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则成”地图(之一)

2009-05-06 10:04:45
分类:未分类
把“余则成”坐实了当作一个真人研究是个很不严谨的事,然而因为电视剧《潜伏》的热播,广大革命群众都知道了中共在国民党退守台湾之际埋伏了一个代号“深海”的高级间谍;继而关心起这个人物的历史“原型”,于是我“从众”立题,为的是读者在阅读本文的时候可以形象一些,好在孙红雷扮演的这个角色是如此的深入人心,其在几个基本情况上也确与我要研究的这个人物有几分相像:我说的是,“他们”都没有在组织上加入中共,而且都戴一副眼镜,而且都在大陆解放以后衔命潜伏台湾。不过,所谓“相像”也就这么几点了,“余则成”之所以是艺术形象,因为“他们”不一样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他”要比“余则成”大的多,“余则成”是抗日时期受命潜伏,而“他”是在解放战争以后;“余”是军统——保密局系统,而“他”是国防部系统;当然,翠平——晚秋就更是艺术形象了。
   我说的是吴石!
   《潜伏》的导演姜健当然是知道吴石的。尽管他曾经对记者表示说不会拍《潜伏》的续集,但《潜伏》剧组的原班人马已经去到台湾,并且到马场町遗址拜谒了先烈(见图片1)。而56岁的吴石将军正是在1950年6月10日在台北马场町刑场遇害的!

   
“余则成”地图(之一)

 
   (图片一)《潜伏 2》剧组在台北马场町刑场凭吊牺牲的革命先烈,图左一为孙红雷,后排右一为“李涯”。
 
   吴石文献索引
   “余则成”是虚构的,吴石却是真实的。把关于吴石的文献做一个系统的编辑整理,是我读书的兴趣,也是我给自己规定本文的任务。
   在讲述我的故事之前还有两点要先说到的——
   关于吴石在中共情报史上的重要地位可有两则证明:第一,有记载说,毛泽东五十年代在吴石提供的一份情报上题诗曰“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这则在任何毛泽东传世诗歌的记录中都不存的五言绝句,在若干关于吴石的记载中被提及。其如属实,应是毛惟一的为中共情报工作的诗作,且应载入毛泽东逸文。第二,周恩来在临终前曾找罗青长谈话,谈到中共在台湾的老朋友不应被忘记,一个是张学良,一个是吴石。类似记录在关于周恩来的许多记载中有存,其中谈到吴石的话,前农业部长何康的文章有载。
   关于吴石的公开文献其实不少,只是由于众所周之的原因,在电视剧《潜伏》播出前相对的不为人所知。本文可作为关于吴石文献的集大成者,其所依据的文献为:
   1、“吴石案”的承办人李资生1950年4月8日在香港的国民党刊物《新闻天地》上发表一篇长文。
   2、当时香港《星岛日报》头版消息的标题是:“轰动台湾间谍案四要角同被处死”,加框副题是:“吴石临刑前从容吟诗”。
   3、最早接触吴石的中共党人吴仲禧于1983年写的一篇追思吴石的文章,刊载于1993年出版的“广东文史资料”总号73辑。(吴仲禧,福建福州人。早年参加辛亥革命。保定军校第三期毕业。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国民革命军副师长、代师长。后长期从事党的秘密工作。建国后,历任广东省人民法院副院长、代院长,广东省司法厅厅长,广东省第四、五届政协副主席。是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4、前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张执一撰写的《在敌人心脏里——我所知道的中共中央上海局》(《革命史资料》第五期,全国政协编,1981年版)(张执一 1911-1983湖北汉阳人。在武昌艺专和湖北乡村师范求学时即参加反帝大同盟工作。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转为中共党员。任中共武昌区委委员,共青团湖北省省委书记。1932年被国民党当局逮捕。1935年出狱后,来到上海,投入各界救国会发起的反帝爱国示威活动,为救国会的重要骨干。七七卢沟桥事变后,先后任中共湖北地委书记,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政治部联络部部长,第四支队政委,中共襄河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根据组织决定,任国民党第五战区张自忠部队少将参议,促进国共联合抗日。1945年8月受中共中央华中局派遣,抵沪任中共上海市委委员及行动委员会书记,准备组织武装起义,配合新四军解放上海。不久中央调整战略部署停止起义,留沪参与领导国民党统治区爱国民主运动。1946年,六二三运动中,中共上海地下组织发动5万群众举行反内战和平游行示威,参加指挥。1947年5月,中共中央上海局成立,先后任上海局文化工商统战委员会书记、外县工委书记、策反工委书记。创办党的经济机构,为党筹措活动经费。参加工商界上层人士的聚餐会,广交朋友;利用社会关系,开辟沟通国统区与解放区之间的水陆交通线,领导组织上海各大学教授联谊会(大教联),开展反美反蒋斗争;领导上海四邻江浙地区党组织开展敌后游击战;从国民党内部获取重要政治、军事、经济情报。参加策动国民党军舰重庆号、长治号,空军20架飞机、伞兵团等起义。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中共中央中南局常委、中南军政委员会秘书长、中央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第三及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央统战部副部长、民族委员会副主任、统战部顾问等职。1983年5月在北京病逝。)
   5、国民党高级军官王大任《我对吴石早年的印象》
   6、《从大陆战斗到台湾》何康 (何康,福建福州人。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毕业于广西大学农学院。曾任重庆南渝中学(即现在的重庆南开中学)党支部书记、上海瑞明公司总经理。先后在广西、上海从事党的秘密工作。建国后,历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农林部副部长,林业部、农业部司长,农垦部华南热带作物科学研究院、华南热带作物学院院长,广东省农垦总局副局长,农林部副部长,国家农委副主任兼农业部副部长,农牧渔业部副部长,国家计委副主任,农牧渔业部部长,中国科协第三、四届副主席,农业部部长。是中共第十二、十三届中央委员,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何达(《百年潮》2007年第一期)
   7、《吴石将军的传奇人生》陈子燊(《福州文史资料》(第二十五辑)2008年)
   8、《国防部历年侦破匪叛乱案汇编》谷正文公开的“绝密资料”
   9、《镇海的女儿——朱枫传》冯亦同著 上海远东出版社 2007年版
   10、《抗日儒将陈宝仓》陈瑞方著,团结出版社 2002 年版
   11、《战争后的战争》徐宗懋  山东出版社《老照片》 第16集 2001年
   12、《解放前夕谢筱廼在福州做地下工作》许翰如《炎黄春秋》杂志2001年第10期
   13、《何遂遗踪》何达主编 香港中华书局印制 2008年2月
   14、2009年4月24日新华视频对吴石之子吴韶成的采访http://news.xinhuanet.com/video/2009-04/24/content_11249679.htm
 
