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家黄翔的将军生涯

2009-04-17 09:41:43
分类:未分类
  一篇题为《我曾是中国远征军的通讯班长》的文章刊登了对国民党老兵、91岁的徐逸容的访谈,说到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徐先生说“电视剧里的虞啸卿是有原型的,可能就是第五军第96师师长余韶,因为当时96师就是在密支那与日军对峙的。”
   的确,1942年第一次入缅作战,国军第五军第96师师长余韶在军编成内指挥了从平满纳(一译“彬马那”)到密支那作战,后升任笫五军中将副军长。其实,把电视剧中的人物比附真实历史中的人物,是个很胶柱鼓瑟的事。要说既参加了1942年密支那作战又参与了1944年松山作战的唯一部队只有200师。不过话分两头,我在这里关心的是96师师长的继任者,他是谁呢?——黄翔。

   
     摄影家黄翔的将军生涯 
   

   鲍昆兄在电话里总是那么热情洋溢:“浪,你那篇东西太有价值了!你注意到里面的黄翔了吗?”“看到了。可此黄翔不会是彼黄翔吧?”“很可能!你想法把大图拿来,这几张老照片很可以研究一下!”鲍兄的提醒,是针对我此前的博文《这幅北京地图与那位美国将军》以及新发的《又看到多恩将军的照片了》(http://yanglang.blshe.com/post/41/360185),我一直关注的是1936年绘制了一幅精美的老北京地图的美军将领多恩。没有想到的是,拔起萝卜带出瓜,著名摄影家黄翔先生的一段军旅生涯竟从这些老照片中浮现出来。
   对我,这是可以用“惊异”来形容的!
   把这几个晚上的搜求慢慢用讲故事的方式来叙述吧—— 
   

   国军精锐第96师师长黄翔
   
   几天前的4月2号,浙江《永康日报》上以《我曾是中国远征军的通讯班长》为题刊登了对国民党老兵、91岁的徐逸容的访谈,说到热播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徐先生说“电视剧里的虞啸卿是有原型的,可能就是第五军第96师师长余韶,因为当时96师就是在密支那与日军对峙的。”(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6079940100cyk2.html

   的确,1942年第一次入缅作战,国军第五军第96师师长余韶在军编成内指挥了从平满纳(一译“彬马那”)到密支那作战(有关记述很多,亦可参阅我的博文《中国人对彬马那刻骨铭心》http://yanglang.blshe.com/post/41/2609)后升任笫五军中将副军长。其实,把电视剧中的人物比附真实历史中的人物,是个很胶柱鼓瑟的事。要说既参加了1942年密支那作战又参与了1944年松山作战的唯一部队只有200师。不过话分两头,我在这里关心的是96师师长的继任者,他是谁呢?——黄翔。
   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黄翔先生1990年1月因心脏病突发在美国去世。前此47年的1943年,黄翔将军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五大主力”之一第五军第96师师长。2009年4月,我们在“黄埔军校网”的“远征军老照片里的故事”中看到了包括黄翔将军的合影(参见我日前的博文http://yanglang.blshe.com/post/41/360185)、有关资料中关于黄翔先生的简介是这样的:
   “姓 名: 黄翔,
   原名: 衍缵        
   学 籍: 黄埔军校七期  
   字 号: 少愚、扫夷   
   籍 贯: 湖北省长阳   
   军 衔: 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   
   生 卒: 1905--1990   
   军 职: 国民革命军第九十二军军长  
   简 历:

