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成熟老男人怎么被骗的?(3)

2017-10-04 21:40:12
分类:未分类

写在前面:写了一段,回家就被太太骂了,这破事,还光彩?确实40多岁,有丰富人生阅历,也不是什么书呆子,被一个20多岁女人骗了,确实不是什么光彩事。本来也想听太太的不再写了。但是说起来,这件事,对我真是有较大伤害,不是被骗了钱,其实真没有骗我多少钱,而是这个过程受到的伤害。苏享茂自杀我也真理解那种受伤害的感觉。

我知道,如果不是我自己创业,如果我不是娟子去世了,我是单身,如果不是我是一个性格很坚韧的人,骗子的目的一定能达到的。所以我还是想把这些写出来,给更多人一个警示,尤其是给我们IT、通信业的中年男人。因为前两年最后一个联系我,沟通这个骗子事的,还是我们通信业的一个男人,最顶级的那个企业。

向太太道个歉,我要是女人,我也不喜欢老公扯这些。

娟子去世,我是没有想过在独身一辈子,那个时候,悲伤笼罩了我,也不可能去追别的女人。不过我还是觉得赶快找一个人,因为8岁的儿子,平时特别粘妈妈,这个时候他从不提妈妈,也不哭,看不出难过,我有点怀疑他要自闭。需要妈妈一样的人来爱他,这是我当时强烈的感觉。

真要找一个人,非常难,我一个中年男人带个孩子,而且性格、生活习惯、还有财产,几家的关系,是不是爱孩子,一堆事。当然也不是没有愿意嫁给我的人,不过一个年龄和我相当的女人,关系稍近一些,我就有点警觉,考虑的事也复杂了。

那时为了娟子和时尚要打官司,很多人支持我,我也开了QQ,很多人加我,我那时一个人很孤独,QQ聊天,也打发了我很多时间。

就有一个女孩加了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说起她在上大学,问学什么,她说是法律,我问是不是政法大学,她给了我一个笑脸,这我自然以为她是政法大学了。

又有一次聊天,她跟我说起生活经历,她生下来104天,亲生母亲就自杀了,她是和继母一起生活,前两年父亲也去世了,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就是一个妹妹。这个感觉,让才失去爱妻的我,一下子增加了很多同情之心。比起一般人,似乎两个关系更近了。

这样一段交流,她是那种大大咧咧,什么话都说的人,说自己嗅事,同学关系,哪个同学喜欢在外面乱找男人,那个同学什么性格。后来,留了电话号码,晚上常常通一下电话,说实话,在那段我很孤独的日子,她也真帮助我渡过艰难的时光。娟子才去世,我经常会晚上在家里痛哭,她的电话,让我很多时候在悲伤中缓过来,不再那么苦。

聊得太熟了,突然有一天,她跟我说,我可以嫁给你。我听了,呵呵的笑,说好呀,你跟你妈说去。因为我相信没有一个父母会愿意自己上大学的女儿,嫁一个带个孩子的中年男人。即使是继母。

后来,她又跟我聊时,我问她,她妈同意吗?她说,不同意。我说,本来嘛。

她还跟我提起来,有一天她是在机场送人,碰到了我,一下子就有很好的印象。我虽然将信将疑,但我真是去外地讲课,去过机场。那段时间,因为娟子,我也成了名人,有一次拍一个出国的标准照,还有一个老太太,看了照片说,这不是娟子的老公吗?我说是我,她不信。她看我照片认出是娟子老公,当面看这个矮小的男人,她怎么看也不像。

虽然我不太信她在机场见到我,就喜欢上我,但是,还是让我有点虚荣心的满足。在生活中,这个女孩和一般聊聊天的相比,真是在我生活中印记越来越深。

此后,又有一次,她又说要嫁给我,我又让她去和她妈说。

第二天,她来跟我说,她妈同意了。我不信,她说,她中学时有一个男朋友,她妈拆散了她们。结果她半年没有和她妈说过话,这次她跪在她妈面前求她妈,她妈就同意了。

这样想情理中似乎也说得过去,一个继母,孩子本来就不好管,中学时这一出,已经看出姑娘很倔。现在跟我这事,虽然继母不太同意,但亲生父亲死了,这是姑娘自己愿意的。我呢虽然年纪大些,也带个孩子,不过在北京,似乎还有点事业,那时因为娟子,名气不小,很多人认为我是那种好男人的代表。这样想,继母看女孩坚持,自己就不勉强了,还是有道理的。

