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中国改革的穿透力

2014-12-31 18:12:15
分类:未分类

研究大国改革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研究怎样把改革共识变成实际生活,这中间会遇到很多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穿透。

改革是这个时代的潮流,很多国家都在讨论改革,但是不同国家的改革,特点是不一样的。大国的改革因为国家大、层次多、发展不平衡,形成改革共识不容易,形成共识后要贯彻更不容易。研究大国改革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研究怎样把改革共识变成实际生活,这中间会遇到很多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穿透。

这个穿透是双向的。好不容易做出的正确决定,能不能贯彻到国家的方方面面,这是很大的挑战。底层的问题、底层的经验、底层的奋斗传递到顶层去,路途更长,关键也在于能不能有效地穿透。改革是不是具有穿透力,穿透问题解决得好不好,如何增加中国改革的穿透力,这对当下改革而言意义重大。

第一,改革的目标要清晰、简单。目标清晰、简单,穿透力就强。比如经济方面,“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起决定性作用”这一条规定,就是简单、清晰的体制目标。在民主、法治方面,把权力放到笼子里去,放到法治的轨道上去,规定社会政策就是要动员更多的社会成员来参与社会治理,共享社会改革发展成果,这些都足够简单,因为市场、民主和法治问题,不能搞复杂了。文化方面,流传下来的东西往往都是简单的。因为我们是大国,复杂的东西很难有穿透力。

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定下的改革目标足够清晰,并且足够简单,剩下的是要坚持。简单的东西要坚持,不能把任何改变都叫做改革,更不能来来回回地改。

第二,要适当减少对于改革决定和改革目标的解读。决定是行动的纲领,不是一套复杂的理论。当然,有些决定需要理论界用专业知识进行适当讨论,以便增加各方面的理解,但是决定的主旨应该是行动。当前有些解读加进了很多别的东西,一句话变成五句,五句话变成五十句,有可能改变了原意。

就土地制度改革来说,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通过的改革方案,意思很清楚,三条底线,同时鼓励地方更加多样地探索、实践和创造。但在有些解读当中,只剩底线,鼓励多方面创造这个意识没有了。底线是一层线,还有一层是放开要冲的线。如果把底线变成一个封闭的圈,只能在这个圈里行动,改革就很难完成它本来应该完成的使命。

第三,解读中央的决定,应该拿实践的经验来解读。一个决定写得再正确、再明了,落实的时候还是会碰到各方面不同的情况,能不能贯彻下去,贯彻的时候还要解决什么问题,这是增加改革穿透力非常重要的一环,也是薄弱的一环。中央的决定现在讲了很多,底层落实了什么,有哪些经验可以推广运用,哪些是有缺陷和误差的,这些应该要提上日程。要用经验来阐释中央的决定,否则这个决定只是一句话。


第四,大国穿透力要讲究一些结点。拿经济方面来说,我们一般认为产品的市场发展好一点,要素的市场发展弱一点,但什么是要素市场呢?并不是每一个村庄都是要素市场,要素市场的游戏规则、定价机制相对是很集中的。比如说全球油价下滑,什么是全球油价?在哪里定?在全世界很少的一些地方定价,这就是高端市场。所以,增强中国改革的穿透力,要充分利用这些结点。在这些结点上,新的体制站住了,原有的体制突破了,就会产生很大的放射力和辐射力。例如自贸区扩大到天津和深圳,这就是穿透力。

第五,增强中国改革的穿透力,需要把一些硬障碍去掉。我们强调依法行政,但现有法律法规中,有一部分明显跟三中全会的新要求相冲突。但是往市场方向走,跟以往的法律可能就有矛盾,这是如今改革和八十年代改革不一样的地方,相关的调整也在进行当中。为了收到大国改革的规模化的红利,增加改革的穿透力,这方面的努力必不可少。

上一篇: 土改可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下一篇: 当下流行的投资得加“引号”…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02)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周其仁简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 研究范围主要包括:产权与合约、经济史、经济制度变迁理论、企业与市场组织、垄断、管制与管制改革等等。自 1996年以来,相继开设了有关经济组织和经济制度、发展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等课程。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