   黄翔,1926年任中国国民党长阳县党部宣传部部长。后先后于黄埔军校第七期、陆军大学第十二期、陆军大学研究院毕业。曾任第二十五师机枪连长、陆军大学助教、第二十五军参谋处处长、第五军团部参谋长等职。
   抗日战争期间,任第五军新兵训练处处长和第九十六师长。曾率部参加缅匈战役。  1947年冬负责筹备北平陆军第六训练处。1948年9月22日任少将。同年10月lO日被任命为第九十二军中将军长。1949年2月率所部接受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平改编。
   1950年任华北人民革命大学政治研究员、中央水利部参事,后又任第二、三、四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第六、七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黄翔是著名的摄影艺术家,曾任中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几十年来,作为中国最著名摄影家之一的黄翔先生的佳作人所周知;然而也因为人所周知的原因,作为九死一生从战场上走出的黄翔将军的事迹却鲜为人知。赖鲍昆兄提醒,我来做一点补缀吧。 
   

   黄埔军校第七期学员黄翔 
   

   先说说第五军的简史:第五军于抗战中成立,1938年初,装甲兵团(团长杜聿明)在湖南扩编为第200师,为当时国军唯一机械化部队,之后再扩为新编第十一军。1939年2月改用第五军番号。至年底时,军长为杜聿明,军编制:第200师,师长戴安澜,荣誉1师, 师长郑洞国,第96师,师长余韶。抗战后的第五军驻守武汉,号称国军五大主力之一。1947年初转调华东,于山东一带与我军作战。年底改为整编第五师,师长邱清泉,下辖45、96、200旅。1948年恢复军级番号,驻徐州。11月试图解第7兵团(黄百韬)之围未成,返回徐州。1949年1月在陈官庄被我军歼灭。之后在后方以第五军番号重建,最后撤往金门。
   抗战之前,历任第五军副军长名单中的多数人,熟悉军史的读者应不陌生,他们是:周至柔( 1933/3/12/任)、刘绍先 (1933/6/12/任,郭思演 1932/-1939/1/在职 、郑洞国( 1939/2/19/任)、邱清泉 (1940/任)、刘嘉树 (1940/11/4/任)、彭璧生( 1943/任)、梁 恺( 1943/4/15/任)、余 韶( 1943/1/28/任)、高吉人 (1945/4/9/任)。
   与人之将要提升军长先升副军长者不同,黄翔的前任余韶实为明升暗降,因而未免消极。据说当时杜聿明对余韶说:“你什么都好,可惜不是同学,现在的兵是要给军校同学带的。”1945年2月,余被免职闲居。

   从资料上判断,黄翔接任第96师师长,不仅因为其在入缅作战中的军功,也与其的“军校同学”履历有关。黄是黄埔军校第七期学员、陆军大学第十二期及陆军研究员教官。黄埔军校履历在国军中的嫡系自不待言,即使“陆大”,也是蒋介石亲任了21年的校长。陆大在民国时代的各级军校中一向以难考著称,有“铁门槛”之喻。如1928年第二集团军20人参加陆大第九期的复试,最后录取的仅有9人。解放战争中曾任第十八军军长的杨伯涛曾三次参加陆大的招生考试,直到1935年第三次投考才考上了陆大第十四期,其难考程度可见一斑。再说黄埔七期,黄翔的同班同学有:罗友伦、周朗、马辙、刘云瀚、张敬、易师闵、黄思宗、尹俊、龙泽汇、黄瞰寰、徐远举、杨伯涛、叶烈南、王 弼、王启明、王明儒、叶芳、 任益珍、陈兆颐。其中多有显赫人物,如:
   龙泽汇,曾任国民党政府军第九十三军师长、军长。1949年在云南率部随卢汉起义。后任云南军区副军长,云南省林业厅厅长,云南省第三至五届政协副主席,云南省第六、七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民革中央委员,是第四、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委。