她告诉我,她妈说了,如果真的想嫁给我,也行,那得提点条件;1,要象项立刚一样爱娟子。2,要把康康当成自己的孩子。3,要孝敬娟子的父母。4要踏踏实实做人,不能招摇过市。5,要好好对待项立刚的父母。

说实话,这几点要求一下子把我击倒了,这都是我想要的感觉,想想这个家庭的家风、家教。这样的人一定是那种非常好的人。

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找一个比我小十几岁的女孩,不过到了这个程度,我一下子觉得关系拉近了,至少,我把她认真当作一个考虑的对象。

到这个时候,我们没有见过面,没有一分钱经常往来。有一次我给她打电话,发现她的电话因为欠费停机了,我就给她充了50元电话费。

不久,她妈就给我发了短信,说你给她充了电话费,这不行,我们家不是允许孩子拿别人钱的,要让她把话费退给我。

她告诉我的名字是伊念,我在网上一搜名字,有《知音》杂志的记者的博客,说这个和他们一起参加救援白血病孩子的大学生,在今天,很多大学生都自私、不懂事的情况下,这样的大学生是青年的表率。又搜到十大知名律师的博客,也是说这小姑娘怎么有爱心,和今天的年轻人不同,说她非常懂事。这当然加深了我对她的好感。

那个时候,是兴博客的,她的博客文字很不错,远比一般大学生文笔好,文章中充满了一种淡淡的愁绪。

一个生活经历悲惨、家教极好、富有爱心、还挺有才气、性格挺可爱的女孩,愿意嫁给我。虽然我知道,这事要真成现实,还很远,但是,我总不应该将其拒之门外吧?

直到这个时候,我们没有见过面,我们的经济往来是50元电话费。

其实我也知道,这个网络上,也是有很多骗子的,我也不可能随意轻信别人,不过我想,如果要骗,无非是钱,我这样一个人,除了钱有什么好骗的。而她最重要的是,和我基本没有经济往来,也没有透露过要钱,要东西。

在聊天过程中,她告诉我,她继母有一个世交的儿子,在北京做律师,叫HJ,比她大不少,家里有意思让他们在一起,他们也经常一起玩,她以前和他也玩得挺好。HJ买房子,还找她家借了钱,她在学校里宿舍里吵,自己也到HJ家去住。有一天,HJ喝了酒,夜里想和她发生性关系,她才感觉事情不太对,自己并不爱这个男人,虽然把他当成老哥,但是不是她想要的那个男人。所以激烈反抗,然后搬回了学校。现在HJ还在不断找她,求她,想和她在一起。

对于一个女孩子,生活中有这么一段,似乎也不是什么不正常的吧?我也把这些当成一个故事听。

到这个时候,我们还是没有见过面。

她的事很多,很忙,要考研究生,虽然觉得考不上,但是,想试试,既然试,就要努力备考。

约了那年的12月28日见面,因为研究生考试26日结束。

12月27日,她给我信息,要去找HJ。问她为什么,她说家里有一个亲戚得了重病,要做手术,家里一时凑不齐3万元钱,让她去找HJ借3万元钱。

这个时候,一个大难题摆在我面前。HJ追她,她拒而不见,这时她不得不为了3万元去找他。我和她现在关系挺微妙,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似乎有那个意思,而且我也不缺3万元钱。

情理之中,我得借给我她3万元,让她别找HJ。一个正常的情况,我是应该这么做的。

问题是,直到这时,我没有见过她。另外,我也知道网上有骗子,我们这个事,一直持续交往了半年多,从来没有提过钱,但是,就在我们要见面时,钱终于还是出来了。

这个时候,我不好把她想成骗子,但是事情很蹊跷。

不过如果这时,我就认为她是骗子,面都没有见过,如果误解了别人,难道不也是我太敏感?

