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深沉

2009-07-09 12:06:04
分类:世事忽悠
  一般说起来悲剧比喜剧有深度。如金庸笔下的莫大先生,二胡一味凄苦,虽为曲洋刘正风之流不屑,但是比起桃谷六仙,至少是个文艺中青年的模样,可以领个哀怨奖。顺便说一句,笑傲江湖曲本来在金庸那儿是无声的,到了电影电视里变成沧海一声笑的时候有调调了,想象的美感也就消失了。有的时候卡拉ok门没关好从里面传来“沧海一声笑”的时候我常常会连声爆笑。
   喜剧不够深沉。王朔笔下的顽主们百无聊赖分别在家创作的时候,曾经编纂出一个很像样的书名,叫《特深沉》,真深沉不是假深沉。我本来以为朔爷回头会写一本《特深沉》,不料居然未果。其实应该有预见的,朔爷还不够深沉。我觉得他对深沉有向往。我也是,老深沉不起来,看不惯了就贸然出击,搞得不好反倒丢盔卸甲的。
   深沉是一部分人的专长,但是都是后天的功夫。由内而外、由表及里,内外表里交互,天人一旦合一,就深得不得了的沉了。深沉惯了,天性基本上就不见了。这就是所谓修炼吧。深沉在战术上属于防御型的(所以我老学不到),已经脱离了动物天性的庸俗层次。武侠小说曾经试图创造无懈可击的拳掌技法或者苦练的硬功,但是为了体现更高层次功力往往实际上留有破绽,遇到真命天子就玩儿完。然而现实生活中,发展这么多年,其实就学术的行当来说,深沉这一防御术基本已臻化境。
   这是个怪论,这种防御术理论中没有、神话中没有,现实中居然有。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现实比理论更锻炼人,比神话更有想象力。
   想做主流更需要深沉。原因是要做主流,就要有比较多的人认可。认可可以靠不深沉的真知,但是太累太枯燥而且往往并不是是个人就有的,所以主要靠比较多的人不反对。这里说的“人”,主要是指主流中的深沉大师们,他们是评委。这样看来做主流的努力和选秀差不多。
   凡事也有例外。有的时候跟存量深沉主流们太一致了也容易出问题。所以有些时候有些增量们也不得不祭出独特法宝,稍稍无法无天一些,造成存量深沉主流必招安之以求太平的情况。
   一旦深沉过关晋级,要保持还是挺容易的。这个玩意儿就是个终身的俱乐部,大家开始你好我好,一起打压新人,一起四菜一汤。至于要打出深沉的招牌,那还是时不时有需要的。也很简单。一是要有忧思,没事儿瞎乐那是平头小百姓的表现,都高手了,哪里能那样肤浅呢?二是要敢忧思,其实反正圈里的一块儿处久了,感情深一口闷了,也不会有谁不知趣瞎反对。至于圈外人的声音,只当没听见;至于忧得有没有意义,或者说忧得对不对,那不是深沉的错,是忧思的对象或者说参与者们不理性。
上一篇: 梦想的初体验下一篇: 包含猜想的新形势下的经济增长模…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066)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鹰简介:
经济学博士。供职于某大型金融机构。以文会友,不谈公事。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