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是个很有趣的事情

2009-09-25 11:44:53
分类:未分类
  我看到过“航空考古”的介绍材料,没听说过读音训诂考古和地图分析考古。有了朱先生和白先生的著作,这是可以想象的了。如果这真的是一个对历史真实的窥见——西南—东北方位的古遗存,有河流西北往东南流向在这遗存北部,南部有弓形河流,四面可能有土丘——符合上述条件的有可能是上古都城。我知道,如果我真的用这些特征在地图上分析并在实地找到哪怕那么一处古迹,我就……我就算把地图玩到家了。(*^__^*) 嘻嘻……
 
   < wind_code_1 >
   
   识图小趣(98)
   “名字”是个很有趣的事情
   
我刚把这篇文章的题目写作《上古民族的地理痕迹》,马上想到,这太“大尾巴狼”了,顺手就改成现在这个题目了。刘震云的小说《一句顶一万句》里那个主人公原来是我的本家,叫“杨百顺”,因为百事不顺,为了生计不断换师傅,被小城那个失败的神父改名叫做“摩西”,但“摩西”也没有给他带来好运,甚至入赘之后他的姓氏被寡妇吴香香改成了女方的姓,结果吴香香又和邻居偷情私奔,最后吴摩西也离开了小城,干脆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他自小最崇拜的喊丧人的名字,“罗长礼”。关于名字的变迁,这就是《一句顶一万句》的上半部“出延津记”。
   震云的东西就是这么把人“震晕”的:嘈杂琐屑荒诞拧巴,读着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阖上书却不由得想事儿,比如“名字”里的那些事儿。这年头不能因为互联网而离开书本,多少就是因为这种掩卷长思。我们与书中世界,与纸上的文明,与古来的习俗的深长的联系,在我,确是只能通过从纸、而不能从屏幕上得来的。
   还有一本好看的书是与名字有关的。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去年有一本朱学渊先生著的《秦始皇是说蒙古话的女真人》。按作者基于语言学的研究,“秦”是以玄鸟为图腾的戎狄部落的后嗣,嬴姓即是“安姓”或“金姓”。雍正帝“胤禛”与秦始皇“嬴政”同名,实读“安正”(an-zen),他们都是通古斯血缘氏族。
   朱先生八十年代在美国读的物理学博士,这些年在古语音学、人类学多有新见。他说自己先是对匈牙利人的历史有兴趣,然后“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比较完了半本《英匈字典》和《英蒙字典》,轻而易举地发现了数百个完全相同的对应辞汇”,一开始他“几乎已经认定匈牙利人与蒙古民族同源,并准备要写一篇论文了”,然而又偶然地读到《金史》最后一篇〈国语解〉,其中罗列了七十七个女真辞汇,“经过几个星期的揣摸,竟发现女真语比蒙古语还更接近匈牙利语。我开始意识到匈牙利族名 Magyar(“马扎尔”)就是女真满族的祖名“靺鞨”(亦作“靺羯”),他们与满族是同源的。以后又发现了支持这个结论的大量语言证据“。
   除了匈牙利人与满人的关系,朱先生还证出了“西伯利亚”即“鲜卑利亚”,“保加利亚”即“仆骨利亚”,“乌兹别克”即“兀者别克”,“楚克奇半岛”即“女直半岛”。还有大量用族名来做人名的“努尔哈赤的儿辈名字‘巴布’是‘拔拔’,‘多铎’是‘鞑靼’,‘多尔衮’是‘吐浑’,‘德格类’是‘吐火罗’,‘费扬果’是‘费雅喀’,‘莽古尔泰’是‘蒙古惕’,‘汤古代’是‘唐古惕’。而古代中原人名也有这个特征,如‘虞舜’是‘乌孙’,‘无忌’是‘兀者’,‘句践’是‘女真’,‘叔孙’是‘肃慎’,‘阖闾’是‘斛律’,‘老莱’是“柔然”,‘孟柯’是‘蒙古’,‘墨翟’是‘勿吉’,‘荆轲’是‘准葛尔’等等。”从人类学来看,北方民族社会是史前中原社会的一面镜子。”      这本书涉及到的学问超出了我的知识结构,所以经常读的“似非而是”,像老同学聚会看到一个有点眼熟的人,叫不出名字,好不容易叫出来却是旁人。但我知道已故周策纵先生是有学问的,他说“这本书远远超过前人,对北方各少数民族不但索源,并且穷流,指出亚、欧种族和语言溶合的关系,发前人所未发。尤其难得的是,他本来是学物理学的,能不受传统人文学科的拘束,独开生路”。
   我是对地图有特殊兴趣的,在我看来,“独开生路”的还有朱著中对地名的研究。      
   今南京秦朝称“秣陵”。这两个字儿是怎么来的?旧说是秦始皇不高兴原名“金陵”的王气,索性把“金”改成“秣”,成了草料场。此说信着似乎有点勉强,而朱先生是从语言学上给的解释:蒙古语的“江河”一词读 moren,黄河叫喀喇木伦,辽河叫西拉木伦,“秣陵”也是 moren。旁证是东魏河南沈丘地方置“秣陵县”,辖今颖水流域三县。颖水发源于中岳嵩山,于安徽入淮;是淮河最大的枝流,“秣陵”因颖河得名。东魏是从北魏分裂出来的割据政权,北魏推行汉化政策,东魏却事事效仿鲜卑旧俗。鲜卑语是蒙古语的祖先。秦将江边的金陵改名为“秣陵”,秦语言中是有蒙古语因素也是其他语音资料证明了的。
   以同样的方法,读过《英蒙字典》的朱先生把中原地名“武陟”、“尉氏”(河南),“无极”、“元氏”(河北),“无棣”(山东),“吴旗”(陕西);中原人名“无忌”、“无知”,姓氏“尉迟”等,都解为中原古族的“兀者”;再认伯夷、叔齐故事里面的那个“孤竹”,指此前史家对“孤竹国”的求证,“只是没有人点明它是‘兀者国’,因为‘孤’古读‘狐’”。