这是一个大难题。

我告诉她,别去找HJ了,这钱我借给你。我让公司会计给你打钱。其实我并没有打钱,我想第二天就见面了,见了面,确认了没有问题,马上转3万元钱给她,并不会耽误治病。如果见不了面,我也不能相信她,这钱也不可能给她。

第二天,是我们见面的日子。按照我的设想,她过来,我们找个咖啡厅、茶馆,见面聊一聊,或者找个地方吃点饭。也就是这样,慢慢从网络,走到现实中。

但是白天,她一直没有过来,联系她,说有事。一直到晚上6点钟,给我短信,让我去外国专家公寓(一家4星级酒店)517房间。

我一看,这太不对了,一个女学生,第一次见面,约我去一个酒店的房间。这根本不是正常的情况嘛。

这个时候,我已经有巨大怀疑,这不对。但是我真是忍不住好奇心,这么长时间,一直陪我聊天,跟我交流,也真是帮助减少了很多悲伤的女孩,真是一个骗子?我真是忍不住想见她一面,要确认一下是什么情况。

不过我还是觉得太有问题了,我设想的场景是,我一敲门,就有几个人把我拖进去,然后威逼我要钱。

虽然这样想我还是打了一个车,去外国专家公寓,在路上,我编了一条短信,说我在外国专家公寓517房间被绑架了,赶快报警,把这个短信填上了我同事的电话号码。我设想如果一看情况不对,我马上发这短信,让同事报警。

我一敲门,门开了,一个普通的,以我的眼光长得有点不太好看的女孩子开了门,我警惕的看了房间的其它角落,没有一个外人。

她告诉我为什么约我在酒店,这个房间是她舅妈订的,她舅妈临时有事,去了张家口,这房间也没法退,她正好过来看舅妈,舅妈说她回学校晚了,也不方便,就在这住一夜算了。才把家里这些人送走,就约我过来。这样我的疑虑显得很可笑了。

我们坐下来。她第一件事说,你不是给我打了3万元钱吗?虽然没有收到,可能是在路上,我们家已经筹到钱了。我们先把这3万元钱还你吧。马上拿了3万元现金,放在我的面前。

这个时候看着这女孩,我觉得我真他妈是混账。人家根本没有想骗你的钱,你把人家想成骗子,还编那样短信,骗子还会先把钱给你?

这个时候,我原来很多的小心和怀疑,被完全打消了。

这是故事刚刚开始,这事其实是如果我真的打了3万元给她,可能我再也见不到她了,这个故事,就以我被骗3万元最后结束。但是因为我的小心和判断力,我没有打这3万元,这个靠聊天就骗到钱的骗术并没有得逞。她要玩一票更大的。

这个故事最后的结果,我以后有时间再讲吧。

交待完钱的事,我们就坐下来聊天,她穿着素花的睡衣,非常家常而朴素的那种,完全是一个普通家庭里女大学生的感觉。

那天晚上她说的主要一个话题,是她去年春节出去,掉到粪坑里了,差点没有被淹死,说到好玩处,她呵呵大笑。渐渐两个人没有了陌生和初见的尴尬,我也不再小心。放松了很多。

她盘腿坐在椅子上,我坐另一个沙发。

聊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已经晚上9点多,问她是不是没有吃饭,她说是。我也没有吃饭。就提议出去吃饭。

我穿了衣服出去,在门外等她。一会她换了衣服出来。她的外衣是一件有点厚重灯芯绒大衣,棕色,样式很土。

我们并肩走着,路上很少说话。北京的冬天,风很大,走出路口,一阵狂风过来,吹得人有点站不住,她靠近了我,躲在我的身后,拉住了我一只胳臂。我还是把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为她挡住风,慢慢地往前走。

在附近找了一家小店。我让她点菜,她只点了两个菜,似乎价格是71元,我们要了两碗饭。饭菜都很一般,吃得也很索然。不过聊天的气氛却还轻松。

吃这个饭我还是有点小心思的,一个骗子,是不会在乎钱的,吃饭自然是要花我的钱,很容易就会点那些贵的菜,就是不是骗子,第一次吃饭,点菜的态度也可以看出是不是过日子的人。她点的菜,也让我印象又好一点。

吃罢饭回来,还是回房间闲聊,一直聊到快12点钟。我看时间不太早了,就说,不早了,今天我回去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再约了见面。她说好。

