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一位摄影家的邂逅

2009-05-31 11:48:27
分类:来来往往
  2005年9月,独自飞往纽约。漫长的高空时间,所幸邻座一位白须长者很健谈,一路居然基本没有睡意。他叫Danny,但是开始我并不知道他是一位摄影家,而且在美国和美国之外的世界都有一些影响力。
   Danny来中国是参加平遥的国际摄影展。他告诉我,在平遥他以当地老人的沟壑纵横的面部作为摄影的主题,让他尤其难忘的是老人们的笑容。

   对我们来说,这很好理解,无论摄影、绘画都有过这样的题材,灿烂、温暖,饱经风霜而不改纯真,但是对一个没来过几次中国的老外来说,这种捕捉显得敏锐。
   之后,他谈起了自己的背景。年轻时代Danny曾经因参加学运而被投入监狱,出狱后扛起相机,回到狱中,拍摄了一系列监狱题材的作品并出版。为拍摄摩托党,他自己加入其中。他说现在他非常喜欢到中国来工作,尤其喜欢到偏远、贫穷的地方。他说现在住在纽约、波士顿之间的某处,占地面积很大,养有许多动物,包括“吱吱吱吱”叫的beaver(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先生做出一副水獭的龇牙装)。他对邀请他来中国的山西朋友们非常感激,提供了他很好的摄影机会以及舒适的旅行条件。在山西他还在拍摄老人的笑容的同时看到了一种当地opera(我不大清楚到底是什么),虽然听不懂,但是感到无比的兴趣。他很想再回来拍一部小电影。

   
与一位摄影家的邂逅

 
   另外他还提到了对中国农村老人笑容之外的印象。之前他觉得中国人很封闭,担心找不到愿意被他拍摄的人群,但走了一遭这个印象完全改变了,中国农村的老人们非常和气,开朗,愿意接受新的事物。当然,一个白胡子的老外还是很容易吸引人的,他还很享受孩子们对他的围观。
   他对这次的飞行也很有兴趣。他告诉我,他没有告诉自己的太太和家人什么时候到家,希望给他们一个惊喜。
   Danny看起来很真实。
   我告诉Danny,我的工作与他的工作差别很大,他的工作令我向往。中国确实是摄影家的追梦之地,重点在于有机会用相机纪录变迁。这些变迁本身值得记录也需要被记录,无论变迁的结果导向的是什么。即如我们身边城市的某个局部,如果有人隔周拍摄一组照片,积累若干年后做一回顾,我们将会发现许多被忽略的历史记忆。历史会因为这些素材而丰富许多。但是在快速变化的过程中,有这种持之以恒心态的人还真不是很多。

   
与一位摄影家的邂逅

 
   Danny问起我这次行程的目的地是哪里。我告诉他要去波士顿。他很快乐的产生一个设想,就是我和他一起去他家喝茶,之后再去波士顿。这样可以由我给他太太去电话,说是Danny的中国朋友,要去家里探访,而到达后Danny本人突然现身,以达出其不意之效果。我很愿意象他一样的孩子气一把,但是波士顿有人等着,对于我这个行业的人来说,时间没有那样的自由。但我知道机场有一位司机等着我,载上我后直奔波士顿,所以我答应送他回家。

   
与一位摄影家的邂逅

 
   出海关的时候我花了很长时间,跟司机接上头时,Danny想必等不及自己走了。我们没有留电话号码,仅留email,所以找他不着了。
   回北京后,大约10月中旬的样子,我给他发了个email。告诉他我上网看了看他的作品,感觉挺震动的。我想他不应该仅仅记录美国和美国人的变迁,也许他应该花更多时间记录一下中国,以他的视角。
   Danny很快回了信。他说他已经fell in love with China了,他与山西方面还有联系,希望早日回来。最快可能是06年1月。但是他觉得冬天山西可能太冷,也许中国的南方会暖和一些,all of China fasinates他。他说他刚看完一本书, The Boxer Rebellion(义和团)。
   我回复Danny,冬天的山西有许多可拍的景物,尤其是白雪覆盖的五台山山峰和寺庙。我不建议他去南方。因为就他喜欢的题材,那里太现代化了一些。我觉得依然传统的或者正在从传统中转型的更值得记录,比如农村,农民和他们简朴的信仰,新富和煤矿,城市里的价值观多元与冲突。
   Danny的回信明显很高兴。他说虽然我是一个他们行业外的人士,但是似乎看懂了他的作品。他在山西的朋友因结婚而旅行在外,但他接受我的建议,打算再去一趟,就这个冬天。他说他会经过北京。
   一方面事情多,一方面以为他来北京会知会我一声,我就没有回信。12月中,Danny又来信了。说他已经到过山西了。但是五台山因为雪而交通阻断,没有去成。他以太原为基地,在附近拍了一周,还在大同工作了几天。他说他正在考虑将他的摄影工作集中在山西。那里很冷,他在考虑下一步去什么地方。
   之后,我想应该是因为自己巨忙的原因,联络就断了。不知道Danny后来又去了些什么地方。今年4月底,New York Times有一篇关于他的文章Stubbornly Practicing His Principles of Photography,起因是他出了一本新书“Memories of Myself”。文章里面提到他对中国的喜爱和近期在中国的工作。他提到拍中国的缘由:因为美国在妖魔化中国,他则希望还中国以人性化。

   
与一位摄影家的邂逅

 
   我想一会儿我会给Danny去封email,问问他现在在干什么。还有,我自己一直想配置的摄影器材,也许今天或者明天就应该去实现。
   
与一位摄影家的邂逅

 
   (注:照片来自www.bleakbeauty.com
 
   
上一篇: 关于足球的个体体验中的个别喜乐…下一篇: 喜欢看人骂大街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35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鹰简介:
经济学博士。供职于某大型金融机构。以文会友,不谈公事。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