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式预言小说:理想国

2013-11-01 16:11:59
分类:未分类

                                    

                                 

 

      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有一个理想国。那里天空湛蓝,湖水清澈。最清澈的还是人们的心情。无论大人孩子,心境都像山间的一汪清泉,清澈见底,一尘不染。

      理想国的人口有一亿,是从一个两亿人的国家慢慢变成这样的。这个变化是在一百年间逐渐完成的,是通过精心设计的计划生育一步步完成的,当然,这一计划之所以能够实行,归根结底还是来源于人们不断降低的生育意愿,如果不是大家都不想多生孩子了,计划生育就根本实行不了。

      在曾经的农业国时代,由于婴儿死亡率高,也由于需要劳动力种粮食和养儿防老,人们都拼命生孩子,一辈子能生多少生多少,一生生育十次以上的妇女并不罕见。可是在变成了工业国之后,婴儿几乎不会死,劳动大量被机械取代,也有了老年保险制度,所以人们的生育意愿就普遍下降了,最多生一个两个孩子,好多人干脆就不生孩子了。生孩子养孩子毕竟是件麻烦事儿,大家的生活重心都变成自己的享受而不是生养孩子了,所以人口最终减少了一半。而跟人口两亿的时候比,每个人的生存空间都大了一倍,食物质量也提高一倍,人均寿命从70岁增加到120岁,增加了整整50年。放眼望去,满眼银发人,但是他们个个精神矍铄,鹤发童颜,看去也就五六十岁的样子,并不显得老态龙钟。

      

                               

 

      东东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家。理想国中,所有的人家都差不多,没有太富的,也没有太穷的,没有太贵的,也没有太贱的。这样的好处是,大家生活得都很从容不迫,没什么压力;坏处是,没啥刺激,没啥意外,生活显得有点淡而无味。但是也不能为了刺激把有些人弄得很穷很卑贱啊,社会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艰苦努力才变得这么平均的。

      东东的天资并不很好,10岁时测了个智商,是101分,比平均线多1分而已。她的容貌也是平平常常的。总而言之,她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再平常不过的平常孩子。

      学校里完全没有考试,只是在十年级毕业的时候有一个学习能力和学业水平的综合评估,那些学习能力强的就去上大学,成为某一个专门领域的专家,比如数学啊,物理啊,化学啊,生物学啊,社会学啊,哲学啊,因为那些领域的知识一般人没有,学不会,也不必学,只有专门从事这个行当的人需要集中深入地学习几年;那些学业较差的就去上职业学校,去学一门专门的实用手艺,比如理发啊,烹饪啊,电脑操作啊,等等。东东的成绩正好在中间,学校让她自己选,是去上大学还是去上职业学校。学一门手艺,做个蓝领工人跟上大学出来做白领,工资水平没什么大差别,而上学还要费脑子,不轻松,东东最终还是选了职业学校文秘专业。

      毕业之后,东东到国家交通局应聘,很容易就被聘为公务员,公务员虽然比企业收入低一些,工作也同样无趣,但是毕竟比较稳定,如果不犯什么大错,轻易不会被辞退,不像企业,经营不善会常常破产,碰到企业破产,就要重新找份工作,有点麻烦。

      一份工作就是一份工作而已,朝九晚五,上班下班而已。东东的工作就是起草文件、信函、会议简报。文件是没完没了的,会议也是没完没了的。局里的人际关系简单纯粹,人人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其他什么也不用管,也不用特别讨好谁。有一次,处长摔了一跤,手指骨折。听说要在古代的“衙门”,所有的下属都要去领导家中探望,还得送礼物,不然领导就会记恨你,再也不会提拔你。现在不这样了。大家只是在他上班时,看到他架着个绷带,善意地安慰他一下就好了。

      还疼吗?

      还好,快好了。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年纪大了骨头脆了,以后可得留心点儿了。

      谢谢关心。

      如此而已。所以说,关系是单纯的。

      东东没有把心过多放在工作上,工作不过是一个挣基本生活费的手段,她真正的生活在八小时之外。

 

                                

 

      理想国中的私人生活是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的,因为婚姻制度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挣扎之后已经彻底消亡了。主要原因是大家都不再喜欢终身厮守的一对一关系,觉得它太不自然了,也有点违背人性。因为人生来是害怕沉闷无趣的,两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了,关系总是难免变得沉闷无趣。当然也有例外,东东有个邻居,长得非常漂亮,他找到一个也是非常非常漂亮的姑娘之后,俩人就一直生活在一起,都已经三年了,还没厌倦呢。他们的关系没准能创造吉尼斯纪录,一百年来,同居时间最长的吉尼斯纪录是七年。一般人都只是十天半月,最长也就一两年。

      因此,理想国的孩子都是同居父母的产物,由于人工哺乳的缘故,除了特殊情况,孩子都是跟妈妈长大的,在18岁之前,都是妈妈一个人带孩子,除非妈妈有特殊情况不能带,那就由爸爸带。无论是谁来带孩子,每个孩子都可以按月领一笔社会抚养费。尽管如此,很多人还是觉得生养孩子太过麻烦,都懒得生孩子,所以理想国的人口比一百年前减半,而且人口还有继续下降的趋势。人们的普遍想法是:让已经来到这个世界的人生活得尽量好一些,而不是造出更多的人。这是社会一个普遍的共识。