   
   还有一段的关于陕西周原地名的论述,好玩,我直接抄上——
   周原是秦陇高原东缘的一片方圆仅及几里的地方,那里除“张家”、“王家”、“刘家”、“齐家”等中原单姓村名外,复字村名“召陈”、“务子”、“凤雏”恰是通古斯族名“女真”、“月氏”、“荤粥”(弘吉喇),而恰恰又是在这些村落发现了最重要的西周遗址和遗物。秦陇关中是中华民族的根底,但戎狄族名做的地名,却俯拾皆是。如关中地区有:
   叱干 礼泉县属,鲜卑姓氏,蒙古语“白色”
   哑柏 周至县属,族名“悦般”,人名“螯拜”,意“狩猎”
   马召 周至县属,姓氏“马佳”,或匈牙利国名 Magyar 
   厚畛子 周至县属,族名“兀者”衍生的“兀真子”
   崩崩 岐山县属,鲜卑姓氏“拔拔氏”
   北郭 岐山县属,鲜卑族名“仆骨”
   麦禾 岐山县属,族名“靺鞨”
   第五 眉县属,似即族名“昭武”,入《百家姓》
   金渠 眉县属,源自北方族名的西域国名“精绝”
   面氏 眉县属,族名“勿吉”或“篾里乞”
   上列都是显见于地图的区镇地名,村级地名想必不胜枚举。这些地名现象,揭示中国西部居民的祖先“西戎”是“北狄”的同类。
   这种从地名溯及古音的方法,使我想起另一部有趣的著作。就是西南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释读金沙——重建巴蜀交通史》,著者是白剑。这本20004年出版的书只印了3000册,前些天去中关村图书大厦见到还在书架上有,估计读到的人不多,其实这也是一本很值得注意的书。作者认为,上古华夏民族的祭祀就是“五行傩祭”,早期古人将太阳神称“螺”,这是有一系列出土的金质、玉质“螺日”做证明的。“螺祭”就是“傩祭”,太阳是一个螺旋运动的神明,傩祭亦是人们围绕祭地载歌载舞的祭祀,“因而这个祭地就被朴素地称作‘螺’,也就是人们集会、祭祀或者圣庙所在的中心地。”由此推及“乐”“洛”“螺”“雒”“傩”“罗”等地名,本质上就是“螺日”及其“傩祭”活动或因这一活动影响连缀的事物。“因为早期没有文字,只有靠语言传播,后来文字记录的同类事物、地名”,就以此表音了。
   我看有关地名缘起的这个说法符合人类行为习惯。地名起名的规律无非记姓氏聚落(张村、李庄),记地理形势(黑山、下洼),记朝向界面(淮阴、阜阳),记祷祝意愿(永安、镇南),记建筑坐落(牌楼、黄寺)等等,若有神圣神明祭祀所在,必定是成为重要地理方位记号的,比如天坛、天安门等等。史料文献和近代考古发掘能证明白剑先生此说的有河南“洛阳”、青海乐都,还有四川广汉三星堆的“雒城”,还可以把黄河上游、长江中游不少类似“罗城”一类的地名都翻腾翻腾,说不定又刨出个祭坛什么的。这事儿的商业价值毋庸置疑:只要看看这些年各地造了多少假古董,看看襄阳和南阳关于诸葛亮故里“争”的一塌糊涂就可以明白。
   白剑先生的著作还有一个有趣的发现,古巴蜀先民的都城多是西南——东北向的,而且在四郊布置祭坛。他用这个推论解释了金沙故城和今天成都市青羊宫、机投(鸡头)镇的地理方位关系,也解释了三星堆遗址与附近几处土丘的地理关系。作者甚至用今天的地图推论了先人祭祀点建筑的基本布局,用考古发掘绘制的遗址图恢复出巴蜀先民中心坛庙的布局图。

