要埋头爬山,抬头看去,路旁一块二米多高的大青石,状如一个握紧的拳头,石上半腰间一个天然切面上刻着“一拳石”三个不大的字,这,就是“一拳石”了。“一拳石”字迹东向,今人漆描填红。石背后还有乾隆“御笔”《香山春望》诗一首,诗云:“烟景不胜赏,春山渐可登。谁疑初试步,即是最高层。花意寒尤怯,苔痕嫩欲蒸。东郊举趾者,历历入吟冯。”这诗的前四句平铺直叙,好懂。后面四句一些资料中多不引,估计是因为费解,尤其是“东郊举趾者”一句。
   < wind_code_1 > 
   其实,这里的“东郊”是以静宜园计的,静宜园就是今天的香山公园,这里的“东郊”指静宜园东郊,决非京城东郊。当年皇上坐在这儿,左望正白旗一路的柳烟,正看玉泉山铺陈过来的农田,耕作的农人依稀可见。“举趾者”并非行人,“举趾”的出处在《诗·七月》,中有“三之日于耜,四之日舉趾,同我婦子,饁彼南畝,田畯至喜。”句。《汉书》食货志:趾皆可作止。故趾可借为沚,又沚即畤。就是说“趾”“止”“沚”“畤”通假,另有解“以足踏耒之下部,使耜入土。宋韩维《和三兄之山阳省孀姊书怀》有“千里犹举趾”句;宋袁说友《仲春劝耕有献两岐麦者和丁端叔茶使韵》亦有“举趾于耜竞东作”之句,故以‘举趾’表示耕种,反正这里做农人田畤间耕作解,正是春景。
   “历历入吟冯”句,今人胡德平先生(胡耀邦之公子)录作“历历入英冯”(《说不尽的红楼梦——曹雪芹在香山》第62页),不知何据?照片上读,确是“吟冯”。无论“英冯”“吟冯”,我在《佩文韵府》里都没有翻出出处,字面上解,“冯”可解为“遇”或“凭”,“历历入吟冯”似可以理解为“都是诗句里面遇到的情景”。若有有识者,还可继续请教。
   总之,这首诗的大意是说皇上春天坐在这里,望着山下一片烟柳逶迤的景色,还有身边初放的春花,青嫩的苔痕,还有目下耕作的农人,一片诗情画意。
   “一拳石”下面还有一块形似手掌的石头,上面刻着“仙掌”两个大字。香山附近民间传说,这没有落款的“仙掌”也是乾隆的手书,与“一拳石”合起来就是“仙人掌权”的意思。把两块石头的文字合在一起编故事,这是典型的民间传说的方式,应在乾隆身上倒也合适。
   < wind_code_1 >
   
“一拳石”字迹和诗句天下还有多处
                                                                                                                                                                         “一拳石”,字面上是说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或是状如拳头的石头。乾隆题诗石属于后者,今天许多奇石收藏家则爱用前面意思命名自己的某一块石头。其实,天下叫做“一拳石”的石头并不惟香山一处。
   泰山岱顶的大观峰东侧有云峰,上有康熙帝题“云峰”,其下又有乾隆帝诗刻《夜宿岱顶作》。大观峰和云峰上题刻遍布,重重叠叠,能认出来的80多处。“天日苍茫”、“呼吸宇宙”、“置身霄汉”、“青碧丹崖”等大字与大观峰上唐玄宗的《纪泰山铭》辉映;唐刘仁愿、宋赵明诚、元徐世隆、明朱衡、清阮元及施闰章等历代名流题刻历历在目。峰东南有宋代摩崖碑,上原有宋真宗东封泰山时《御制功德铭》,后明人翟涛在其上大书“德星岩”,将其铲毁。今仅剩篆额“登泰山谢天书述二圣功德铭”。崖上有“泰山乔岳”、“俯仰乾坤”、“天柱东维”、“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等大字题刻。西南盘路旁有柱石突兀,南刻“一拳石”,这“一拳石”为关中董则俞题,楷书。题刻位于摩崖,高60厘米,宽40厘米,大字径26×24厘米。
   在被毁的圆明园里,曾经也有一块皇上题诗的石头。《日下尊闻录》中说到圆明园里的一块“上水石”,乾隆皇帝的题诗前引中说道:“湖石一拳,高可盈尺,下平正而上峭削,具有奇峰势,玲珑皱透……”云云。
   除了以“一拳石”形容一块石头的形状,最早以其喻人喻事的,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他在《哭崔常侍晦叔》注1诗中吟道:“顽贱一拳石,精珍百炼金;名价既相远,交分何其深!” 这位“崔常侍”显然是白居易的至交,乃至垂老之际的白乐天为朋友之死大悲深痛,觉得以后一切欢乐都无人能与分享。这位“透迤二十年,与世同浮沉”的朋友就被他形容为“顽贱一拳石,精珍百炼金”。
   还有一位唐代诗人在歌颂友情的诗作中说到了“一拳石”。这是马异的《答卢仝结交诗》(全唐诗卷369_26 )注2.,诗中说道:“开缄金玉焕陆离,乃是卢仝结交诗。此诗峭绝天边格,力与文星色相射。长河拔作数条丝,太华磨成一拳石。”
   除了喻人,“一拳石”也被用来喻事。宋人王奕在《石塘歌呈吴侍郎》注3一诗中吟咏:“谁剜太素一拳石,石壳皴皱涵芳塘。塘中清淑族查滓,积成土块如浮航。三千界分有南赡,休王帝伯更皇王……巫姒凿开通浩浩,女娲炼熟补苍苍。……何当长啸挈斗柄,与君塘上酬酢倾天浆。” 王奕眼中的海边石塘是用女娲补天的石头筑就的,因此神奇伟岸的像一个神话世界。
   库本吴兴沈梦麟《花谿集》《铜鼓书堂遗稿》卷十四中,还有《葩翠山》一首,言及“一拳石”。诗云:“蛮荒多奇山,处处足幽讨;爱此一拳石,嵯峨邱壑小。䆳窦颇玲珑,绝礀亦深窈;飞梁接危峯,老树藤萝绕。亭榭尽凋残,落叶满磴道;闻当夏秋时,山趾水回抱。雨余生积阴,烟波增浩渺;我来霜后天,清景供俯眺。杖策信忘疲,境静人语悄;长啸引松风,空翠落林杪。”另有《淮海英灵集》乙集卷三《街南书屋十二咏》中咏及:“爱此一拳石,置之在庭角。如见天地初,游心庐霍小。”这里说的“嵯峨邱壑小”“置之在庭角”的“一拳石”,显然该是收藏者爱好的状如拳头的奇石了。
   乾隆一辈子写了几万首诗,“潜龙”时候应该认真做过诗歌功夫的。它先后的老师徐士林、沈德潜也都是饱学之士,皇上的《香山春望》是刻在“一拳石”上面的,他应该读过关于“一拳石”的诗句,春游看到那么一块石头,由是诗兴大发也是常情,只是“吟冯”两个字用的忒生涩了点。要是没有曹雪芹,这事不过是一点考订和训诂,成不了多大的问题。
   