      从十几岁开始,东东就不断地与男生交往,当然包括性交往。学校和妈妈早就对她做过性教育,她的印象中,性就像吃饭那么自然,心中一点焦虑也没有。当然,她年轻时没有跟人同居过,到岁数大点之后,才会找人同居。在理想国,所有的房子都是单身公寓,每个人的名下也都会有一栋单身公寓,18岁前随妈妈居住的孩子,到了18岁就可以分到一栋,只付很少的租金,或者用很少的钱把它买下来。

      东东看了看性社会学的统计数字,发现全世界所有人的性交频率大约在一年100次上下浮动。她比照自己的性冲动频率,发现自己是属于性欲比较强的,大约在150次。其中多数是性交,少数是自慰,那是在找不到合适性伴的时候。理想国中人们对性欲强的人没有什么恶评,觉得就像有人饭量大些有人饭量小些一样的自然,而性欲比一般人强的人自己也不觉得内疚。听说一百年前,性欲强的人都是要内疚的,尤其是女人——男人性欲强点别人还能谅解,要是一个女人性欲强,大家就全都对她侧目而视了。虽然这种看法没有什么道理,就像不应当歧视饭量大的人一样,也没什么理由歧视性欲强的人,可是大家就是从心里看不起这样的人,尤其是这样的女人,还给这种人起了个带贬义的外号,叫“花痴”。

      歧视的原因嘛,那完全来自历史的积淀,或者用心理学家的术语,来自一种集体的无意识。因为在古代,性的资源有限,大家都得压抑着点,不压抑的人就遭人诟病,就像在饥荒的年代,饭量大的人遭人讨厌一样。所谓性资源有限,就是一般性欲的宣泄渠道仅仅在婚姻之中,没有婚姻关系的人性交就要受到限制,不是需要花钱去买,就是要惹出很多的麻烦:离婚啊,打架啊,自杀啊,情杀啊,总之,麻烦很大很大,所以,大家就全都把性欲压抑下去了。

      限制性欲的一个象征物就是贞操带,各种各样的贞操带真是五花八门,奇形怪状,而它们的功能就是限制女人的性欲。据说古代男人出远门经商航海,就会给妻子戴上这玩意儿,因为妻子是男人的财产,怕自己不在家时,被别人占了便宜去。当初娶妻花了不少钱的,哪能就那么让别人偷去用呢。

 

                               

 

      同居伴侣之外,社会上会有各色各样的性俱乐部,比如东东就去过女同性恋的俱乐部,虐恋俱乐部,恋物俱乐部。还有拜脚狂俱乐部,恋残疾俱乐部,各种特殊性癖好的俱乐部。人的性欲真是奇形怪状无奇不有啊。听历史讲座,在古代,性的合法目的一度只有一个,那就是生孩子,那是多么奇怪和无趣啊。现在,生育在人的一生中下降到可有可无的位置,再回头来看,就更觉得当初的教条和禁忌匪夷所思。

      觉得所有的俱乐部中数虐恋俱乐部最有趣,在她平淡的生活中显得最刺激,最能激发人随着年龄增长不断淡漠下去的性欲。

      部里有个小剧场,经常有人在那里做即兴表演。那天看到有一个女主人给她的奴隶做乳头穿刺,真是惊心动魄啊。东东觉得实在是太过分了,她不大能理解为什么有人能够喜欢这种程度的疼痛。有次她在家里用一个衣服夹子试着夹在自己的乳头上,那个疼法真是难以忍受,而且一点也没有快感可言。可是鞭打就不一样了。鞭打不但看着很性感,而且被鞭打能有欣快感,这是她亲身感受过的,所以很有把握。

     那天,她在俱乐部中遇到一位男士,他的左手腕上系着一条粉红色的腕带,表示他喜欢轻度鞭打,施虐。东东看看自己右手腕上的粉红色腕带,轻度鞭打,受虐,不禁莞尔。他们俩相互聊了几句,就去了楼上的一个小房间,他反手把门锁上了。

      他得样子不算英俊,但是孔武有力,有男子气,有点像很早以前的一个著名男演员孙红雷,东东喜欢这样的男人。也许是因为自己不是太漂亮,所以在太英俊的男人面前,她有点缺乏自信,觉得他们跟自己好一定比较勉强,那何必呢。本来生命只是自己的,生活只是自己的,感觉也只是自己的,又不是表演给谁看的,为什么要自找不痛快呢。

      他看上去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很有主意,很有决断的样子。东东想,就把自己完全彻底地交到他的手里吧,这感觉肯定是蛮不错的。

      他说:想好一个安全词吧,我怕咱俩口味轻重不一样。

      东东说:那就苹果吧。

      他说:苹果就苹果。开始了啊,受不了说话啊。

      东东说:嗯。

      他往屋子里摆着的一个单人沙发上一坐,点了根烟,翘着二郎腿,很惬意地吐着烟圈。他吐得还真圆,这是要点功夫的。抽了有半根烟的样子,他懒洋洋地对东东说:把衣服脱光。

      东东开始脱衣服,先脱上衣,然后是长裤,然后是乳罩,最后是裤衩。在整个脱衣过程中,他一直眯缝着眼看着她的动作。眼睛里有火,东东觉得皮肤烫烫的,仿佛被他眼中的火灼伤了。

      他指指自己两腿间,说:跪在这儿。

      东东走过去,跪在他两腿之间。他已经抽完了烟,还剩一点烟蒂,他问东东:受得了这个吗?