   
   徐远举,1945年6月被戴笠提拔为军统局第三处副处长,1946年1月到华北任军统局北方区区长,7月调任重庆绥靖公署二处处长,疯狂镇压学生运动,策划破坏中共重庆地下市委机关报《挺进报》。在徐远举亲自主持下,前后逮捕的地下党员多达130多人,其中绝大多数被杀害,徐远举也由此得到了一枚四等云麾勋章,并被任命为保密局西南特区区长,后重庆绥靖公署升格为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徐远举成为长官公署二处处长。当时国民党军政界都称徐远举是“半壁江山,西南红人”。1949年9月至11月,徐远举在重庆主持策划一系列大屠杀、大破坏计划。12月在昆明被云南卢汉起义部队捕获,后作为战犯被押回重庆白公馆关押,1956年转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1973年冬,徐远举在劳动期间因工作不合格而受到批评,脾气暴躁的徐远举情绪激动大吵大闹,当晚又用冷水冲澡,本来他就患有高血压,结果刚走出卫生间就晕倒,后经医院抢救,终因脑血管破裂不治而亡。
   罗友伦,曾任国军第四49师师长、新六军军长。1949年到台湾后,历任台湾陆军军官学校校长、宪兵司令、海军陆战队司令、参谋总部副参谋总长、陆军副总司令、总政治作战部主任、联合勤务总司令、台湾驻萨尔瓦多“大使”。
   刘云瀚,毕业后参加过淞沪抗战、武汉会战和鄂西会战,内战时任国防部第一厅副厅长、第五厅厅长。1948年6月任陆军新编第五军军长,1949年参加天津战役,一度被俘虏,后南逃,1949年5月任江西南昌指挥所中将副主任.后任新十九军中将军长,十九军划归胡琏兵团编制,10月参加金门战役,阻挠我华东解放军解放台湾.后去台湾.
   杨伯涛,抗战期间先后参加淞沪会战、保卫南昌作战、枣宜会战、反攻宜昌之战、鄂西战役。收复常德后,由陈诚委为十八军十一师师长,守备常德、汉寿。1945年5月,侵华日军发动湘西雪峰山战役,妄图夺取芷江机场,解除中美空军制空权。他率部自收复山门市,歼日军一个轻重联队和步炮队一部,在空军配合下占领日军后方交通唯一通道石下江,将日军包围,促成雪峰山大捷。解放战争中他率部开赴鲁西南,先后在钜野县张凤集、龙固集、江苏宿迁、鲁南、鲁西、大别山与解放军作战。1948年7月,接替胡琏任整编十一师师长。10月任十八军军长,列入黄维十二兵团,开赴淮海战场。12月日黄维兵团在淮海战役中被歼,其在双堆集被人民解放军俘获。在解放军教导队学习期间,他写了《美军战术之研究》,供志愿军赴朝作战参考。1953年教导队解散,他受优待,未经审判。1959年12月4日第一批获特赦,周恩来总理安排他任全国政协文史专员。80年代以来,任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黄埔军校同学会对台联谊会副主任、民革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祖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委员。
   把黄翔40岁时的军中同袍了解一番之后,对96师师长黄翔的当年风貌也可见一斑了。
   在远征军归国后几张合影中,抗战史专家晏欢先生判定了其中的黄翔,这为我们窥见摄影家黄翔的将领丰姿提供了可能。我把合影中的黄翔(编号19)身影做了放大,再与黄先生晚年的照片做了比对,一如是观。

   
   < wind_code_1 > 
 
 
   合影一中的人物(图片辨析为晏欢先生)
   1、何应钦将军 、2、约瑟夫-史迪威Josph W Stilwell将军 、3、云南省主席龙云将军 、4、陈纳德Chennault将军 、5、不详 、6、罗斯福总统的私人特使帕德里克-赫尔利将军 Maj.Gen.Patrick Hurley 、7、大卫-巴拉特上校Col.David D.Barrett 、8、窦恩Frank Dorn将军(就是我一直关注并在研究的人)、9、不详 、10、邱清泉将军 、11、杜聿明将军、12、黄维将军 、13、郑洞国将军、14、关麟征将军 、15、陈明仁将军 、16、郑庭笈将军、17、不详、19、黄翔将军(下图为放大)
 