传说里曹雪芹在香山写的《石头记》,但是没说“一拳石”
                                                            
   每回站在“一拳石”这里琢磨事我都要奇怪,为什么皇上偏偏要在这里看春景而且大发诗性呢?这里摆个轿子都很逼仄,他到阆风亭去观景岂不更好?!答案还是我琢磨出来的——“御笔”刻石上没留年款,不过我估计这是乾隆年轻时写的,不但从笔迹的相对稚拙、用典的生涩,主要还是心态——这位24 岁登基的皇上这时候颇有些得意地说——“谁疑初试步,即是最高层”,“一拳石”的位置差强算半山腰,远不是“最高层”。皇上这天高兴,借春景喻性情,一不留神,说了句实话。再查香山的历史,搞明白了。静宜园的大兴土木是在乾隆十年(1745年),在这之前还没有阆风亭,所以皇上看到这块石头是个景儿,坐在这儿高高兴兴地给石头题了字,看了景儿,写了诗。
   假定乾隆写《香山春望》的时候是在他登基以后三年(1738年),这时候曹雪芹25岁(按另一说为14岁),反正他还没有开始写《红楼梦》,但是据说落魄以后常住香山附近的他完全可能是见过那块“一拳石”的。
   众所周知,《红楼梦》一名《石头记》。《红楼梦》一开始说女娲补天剩下的一块顽石,被丢弃在青埂峰下,“娲皇氏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只单单剩了一块未用,便弃在此山青埂峰下。谁知此石自经煅炼之后,灵性已通,因见众石俱得补天,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遂自怨自叹,日夜悲号惭愧。”《石头记》由是得名。
   北京香山一带的民间流传着许多与曹雪芹和《红楼梦》有关的传说。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专家们就注意到这些传说并予以搜集。这些传说里说,曹雪芹写《红楼梦》直接受到这里风物的启发。樱桃沟里一块名为“元宝石”的大石头,在民间传说里就是曹雪芹写《石头记》的地方,所以说“石头记‘记石头’”。书中贾宝玉初会林黛玉时曾经调侃她的名字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樱桃沟下边的河滩里恰有一种黑石头,当地妇女常用来描眉,这石头也叫黛石,黛石就是黛玉。离元宝石不远,还有一块两丈多高的大青石,青石上孤零零地长着一棵柏树,树根把山石撑开了一道缝,扎到石头底下一股山泉里。老百姓管这桩奇景叫“石上松”。曹雪芹受了这“石上松”的启发,写出了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故事——木石姻缘。
   确有专家从《红楼梦》里对地名的使用,证明曹雪芹的写作确实与北京有关系。比如第57回写到“鼓楼西大街”;第32回写到“兴隆街”;第64回写到“小花枝巷”;第47回写到“苇子坑”;第23回写到“西廊下”;第29回写到“清虚观”;第80回写到“天齐庙”。这些北京既有的地名用来证曹雪芹的写作环境与北京有关自当不虚,说与香山地区有关的内证是书中67回贾宝玉对袭人说的一句话:“你就是会评事的一个公道老儿!”“公道老儿”是香山地区一句很有意思的俗话,是说为人比较公正的意思。香山确有一种灌木,名叫“公道老儿”,学名“接骨木”。这种灌木扎根很深,就算挖了它,拔了它,第二年还能在原地长出,是划分地界最公正的信物。我还可以添一证,就是我的居所所在的“门头村”。门头村旧名“馒头村”,《宛署杂记》载:"自西直门五里曰白石桥,又三里曰豆腐闸,又三里曰麦庄桥,又四里曰南务村,又五里曰小屯村、曰馒头村”,亦应了《红楼梦》里的“馒头庵”。
   尽管曹雪芹的《红楼梦》确实与“石头”有许多联系,但是他并没有写到过“一拳石”。要证明曹雪芹是不是在香山附近写的《红楼梦》已经意思不大,关键是能不能证曹雪芹在哪儿写的《红楼梦》!只是这些传说里最多扯到“顽石补天”,并没有把《石头记》和“一拳石”扯到一块。
 
   
   
上一篇: 摄影隅谈:“SHOW”下一篇: “一拳石”问题(下)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33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杨浪简介:
财讯传媒(seec)集团常务副总裁。上世纪80年代起先后在《中国青年报》、《三联生活周刊》、《中国青年》杂志、《财经时报》、《财经》杂志任高级职务。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