      东东看着那个若明若暗的烟头,恐怖地摇了摇头。她记得小时候有次去看电影,散场的时候有个男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用烟头烫了她的胳膊一下,她疼了很长时间,钻心地疼,她一点也不喜欢。

      他把烟头掐灭了,说:伸手。

      东东伸出手,手心朝上,他把烟头放在她手里,说:拿好了,你这个小烟灰缸。

      东东乐了,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忽然就成烟灰缸了。

      他开始伸出双手抚摸她的乳房。东东虽然长相平凡,但是身材却非常丰满,乳房圆润饱满,她特别喜欢自己乳房的样子和感觉,尤其是在男人抚摸它们的时候。他的抚摸非常温柔,让人动情。抚摸了一阵,他把脸凑上去,开始吻她的乳头,先是这只,又是那只,东东舒服得直想呻吟,可是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就忍住没有出声。

      他停止了抚摸,说:趴在我膝盖上。

      东东站起身,轻轻伏在了他的大腿上。他先是抚摸了她一段时间,然后就开始打她的屁股。她在网上看过,国外有一个虐恋爱好者的小小分支,叫做OTL,是overthelap的字头,是伏在膝头之意,在国内虐恋圈里,又叫sp,是spank的简称。这个男人看来精于此道,而东东内心也非常之喜欢。

      他打了她很长时间,直到她的臀部完全变了颜色,然后他们做了爱。

      完事后,他们相互偎依着躺在屋里的大床上,他温柔地抚摸着她,问:还疼吗?

      她说:不太疼了。

      他说:还想再来点更猛的吗?

      她说:好啊。

      他让她趴在床上,用绳子把她的四肢分别绑在大床的四根立柱上,然后从墙上摘下一条细细的马鞭,马鞭有小指头粗细,大约两尺长。俱乐部的每个单间都备有各种质地型号的鞭子供选用。

      他用这条马鞭打了她很长时间,直到她本已变色的臀部布满了细细的粉红色的鞭痕。她感到浑身舒畅,几乎又来了一次快感,据说这是激活了人体中有一种叫做多酚的物质,它要靠疼痛才能被激活,而激活后就会带来一种无与伦比的欣快感。而快感过后,疼痛渐渐变得难以忍受,她终于说了:苹果。他停了手,把她的四肢解开后,又抚摸了她很长时间,直到她的疼痛完全平复。

      东东开玩笑地说:你简直就是个职业按摩师嘛。

      他说:谁说不是呢?我就是一个职业按摩师。

      东东后来跟这个人同居了两年,直到他们之间已经熟悉到厌倦的程度才分手,分别踏上新的猎艳征程。

 

                                   

 

      东东终其一生没有生育,在老年时,她住进了养老院。她觉得自己跟那些有孩子的老人唯一的不同是,他们每隔一段时间有孩子来探望一下,看着那些跟他们有着血缘关系长相相似的人,他们看上去似乎比自己高兴一些。而东东没有什么人来探望,只是每天消磨着自己的时间和生命。

      她也并不后悔自己没有生育孩子,有人来探望怎样,没有人来探望又怎样?年轻人有他们自己的生活,老人有老人的生活;他们的生活不能成为她的生活,她的生活跟他们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大关系。

      在121岁的高龄,东东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寿终正寝。东东就这样度过了自己波澜不惊的一生,像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人那样,平平淡淡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她没有遗憾,也没有痛苦,她走得非常安详。

上一篇: 艺术与商业下一篇: 坚守孤独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0)  评论数(3)
3
本博文相关点评
名家简介
李银河简介:
1952年生于北京。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著译作有:《中国人的性爱与婚姻》,《他们的世界——中国男同性恋群落透视》,《生育与中国村落文化》,《性社会学》,《中国婚姻家庭及其变迁》,《女性权力的崛起》,《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同性恋亚文化》,《虐恋亚文化》,《性的问题》等。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论文式预言小说:理想国
财经网网友:  你用了太多文字描写性。然而你的性如此开放么。你是怕名节束缚你么。你是自由的。如果你都不执行的理想。请问你的理想大部分都是自由的性么。或许泰坦尼克号在你的理想里不会是一部唯美的电影。
论文式预言小说:理想国
财经网网友:  行尸走肉
论文式预言小说:理想国
财经网网友:  乏味的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