   < wind_code_1 > 
   
   
   < wind_code_1 >
 
 
   合影二中人物
   2、约瑟夫-史迪威Josph W Stilwell将军。 8、弗兰克-窦恩Frank Dorn将军。10、邱清泉将军。11、杜聿明将军。13、郑洞国将军。17、俞鹏飞将军。18、笔者无法辨认其身份,但同样出现在《远征军老照片》中,鉴于其在两张合影里都出现在黄翔身边,我怀疑其时为96师干部。19、黄翔将军(放大见下图)。20、不能确切辨认其身份,但同样出现在《远征军老照片》。21、无法辨认其身份,但同样出现在《远征军老照片》中。
 
   < wind_code_1 >
    
   先生晚年照(见下图)
 
   < wind_code_1 >
   
   
 
   抗日战场上的黄翔
 
   摄影家黄翔的当年事迹今人少有涉及。北京掌故专家叶祖孚先生20年前曾有文章述及“北京解放前夕,他是国民党军队第九十二军军长,驻守永定门一带。他已经和党的地下工作人员接上头,准备起义。正好傅作义将军也要起义,他们就在1949年1月接受改编,为和平解放北平作出了贡献。1986年我参加了原傅作义将军部属座谈和平解放北京的会议,黄翔也参加了这个会议,席间他站起来说:‘正确估计当时的形势,应该说是刘仁同志起了作用,不是我们这些人。主要是兵临城下,大势所趋,否则都是空的。’他讲话沉着,有力,声音洪亮而又谦虚,完全是军人本色。长期的戎马生涯已经给他留下军人的烙印。他参加了抗战期间有名的昆仑关战役,当时第五军军长杜聿明正在桂林行营开会,副军长郑洞国不在军队,他作为参谋长实际上指挥了这次战役。每当回忆起当年血流成河换来的胜利时,他沉痛而又激动,沉溺在深沉的回忆中。他的语调爽朗、豪迈,处处流露出军人的气质,使人肃然起敬。”
   关于昆仑关战役实际由黄翔指挥的事情并无其它有力资料证明。关于杜聿明临阵指挥的叙述颇多倒是事实。而且,黄翔在1943年之前任职第五军补训处处长,按晋升常识,不会在1939年到1940年之交的昆仑关战役担任军参谋长之职的。读其简历,认为其中一句“第五军团部参谋长”,应理解为第五军下属团级别的参谋长,这不仅因为国军只有集团军、从没有“军团”的编制,也与黄此后职级相应。此为辨误,避免今后以讹传讹。
   毫无疑问的是,黄翔是经过战场九死一生经历的,他所在的国军第五军在整个抗战中是打的最顽强,伤亡最惨重,战绩也最辉煌的部队之一。
   1940年初,第五军以重大伤亡获昆仑关胜利之后调后方整补。1942年初,为避免日军进攻缅甸切断中国唯一对外陆上补给线,国民政府派出第五军、第六军及第六十六军为远征军入缅甸。当时第五军下辖200师、新编22师、96师。第五军军长同时为远征军代理司令长官。由于英军迅速溃退,加上指挥的混乱和不当,中国军队陷入日军包围。第五军中的22师及直属部队撤往印度,所受损失较少;200师及96师翻越滇西纵谷返回云南,第五军本部直属部队则自野人山返国,途中在原始深林内承受重大损失,部队减员过半,重装备重部丢失,200师师长戴安澜阵亡。退回云南的第五军经过两年补整,1944年再次投入缅北战斗。
   1943年至1945年,黄翔任96师师长。据记载,1943年冬发起的反攻滇缅路的战役于由代号“Y”军团的部队组成,其中包括第十一集团军宋希濂所辖71军三个师,五十四军郑廷笈两个师,第九集团军关麟微的第2军王凌云两个师,第五集团军杜聿明的200师,另有预2师顾葆裕部,新28师刘伯龙部,及新39师、荣誉第1师、重炮团、重迫炮团等部队,总兵力达十万人。黄翔指挥之第96师未在一线作战部队之内。
   在1942年3月第一次入缅作战中200师率先突入同古,支援英军作战后被围,96师与22师赶赴解围未果。日军乘势抄后路进占密支那,使中国远征军撤回国境的另一条主要通道被完全切断,远征军被迫从缅甸全线撤离。在大军撤离的过程中,远征军各个部队遭到重大伤亡。据王楚英回忆,第五军参战部队拥有官兵54468人,其中包含了长官部直辖的炮10团1营和炮18团1营等。按照杜聿明回忆,第五军共动员部队42000人,其中第200师、第96师、新22师各约9000人,另外直属队共15000人。有资料说,第五军直属队和新22师抵达印度的全部人数仅3000人,甚至更少。此外,第200师、第96师撤退过程中也都有相当数量的直属部队随行(第200师随行两个补充团,第96师随行炮兵、工兵一部),而统计这两个师幸存者也很可能包含了这些编外人员。
   关于远征军伤亡的精确数字是一个值得战史专家研究的问题,我这里征引的是网络上著名的“铁血社区”的材料:
 
