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的文章:《陆房突围》

2009-09-24 15:15:38
分类:未分类
  
   < wind_code_1 > 
   按  好几个朋友告诉我,那老的文章(http://yanglang.blshe.com/post/41/425584)好看。上次贴的是他写的《能工巧匠》,这里贴的是对一次艰苦战斗的回忆。
   颇有意义的是,在《血战敌后的115师》一书中,恰有那老在60多年前的版画,画的正是陆房战斗!这幅画,线条粗旷简洁,人物刻画十分生动。版画里讲究的“木味儿、刀味儿”劲道十足。难能可贵的是,作为一个刚刚学会木刻的24岁的作者,这幅画在构图上借鉴了民间版画的装饰风格,除了主体人物,在四周像连环画一样生动刻画了整个战斗的过程。即使今天看来,这幅小画也也足以与经典的解放区木刻媲美!
   在庆祝建国60周年之际,谨以此,怀念为共和国而英勇奋斗的前辈们。也祝那老长寿!
   

   
陆房突围

   1939年春,部队在泰安、肥城南部和大汶河以北地区开辟泰西抗日根据地。这一带地势平坦,交通方便。为阻截日寇的进攻,便组织军民开展破路活动。从延安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来的李淦同志谱写了《破路歌》,这首歌很快在部队和地方上的“青抗先″、儿童团中唱起来。
   山东日军发现我115师主力进入山东,妄图趁我立足未稳,将我一举歼灭。
   5月初,泰安、兖州、大汶口、肥城、宁阳等敌据点增兵。5月11日凌晨,我们从驻地转移。出发前先开饭,因为时间太早,谁也没吃多少。走到天亮,突然枪声大作,前面部队与敌遭遇了。师机关直属队立即转向另一个山口,很快,周围都响起了枪声,敌军把我们包围了。这时,直属队政治处主任梁必业同志站在高处,用宏亮的声音要求大家镇静,要求共产党员起模范作用(这时我已被批准为中国共产党候补党员)。几句话简短有力,稳定了部队情绪。
   包围圈内有两座山。叫肥猪山和凤凰山,山下的村子叫陆房。随师部行动的686团和师特务营(即警卫营)迅速抢占了这两座山以阻击敌人,掩护师机关人员集中到陆房村外的一条大沟里。我芽过高不没膝的麦地,奔向大沟的路上,看见一位老大爷坐在石头上,身旁的瓦罐里盛着用枣叶熬的“茶”,他招呼我喝茶。经过半天奔跑,又饥又渴,我充满感激的心情喝了几口。转脸又见村边大树下,陈光师长和参谋处长王秉璋等正在那里看地图,用望远镜观察敌情,只有几个战士在他们身边。我这个初经战火的人,看到这些立即增加了勇气。
   我们隐蔽在大沟里,敌人的炮弹不时从头上呼啸而过,枪声和手榴弹声时紧时慢,无法做饭,只好饿了一天。天快黑时,枪炮声逐渐停下来,我们在大沟里集合。每人左臂都裹上白毛巾或白布条。陈虞榕同志给我两颗手榴弹,说要化整为零,分几路突围。民运部长潘振武同志简单地作了动员,要求大家不掉队,遇到困难要互相帮助,遇见敌人,要坚决冲出去。
   那天夜里很黑,我们沿着山脚下的小路鱼贯前进,远处敌人烧起一堆堆火光,我们擦着警戒部队的身边,悄悄地跳出敌包围圈。下半夜,下弦月慢慢地升起,我发现和前面的队伍拉开了一段距离,原来是一个宣传队员掉队了。我往前赶时,她轻轻叫了一声,我拽着她奋力跑了一程,赶上了队伍。天亮前后,分路突围出来的同志们在无盐村陆续汇合了。当晚得知:早晨,敌人先放了一阵“开路”炮,太阳很高以后,才战战兢兢地扑人陆房,发现八路军早无踪影,只好用汽车装上尸体,撤回了各据点。又过了两天,才弄清楚这次敌人共分十一路向我合围,光日军就有3000人,大炮100多门,汽车上百辆,我军共毙伤日伪1000多人。从敌占区传出消息,有一具敌尸用白布裹着,敌军开会为之祭奠,估计是一名敌军官。宣传部组织一些同志到参战部队采访,表扬英雄人物,编写材料,宣传粉碎敌人围攻、保存了中央红军一支骨干力量,就是伟大的胜利。我访问了686团的一个战士,他冒着猛烈的炮火,从火线上背下两个伤员,在突围前还参加了抢埋烈士的工作。当时我认为这并非惊人之举,曾经觉得没有达到采访英雄人物的目的而不满足。后来,我才懂得,在敌人火力下,把子弹准确地射向敌人和抢救自己的阶级兄弟,同样需要最大的勇敢精神。
   “伟大的胜利,十年来的光荣,陆房残酷的战场上,打破侵略者的迷梦:……”这支由宣传部副部长赖可可写词,音乐工作者任贤璋同志谱曲的《陆房突围胜利歌》,激励着广大指战员,决心在以后的战斗中消灭更多的敌人。两个月后,传出了新的捷报,这支英雄部队在梁山地区,伏击日军长田大队,取得全歼日军长田少佐以下300余人,缴获大炮两门的辉煌战绩。
   
上一篇: 摄影隅谈:佛说下一篇: “名字”是个很有趣的事情…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239)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杨浪简介:
财讯传媒(seec)集团常务副总裁。上世纪80年代起先后在《中国青年报》、《三联生活周刊》、《中国青年》杂志、《财经时报》、《财经》杂志任高级职务。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