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改可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2014-12-31 18:10:09
分类:未分类

中国新土改应该怎么弄,目前主要面临哪些问题?应该如何解决?新土改对中国经济会产生哪些影响?作为一个长期研究我国土地问题的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对此发表了一些看法。


文/《理财周刊》甄爱军

日前,在由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举办的高端讲座上,周其仁教授就中国启动新一轮土改问题,与本刊记者交流发表了他自己的一些看法。

土改可提高资源效率配置

改革开放以来的经验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必须把城乡之间的大门打开,人员流动才能带动其他资源的流动和优化配置。周其仁表示,在城市化背景下,农村也必须适应市场经济的要求重新配置资源,其中重要一条就是允许土地产权有足够的流动性。而农村土地这种生产要素一旦活跃起来,带给中国经济的影响将是极其深远的。

【理财周刊】土改如何拉动经济?主要从哪几个方面来评判?对中国经济有何帮助?

【周其仁】:土改就是让资源的效率配置提高,收入分配更合理一些,并减少社会冲突。如果其他要素都活跃了起来,但土地还是死水一潭,那是不成的。这么多人创业、办公司,总要有块地来承载。农民工融入城市化,首先要有个落脚之地。这个改革贡献到底多大,取决于改革落实的力度、范围,不能光喊口号,要扎扎实实地落地。

【理财周刊】:关于土改给老百姓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农民有钱之后对中国经济有何好处?市民能否从中受益?普通老百姓能否享受到土改的红利?

【周其仁】:关键是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农民有房有地,为什么不能抵押融资?不能抵押,正规金融服务要覆盖农村就很难了,很难帮助农民从传统农业往现代农业、往更高多重收入方面转。金融支持有条件,因为金融总有风险,有抵押,就多一个支撑点。对此法律上要提供空间。过去有的法律禁止农村土地承包地、宅基地、农民房可以抵押,现在开始试点。这些都会带来好处。

至于城市居民,这里已经看到了,我们目前形成了城市房地产市场,品种还是比较单一。除了政府主导的市场外,社会保障的,还需要更多层次。刚到城市去谋生的年轻人,无论是城里来的,还是农村来的,得有立脚之地啊,这个立脚之地需要一个城市化的市场支持。我们现在实际上大量的这种初级进城的落地在灰色空间当中,没有合法保障。处于这种状态,要么住地下室,要么就是城乡结合部、“城中村”的农民房。人进入城市有个过程。今天华为驻欧洲的老总,当年新来乍到的时候,还不是住在城中村?总有第一步嘛。城市住宅,要有落脚的、流动的,不能都是豪宅。城市全是豪宅,这个城市会有竞争力吗?

完善征地制度迫在眉睫

要使农民分享城镇化红利,前提是完成农地确权,转向市场在配置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的体制,应逐步建立城乡统一的土地市场。周其仁强调,现实可行的土改路径,就是“逐步收缩征地规模、探索农地农房入市”。

【理财周刊】制度方面还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土改如何推进?

【周其仁】:土地制度过去已经做了改革,比如家庭联产承包、长期不变。这里还有一个尾巴,农户家庭人口一动,地还要调。其实还是没有完全做到长久不变。确权就是让人和土地的边界划得更加清楚,否则很难有效地流转。划清楚以后,按经济要求流转,农业的规模经营就可以发展,让它来支撑农业下一波增长,这是改革的一个内容。

第二个方面就是农村建设用地,怎么盘活,参与到工业化、城市化过程当中来。这里已经有了很多突破,之前认为土地是不动产,农村地流转不到城里来,但这些年在地方一级做了试验,可以通过城乡土地增减挂钩,特别是经由市场型的挂钩,可以开拓出一个城乡建设用地市场。各种各样的置换,空间上可移动,让农村的建设用地在保证耕地不减少、质量不降低的前提之下,参与市场化配置。这是改革的第二个方面。

第三个方面,就是多年执行的征地制度。本来宪法规定,为了公共用途才可以征地,但实际上商业用途的也大量征用,导致收入分配的恶化和社会冲突的加剧。出路就是逐步收缩征地规模,开通农村建设用地进入市场的合法通道,形成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所以说征地制度改革,事关政府和农民的关系,这个处理不好的话,天下会大乱。

【理财周刊】如何改变这种现状,应该从哪里着手去做?

【周其仁】推进改革要依托经验,所以要试验先行,操作一下看看,因为实际发生的事情跟预先想的往往不一样。有些做了以后很难逆转,所以大胆改革和谨慎操作应该说都是很重要的。

诸多法规需要调整

新一轮土改,并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那么应该怎么做呢?周其仁认为可以一手实施“先行先试”的主动改革,一手从各地农地农房入市的实际经验中提取政策元素,两相结合勾画出城市化新土改路线图。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尤其要注意法治原则,此外还需要考虑其经济意义以外的社会意义。

【理财周刊】:土地流转目前遇到哪些政策性的障碍?如何改进?

【周其仁】:法律上有一个问题,1988年土地管理法修订的时候说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和集体土地的使用权都可以依法流转。这是1988年年底依据1988宪法修正案定下来的。两年以后出台“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的规定”,但再也没有出台集体土地使用权的转让法规,但法无禁止就是合法。问题是10年后,1998年的《土地管理法》修订案出现了一条规定,“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不得用于非农建设”,除非是乡镇企业办得不成功,才可转让。下了这么一大禁令,既不符合1988宪法修正案,也不符合实际。

这一条修订我认为不合宪法,也完全没有道理。为什么对国有土地没有这么一条禁令,对农村建设用地就特设禁令呢?同地不同权,不能叫法治。这一条非修改不可。

【理财周刊】具体还有哪些细节要修改呢?

【周其仁】至于细则那个东西,这里一条,那里一条,太多了。根据改革,改革要跟法制一致起来,首先要厘清和清理跟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里讲的统一城乡建设用地市场冲突的法律条文,要梳理出来,定下修订的时间表。否则就改不动,因为一动就是跟这个法律条款冲突,这些问题要解决。

【理财周刊】这么看来,当前的改革要比过去复杂。

【周其仁】确实如此,目前的改革比过去复杂。

上一篇: 中国经济未来5年的4大支点…下一篇: 增强中国改革的穿透力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5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周其仁简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 研究范围主要包括:产权与合约、经济史、经济制度变迁理论、企业与市场组织、垄断、管制与管制改革等等。自 1996年以来,相继开设了有关经济组织和经济制度、发展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等课程。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55.1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