   华懋公寓  俭德坊2号
   二十多岁的“余则成”介入情报工作是基于对左蓝的爱情,53岁的吴石则基于对共产党的信任。1947年4月,中共中央上海局的书记刘晓、副书记刘长胜以及负责统战、军运工作的张执一与引荐者何遂以及何遂之子中共地下党员何康在后称上海锦江饭店的华懋公寓会见并宴请了53岁的国防部史政局局长吴石。这是吴石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开始。
   这华懋公寓是当年老上海无人不知的浮华之地。它于1929年建成,外墙面是花岗岩,棕色面砖、方格钢窗和白色斩假石窗框,是传统英国哥特式风格,可骨架用的居然是那个年代的高科技――钢筋混凝土结构。当年老上海的绅士淑女的重要宴饮多要在这里举行以示身份。1951年4月2日,在董竹君等人的努力下,座落在上海长乐路189号的华懋公寓(现锦北楼)改名为“锦江饭店”。锦江饭店于1951年6月9日正式开业。锦江饭店开张后,曾接待过尼克松、里根、撒切尔夫人等外国元首,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等国家领导人也在这儿住过。谁也没有想到,60多年以前,就在中共中央机关撤出延安一个月之后,中共上海地下党的最高负责人在这里集体会见了以后在敌人营垒中潜伏地位最高的“密使一号”!
   
“余则成”地图(之一)

 
   (图片二)锦江饭店三维地图,这里是吴石最初与中共建立联系的地方。
   
“余则成”地图(之一)

 
   (图片三)开业前数天,饭店就在当时上海各大报纸刊登广告,且每日刊登,期望饭店能在上海滩一炮打响。饭店档案室现存的最早一张广告刊登在1951年6月6日《解放日报》。另一张是开业当天刊登在《新闻日报》的广告。
 