   < wind_code_1 >
   (这是成都青羊宫一带的卫星地图。红线为建筑朝向,绿线为古河道,黄线为坛庙建筑。三星堆的地理特征与此仿佛。)
   我看到过“航空考古”的介绍材料,没听说过读音训诂考古和地图分析考古。有了朱先生和白先生的著作,这是可以想象的了。中国人是习惯以书证书,以书证史的,到上世纪初甲骨文的考释和现代考古学的引入,进化到了以物证史以物证书的时代。但是史证中语言学、地理学的引入好像不多。周策纵先生说:“十九世纪下半期以来,欧洲一些汉学家由于兼识多种语言,而对中亚、远东诸族的姓氏和源流,多有研考,成绩可观。”周先生指的是斯坦因、沙畹、伯希和、马伯乐等几个人。而“中国学者懂这些语言的太少,像陈垣、陈寅恪都已经去世了,季羡林教授又已年老。将来只能靠年青一代。”说完这话没两年,周先生也走了,再前几天,季先生也走了。唉!
   朱学渊先生是1942年出生,白剑先生好像更年轻得多,读书的时候我想,他们会不会是提供了一种人类学、历史学、地理学、语言学汇成一炉的研究方式,像周先生希望的那样?如果这真的是一个对历史真实的窥见——西南—东北方位的古遗存,有河流西北往东南流向在这遗存北部,南部有弓形河流,四面可能有土丘——符合上述条件的有可能是上古都城。我知道,如果我真的用这些特征在地图上分析并在实地找到哪怕那么一处古迹,我就……我就算把地图玩到家了。(*^__^*) 嘻嘻……

   相关文章链接 ——
   《破译奥尔梅特符号密码(上)》http://yanglang.blshe.com/post/41/2535
   《破译奥尔梅特符号密码(下)》http://yanglang.blshe.com/post/41/2536
上一篇: 那老的文章:《陆房突围》…下一篇: 国庆节前的几场排练:音乐京剧《霸…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377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杨浪简介:
财讯传媒(seec)集团常务副总裁。上世纪80年代起先后在《中国青年报》、《三联生活周刊》、《中国青年》杂志、《财经时报》、《财经》杂志任高级职务。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