   “进入野人山包括了第五军部分军直部队、新22师、第96师部队约2万人,其中第96师(5000-6000人)作为后卫,进入野人山后独立行进。第200师与部分军直部队包括补训处的补充1、2团等部则沿滇缅公路方向,从日军封锁线中间夺路回国。 杜聿明部官兵在饥饿中以树皮野草裹腹,并完全迷失方向,绝粮8日,赖空投地图方于5月31日到达清加林长姆特,得到美军空投的支援。此时,杜聿明不得不奉命改道进入印度,在空投粮药的支援下,经新平洋于八月初撤到印度列多。此时,杜聿明率领的军部和新22师仅生还官兵三千余人。 杜聿明方向损失:总数一万多人,最后仅仅三千多人生还。”
   “第96师:1942年5月12日,第96师作为全军的后卫,在最后时刻一直迟滞日军的进攻,在整个缅甸作战中战斗伤亡最大(2200人牺牲)。第96师副师长胡义宾、288团长凌则民在后卫战斗中殉国。第96师师长余韶,指挥第96师和军直炮兵、工兵各一部进入了缅北“野人山”——胡康河谷,其中第96师部队约5000-6000人,军直部队不详,估计也应有千人以上,因此总数应在7000人左右。 第96师的路线是经孟拱、孟关、葡萄返回滇西。第96师遭受的困境和新22师情况相同,而且辗转时间更长。第96师在胡康河谷曾经沿第五军、新22师先头部队的行进道路跟进,第96师能够零星获得美国空军的空投支援。6月14日,96师抵达葡萄后一路向东,经两个月穿越原始森林,翻越高黎贡山成功返回祖国,于8月17日到达滇西剑川。 第96师损失:最后有接近三千多人生还,占总数七千多人的不到近一半。” 
   “第200师:4月25日在东枝地区结束战斗后奉命向北转进,在八莫、南坎间撤退,并没有与第五军其他部队处于同一撤退路线。
   5月10日,第200师(不足7000人)与第5军补训处(指挥官黄翔,包括补充第1、2团)会合,并收容第6军2个营和新第28师一部,总数应该在9000人左右。5月13日,第五军军部“弃车上山”,此后第200师不得不独立行动。与第五军军部为逃避日军进“野人山”不同,第200师选择隐蔽穿越日军封锁线。
   5月18日,第200师官兵隐蔽运动至腊戌西南侧的朗科地区。第200师试图夜间在此穿越昔卜、摩谷公路,但在突破过程中遭到日军伏击,师长戴安澜在战斗中身负重伤。26日晚,重伤的戴安澜师长在缅北茅邦村殉国。第200师剩余人员由师步兵指挥官郑庭笈率领该师于6月17日抵达腾冲附近,29日转至云龙,胜利与友军回合。 此时全师仅余官兵2600人,由于第200师在撤退过程中收容了第五军补充团、第6军、第66军的多支部队和零星散兵,因此自身的损失应该更大。 第五军第200师损失:第200师7000人,补充1团、2团等直属队约3000人,另有第6军、第66军零散部队千余人。第200师在撤退中损失约6000人,抵达国内幸存者2600人。”
   “远征军原属第66军的新38师:正配属第五军,直接受杜聿明指挥。此时,新38师虽经过仁安羌等战斗的损失,仍拥有7000人的实力。 5月10日,中国远征军开始撤退之际,新38师第113团至杰沙(卡萨)占领阵地,向八莫方向警戒,掩护第5军主力撤退。5月10日,日军第56师团主力进至八莫后,派出一部兵力向西进攻,企图切断曼德勒至密支那的铁路,在杰沙遭到第113团的阻击,战况激烈,终于遏止了日军的攻势。5月13日从曼西向印度英帕尔转进。5月27日,新38师部队进入印度,到达英帕尔以东的普勒尔镇。
   中国远征军原属第66军的新38师损失:总计6000余人,生还2000余人 ”
 
