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足球的个体体验中的个别喜乐时分

2009-05-27 17:19:16
分类:金色年代
  因为自己在逐渐变老的过程中,所以我也在逐渐成为一个老球迷。兴趣发生的初期,所有的当打球员都比我年龄为大,所以偶尔做梦,还似乎有机会成为球场上的英雄,感受万众欢呼之乐。现在的做梦机会都不大多,更不用说梦见足球了。我的迷法变成了十分单纯的看球。看球实在也有乐趣,当看到现在的比我小很多的球员们做出我已经做不出来的动作的时候,做梦又有新题材了。
   90年代中期甲A热火朝天的时候,我在学校读书,有得是时间。继承师兄传下的五英寸还是七英寸小黑白,只要有球,就会抛下手头活计,走道里大叫两声,引来若干同好,一起热闹。周末的意甲英超当然更加必不可少。偶尔有商业比赛,国安啊啥的赢一场国际大腕,自豪感一下上来了,真的以为工体不败是个定律。曾经在国安对某美洲球队的现场客串了一把疯狂型球迷,发现真的很需要体力。
   唯一一次在校期间去京外看球是1997年的十强赛,金州主场,对伊朗。学生时代的旅行与现在不同,相对而言是辛苦的,挤车、借宿、蹭票、吃路边摊,但是比现在的旅行愉悦。从大连坐专达金州的火车,一路感受大连球迷和各地球迷的热情,我郁闷得连面国旗都没搞到,只在脑袋上扎着根布带。
   大家基本属于带着甲A的热度和期待来的。我们以为有海东、高峰之类脚色,很有一打。目标当然是多年脑中固化的锁定的:出线。
   结果尽人皆知。所有的球都在我的座位这一侧进门。当伊朗罚进点球2:2之后,我看到了崩溃,要命的是,这和我预期的那么不同。喜乐仅持续到2:0的中间时分。
   比赛结束后,看台留下一地的国旗、帽子以及其他助威用品。所有的人在回大连的火车上默默不语。
   若干年后,再赴大连,与看球无关。几位我不相熟的朋友请吃饭,喝了不少酒,不知道为什么说起了足球。这不打紧。后来说起了中国足球,我的泪腺崩溃了。
   01年中,由于一次玩儿大了,伤筋动骨,具体原因实在不好意思说(也恳请知情者同讳)。在从急救中心转到某专科医院之后,那里实在床位紧张,money都不管用了,亏得一位酷大夫走来看伤情,问是不是踢球整的。我抓住稻草跟这位仁兄套磁,话题当然是医院球队和我们是否曾经一起耍过,把这位搞得五迷三道的,居然因为很可能有同场竞技的前科而专门上下活动搞了个条件超好的床位。后在各种营销方式的共同作用之下,还得以迅速手术,效果良好。
   推进手术室后,我在氧气面罩里哼哼流行歌曲,下盘当然是麻翻了。酷大夫进来,拉下我的面罩,问我哼哼啥呢。我赶紧把心底担忧说给他听:“会不会做完手术一条腿长一条腿短?”他信心十足。由于是按照好腿量取的髓内针长度,所以,按他的说法:“原来不一样长也给你做一样了!”之后我在放心中用听觉感受了一下木匠的手艺。
   休养期间中国队第一次冲进世界杯决赛圈。应该是10月7日,五里河。我还架拐,但坚持坐车到石碑胡同,并步行走了趟天安门。集会散了的时候警察们已经把西侧道路封上了,我要回去得跨过一道路障,实在无能为力。招呼警察同志们帮忙,一个与民同乐的指挥官叫上两位小警察,愣是架过了路障。这让我对和平环境和喜乐心情充满感激。指挥同志做了好事还不忘鼓励我:“都这德行了还游什么游!”
   那些日子里的喜乐还算绵长。腿伤得以让人重温婴儿般的学步经历。我说给朋友们听,他们往往“咦咦咦咦”个不停,仿佛仍然看见了那条毫无生气的伤腿,比我还痛苦。
   捷克是04年的英雄。内德维德在那一年长时间的占据我的桌面。这个很难说帅的据说膝盖构造与众不同的东欧战神聚合了三昧真火,助燃全队,打出了我的看球史中所见最为激荡的一战,捷克vs.荷兰。至今回想,魄为之夺。
   其实从96年起,捷克,以及那个青涩的内德维德就已经成为我的挚爱。那年同样青涩的比埃尔霍夫伤害了内德维德、金色长发的波博斯基还有他们的队友们。
   之后的内德维德更多的出现在意大利的赛场上。我忘记了是从哪一年开始的,只是记得一个北京的深夜,我目睹尤文以4:0干掉了另一强队(也忘记了),而正是这场比赛,内德维德第一次被完全从“位置”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哪里都是他的身影,而正是如此,他本人以及他的队伍的战斗力达到了巅峰。
   我对世界杯的关注远少于欧洲杯。和大多数中国球迷一样,对于中国足球,除偶尔看看大眼李承鹏的评论外,几乎与之绝缘,而李大眼似乎也已经是“杂技演员”了。周末意外看到一场国安和中能的比赛片段,我象中了麻药一样的无动于衷。
   明天凌晨是曼联对巴塞罗那。其实从04年以后,我半夜起身看直播的频率明显少了,尤其是06年以后。沾传统节日的光,今天我要早睡早起。
   对足球比赛的胜负关系以及比分预测从来都很不靠谱。当然了,一些分析文章对于球迷或者伪球迷观球还是有意义的。这里也有例外,那就是我国足参加的国际比赛,在胜负关系上把握起来还是有点套路的。遇强,负;遇弱,胜或负;遇实在太弱,胜或平;遇事先被媒体叫做业余球队的,比如队员日常以渔夫、警察为职业的,胜负平都可能,负面大一些。
 
上一篇: 特权的寓言下一篇: 与一位摄影家的邂逅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3464)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鹰简介:
经济学博士。供职于某大型金融机构。以文会友,不谈公事。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