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享用的产品与服务,能只限本市户籍人口供应吗

2017-02-08 16:01:21
分类:未分类

——对京津沪网约车管理公开征求意见稿提一个问题


网约车争议再起。话说北京天津上海等城市发布网约车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一时舆论哗然,意见四起。公共治理涉及不同方利益,看法不一很正常。既然公开征求意见,摆明还在寻求平衡点,有话好好说是权利,也是机会。

几次参加网约车研讨,个人说过的意见没变化,不再复述。此番新争议中,上述几城拟出台办法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规定要从事网约车服务,非本市户籍不可。一时间,“京人京车”之类的字样,刷屏不止。

容我对“非本市户籍人口不可”的规定,提一个这几天在脑子里怎么也挥之不去的问题,“如果一个城市要享用的全部产品与服务,限定只能由本市户籍人口提供,那么这个城市将会怎样?”

譬如,京人食用的菜蔬、粮食、瓜果、还有水,如果限定只能由北京户籍人口才有资格生产、加工、运输、销售,京城将会怎样?

津门的音乐戏剧,如果限定只有天津本市户籍人士才能演出,会不会还有近年颇有看头的文化市场之红火?

浦江两岸的摩天楼群,如果限定非本市户籍人口不得染指建材生产运输、建筑施工和楼宇管理,大上海的天际线将会是什么模样?

是的,读者不难把这张“如果”的问题单子,不断加长。或许哪位调皮的朋友还会问到,“如果限定非本市户籍人口才能担任市长书记,那我们的城市将会怎样?”

也许急急忙忙草拟网约车新政的交通局官员,根本来不及想想以上这些常识级别的“如果”。他们如果得空一想,在落笔“只限本市户籍”之际,会不会多一点犹豫?他们会不会像深圳、杭州、重庆的网约车新规看齐,至少宽大为怀到只限“本市常住人口”?而我对后者要提的问题,是本市消费的其他产品和服务从吃喝拉撒睡直到城市公共事务决策领导,也并没有规定只限本市常住人口才能供给,为什么偏偏开个网约车,就要多上这么一条特别关照?



答案十有八九是“网约车特殊”。参与管制题材讨论多年,“特殊论”耳熟能详——电信产业特殊、战略行业特殊、医疗特殊、快递特殊、农地特殊、大城市特殊——没错,世间万事万物当然都特殊,不过在各个特殊当中,总含有抽象的一般性和共同性。

希望这几个城市出租车管理当局能够回答:网约车究竟特殊在什么地方,才真的需要规定“本市户籍人口”才够格担当?

上一篇: 科技创新就要“高浓度、高密度”…下一篇: 网约车地方立法应多一些城市意见…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周其仁简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 研究范围主要包括:产权与合约、经济史、经济制度变迁理论、企业与市场组织、垄断、管制与管制改革等等。自 1996年以来,相继开设了有关经济组织和经济制度、发展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等课程。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