   补训处及所属补训团系战时为及时补充一线部队兵员损失的专门训练部队。黄翔在抗战前后都曾任训练部队主官,我认为应与他在陆军大学当教官的履历有关。可以证实的是,在1942年第一次入缅作战中,黄翔所率第五军补训处及第1、2补充团在撤退战斗中遭受了惨重损失,在随200师撤退之初的总共7000人里,最后回到国内的仅有2600人!
 
 
   将军黄翔的军中“艺术”
 
   投身第一次国内革命浪潮之前,青年黄翔在湖北乡间嗜爱书画,这应该是他后来在摄影艺术中获得骄人成就的起因。
   我对各个版本的黄翔履历中的一段颇多疑惑:他“1947年冬负责筹备北平陆军第六训练处。1948年9月22日任少将。同年10月lO日被任命为第九十二军中将军长。”按理,1943年他被授96师长之职时,便当授少将,何以到1948年才晋将,并且在不到一个月里更晋职中将?!如果不是履历所载时间有误的话,其中定有隐衷。
   黄翔先生1948年开始学习摄影,这正是他到北平任职期间。黄最早的摄影老师是小他20岁的当时的“海归”丁一,从此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丁一此后却疏与此技,日后成为与感光制版材料有关的印刷行业情报信息专家。北平时期,身为蒋系九十二军军长的黄翔一定是个表面附庸风雅却穷心于观察政治风云的人。他的前任侯镜如将军1925年由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共,1947年接周信,与中共恢复联系。在学习摄影同时,黄翔的书画老师是王道远,王师从著名国画家陈师曾,在陈的教导下,诗、书、画、印等方面均有较高艺术修养。由是可以解释黄翔摄影作品中浓厚的国画风格。王道远1947年加入中共,积极从事地下工作,在北平和平解放前夕,他争取到九十二军军长黄翔及傅作义的铁甲总队第一大队长于维哲等见机起义或配合解放军行动,为和平解放北平策动九十二军起义做出了贡献。
   黄翔将军1949年率部起义后解甲。
   我的最后一个有趣的问题是,1943年在昆明西山龙门拍摄的国军将领的合影照片是否是黄将军使用自拍的作品?从位置上判断,那保不准还是他的“处女作”呢。
 
   2009年4月9日
 
   附:黄翔作品
   < wind_code_1 >
   
   
   < wind_code_1 >
   
   < wind_code_1 >
上一篇: 又看到多恩将军的照片了…下一篇: 文革史研究中一幅值得注意的地图…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110)  评论数(1)
1
本博文相关点评
名家简介
杨浪简介:
财讯传媒(seec)集团常务副总裁。上世纪80年代起先后在《中国青年报》、《三联生活周刊》、《中国青年》杂志、《财经时报》、《财经》杂志任高级职务。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摄影家黄翔的将军生涯
财经网网友:  请问您有黄埔军校第七期带照片的同学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