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瓷(图)

2009-04-03 10:23:01
分类:世事忽悠
  
美人如瓷(图)

 
    居然还没有去过景德镇! 在西班牙买他们著名的艺术瓷的时候被高人点拨了一下,顿时从旅游纪念品的庸俗境界附庸到景德镇的风雅上来,而且完成了我多年酝酿的收藏专题的确定。即便未必是国宝,景德镇的陶瓷作品至少确认是国粹,这是选题的第一要点。我的选向是当代名家。不去趟古董的混水,而且,在这个问题上我完全的厚今薄古。虽然常常有人说什么什么技术失传之类,我总坚信一代强过一代。
   必须要学习。审美的通常水准我还是具备的,而且一贯的文人习气可以小众化喜好并且经典化之。但是基础知识要具备,要逐渐丰富。
   积累知识的动力来自于没头苍蝇似的先期投入。我是这么个习性。好在还有高人引路,在从西班牙回国的中途,到香港稍作停留,到荷里活道的一家店转了转。
   目标是明确的,这里只有这家很专业的景德镇瓷器店。店主年纪不小,说起来也是与景德镇结缘三代。据说先人有在那里学艺的,大饥荒的年代还有人饿死在那里。他们家与现在的景德镇世家关系良好,因此作品来源充足、通常也质量上乘。
   我的疑惑其实主要在于价格。但是据高人介绍这里很公道。所以看中几样东西后就出手了。一件中国大师的瓷瓶,两件江西省大师的瓷板。瓷板我更欣赏一些,雪景,分别出自所谓当代雪景大王和老牌省大师之手,笔法细腻而意境深远。画面各有一红衣人物背影,点缀在白、粉色彩之间。不是一套胜似一套。
   回京后就是恶补。从中国陶瓷史到名家名作集到景德镇陶瓷文化丛书,甚至连《天工开物》、《梦溪笔谈》之类都派上了用场。材质、工艺、家族渊薮都要有所了解。另请一位景德镇知名经纪(也是一位老教授)在奥运期间来京一晤,专门给讲了讲有关陶瓷欣赏、收藏的知识。当然,也请她带了几件名家作品,喜欢就拿下,不喜欢就带回。
   老人家还是挺辛苦的。看了东西之后,留下了一位陶瓷学院教授的瓷雕和一位省大师的瓷瓶。另一位中国大师的瓷雕我放弃了,虽然后来这件作品卖出了个天价,我仍然不以为然。没有买是因为匠气太重,即便作者有名,徒子徒孙众多,依然不能改变我的看法。
   
   其实景德镇的东西匠气是最常见的毛病。也许不能说是毛病,对很多人来说名气可以遮盖毛病,就说通病吧。这些大师本来出身草莽,在几年前还空有大师之名,而无经济利益之实,整日泥里来火中去的,就是匠人,要求脱离匠气实在不是对他们理性的要求。但是我们读了那么多年书养成的也正是对匠气、对集体审美偏好的反感,也大可不必为拍卖场上的结论所动,趋于媚俗。
   那位省大师的作品基本脱离了俗美。而且据介绍,他的旧窑正在拆迁,要搬去景德镇城外,当时通过经纪跟他要求作品的时候手头没有,赶去旧窑,烧了最后一只瓶子给我,简直不能不要。他的运笔是在泥胚上,不象他的一位中国大师级别的哥哥,要先上釉烧制后在光滑表面上画,但人物、服装同样甚至更加飘逸,难度可见一斑。
   景德镇作品中的仕女形象通常类似。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同一个人、甚至不同人的作品屡屡出现万金油脸,窃为作者不取。这位大师不同。我感觉他能很快晋升中国大师,即便不能如愿,他的作品也值得多藏几件。
   去年年底,又去了一下香港,又去了一下荷里活道。很高兴的发现有新东西。一个中国大师的昭君出塞和一个教授的孟德瓶被我拿下。比较了一下价格,发现香港真的很好。比如这次买的中国大师的作品只有国内拍卖价的1/4,另一件是1/6。可惜没有找到那位中国大师玛瑙红的东西。
   怪哉吗?深究了一下原因,不禁大乐。很简单,国内多了一种不计成本的需求,学名叫做“馈赠”。这个需求兴风作浪,比拍卖场上的局还凶悍,而且这种需求是刚性的现实的需求。
   我想有了香港的这个渠道,景德镇还是要去,只不过是体验一下艺术、匠气和浮躁的空气,不是去买东西。 瓷如美人。诚如是也。本来文章要起这么个题目,但巴别兄有邀,为完成作业,改名为“美人如瓷”,反反复复、颠三倒四,一回事也。
上一篇: 没有了下一篇: 麻将与人生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712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李鹰简介:
经济学博士。供职于某大型金融机构。以文会友,不谈公事。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