   吴石与中共的接触是他主动通过何遂要求建立的。抗战胜利后,国民党“五子登科”式的“劫收”,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的情景,特别是蒋介石违背广大民众和平建国的意愿,悍然发动内战,使吴石非常失望,多次发出“国民党不亡是无天理”的喟叹。国共内战爆发以后,国民党元老何遂也对蒋介石政权完全绝望,认为要救中国只有把希望寄托于中国共产党。何遂长吴石六岁,他们同为福建人,在1918年护法运动中即成为莫逆知己。何遂与共产党人早有联系,早在1937年5月即应叶剑英之约,把吴石、张维翰、缪秋杰(张时任立法委员,后曾为台湾监察院院长;缪时任两淮盐运使,后为国民政府盐务总局局长。此二人均为吴石好友)等介绍给周恩来、叶剑英、李克农、博古等人。何遂本人并没有在组织上加入中共,但他与中共的关系十分特殊。据张执一回忆:何遂“抗战初即与我党发生关系,他的三子一女一媳(三个儿子是何世庸、何世平、何康,女儿何嘉,媳缪希霞),均为我党地下党员。他在旧军政界的关系很多,我经常与他接触,运用他的关系开展工作。蒋军现役军人吴石,就是通过他的关系,为我方工作。”何遂之子何康说,其父“和吴石之间的交流,没有什么隐晦,”“吴石也表示,希望通过父亲和共产党方面的代表建立直接接触。”
   八十年代担任过农业部长的何康此时的公开身份是瑞明企业公司总经理。瑞明公司公开业务是做西药、货运等生意,实际上是中共上海局一个核心的经济机构。他和两个哥哥(大哥何世庸是延安抗大第五期的,二哥何世平是抗大第四期的)的组织关系都转至中共中央南方局,由叶剑英直接领导。叶剑英调回延安后,由董必武直接领导,直到1946年末一起转到中共中央上海局。何康一直在张执一的领导下与吴石联系,直到吴石牺牲的消息传来后,还关嘱吴石的儿子吴韶成,为了保密不要声张此事(见新华视频的采访)。
   撤退台湾以前,吴石与地下党交换情报的主要地点是上海愚园路俭德坊2号何遂家寓所。
   
“余则成”地图(之一)

 
   (图片四)上海愚园路俭德坊2号地图,见笔者收藏(《上海市行号路图录》第111图)1947年版红圈内是何遂宅俭德坊2号。
   
“余则成”地图(之一)

 
   (图片五)今日愚园路该地点三维图及平面图
   
  
   俭德坊2号是一幢有围墙院落的三层西式小楼,何遂一家住在一起。何当时是国民政府立法院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素以交游广泛知名,起到了很好的掩护作用。在上海解放前,主要以此为联络点,由张执一、何康与吴石联系。1948年底,吴石调任福建绥靖公署副主任,中共派谢筱廼(《忆谢筱廼同志》http://dangjian.ccnt.com.cn/lnwh.php?col=35&file=16647  《解放前夕谢筱廼在福州做地下工作》http://www.yhcqw.com/html/wsl/2008/48/0848143439B55HC4959IF7EJ9DAH872J8.html)赴闽配合他工作。吴石那时经常往返于沪宁之间,不断送来重要情报,大多由他自己送来,有时则包扎好,写明由何遂收,派他的亲信副官聂曦送来。给何康留下深刻印象的是,1949年3月,吴石亲自到俭德坊,把一组绝密情报亲手交给何康,其中有一张图比较大,是国民党军队的长江江防兵力部署图。何康说:“我当时很注意地看了,使我吃惊的是,图上标明的部队番号竟细致到团。我知道这组情报分量之重,迅即交给了张执一。关于这组情报,渡江战役时任第三野战军参谋长的张震将军,曾两次向我提及。一次是在上海解放不久军地干部集会见面时,他知道我是上海地下党,高兴地对我说:‘渡江战役前,我们收到了上海地下党送来的情报,了解了国民党长江江防兵力部署的情况,这对渡江作战很有帮助。’另一次是我担任国家农业部部长以后见面时,他再次讲了类似的话,并提到准确的情报对确定渡江的主攻方位是有参考作用的。”
   张执一与吴石在俭德坊2号有过多次单独会面。
 
   (未完待续)
 
   “余则成”地图(之二)
   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37-969.shtml

 
   
上一篇: 关于将军黄翔的几则补充材料…下一篇: “余则成”地图(之二)…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6639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杨浪简介:
财讯传媒(seec)集团常务副总裁。上世纪80年代起先后在《中国青年报》、《三联生活周刊》、《中国青年》杂志、《财经时报》、《财经》杂志任高级职务。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