我站起来,收拾我的包,穿外衣。她看着我说,告个别,抱抱吧。

我张开双臂,抱住她。

开始还是象征性的,很有一段时间,我都没有抱过一个陌生的女人。这两年对于女人的身体真是很陌生了,最初抱的感觉真有点尴尬,也很僵硬。

她紧紧地搂住我的腰,把身体贴在我的身上,让我感觉她的身体每一个部位,尤其是胸部的起伏。在薄薄的衬衣下,湿热慢慢地透出来,撩动着我。

这种久违的感觉,也让我们有点不能自持,两个人倒在了床上。她开始脱掉自己的衣服,这时我猛然觉得这样不行,没有任何防护,要出问题。

她感觉到我想放开她起身,似乎不经意地喃喃说了一句:我才来例假。

(此处省略)

和我对这种事已经有点陌生了相比,她没有任何羞涩感,完全不是一个很少经历这事的小姑娘的感觉,非常熟练,懂得迎合。这我明显知道不是第一次,很有经验了。又想,现在几个大学生是处女,想那些干什么?

第二天,告别了她出来,去上班的路上,心里一直不开心,觉着这事,做得太出格,心里堵得厉害。

我这个时候,还没有太从丧妻之痛中恢复过来,想找一个人,是真的想找一个人,而不是什么一夜情。我设想的情况,是认识、了解、慢慢沟通和认同,要到上床这一步,是需要很长时间,我已经很能接受了。

以我老派的思维,床都上了,一定是要对她负责的,而且还是一个上着大学的姑娘。关键是对她负责,她真的是能接受孩子,对孩子好,能好好和我过日子,性格上能吻合?如果不是,又上了床,这不是很麻烦?

这样的一个结果完全不是我准备的,往后怎么应对,自己都不知道。越想越不对劲。当然这个时候,我不怀疑她欺骗我什么了,我只是觉得这种进展,如果相处不好,可能会很麻烦,而一个这么年轻的姑娘,我儿子能不能接受是头等大问题。

还有,她长得也不行,不过这个,我很快安慰自己,我这个情况,人家能看上你就不错了,长得如何,就别挑别人了。

说起来,在婚姻这件事,我这种身高不到160,起点也低的人,从来就没有过自信,一直都是受打击。我找到娟子,相信这是上帝的眷顾,所以对于娟子一直是心存感激的,这也是我一直对娟子很好的原因。

经历过娟子去世,我又要面对这个问题,其实我根本不是游刃有余的感觉,而是很怕。如果是一个年龄相当,比较了解的女性还算了,现在是这样一个女孩,开始就有这情况,心里的感觉真是觉得不对。

那段时间,正好我父母还在我这里,我就把她叫到我们家吃个饭。第二天晚上她过来,和我父亲还聊得挺欢。见了我儿子,高兴地拉我儿子玩,让他不要叫姐姐,得叫阿姨。

问我儿子喜欢什么,阿姨第一次没有带礼物,喜欢什么就说。儿子说喜欢老鼠。她马上说,我送你一个。

我以为这是说笑,孩子这话,也不必当真,第二天,她真的满世界去找老鼠,结果在一个花鸟市场,买了一只小仓鼠。拿回家时,一拿出笼子,这仓鼠就跑了,她带了儿子满屋子追,抓住了小仓鼠,这小家伙一口咬住她的手,把手咬了一个洞。鲜血流了一地。

我只好带她去医院包扎,又带她去防疫站打破伤风针,一边拖着儿子,一边拉着她。经历了这些,我们关系似乎又近了很多,看起来,她对我儿子还不错。虽然我知道,父母其实未必赞同我找一个这样的女孩,但是父母不说什么,好在她和我父母相处的还不错。

那一年春节前,她在我家住了二十多天,晚上还陪我儿子睡觉,大家相处的挺好。那年春节,我父母回了老家,我先买了回家的票,她买到的票是晚一天的,我就直接走了,把家里钥匙留给她。没有对她有任何有什么不放心。

这样开始后,似乎很正常的生活,她对儿子不错,和我父母也聊得来,对我也还挺好的,我早晨去上班,她都追上来,在我屁股上轻轻拍一巴掌。家里有阿姨打理生活,这些也不需要她做,看不出她会不会做饭之类,因为都是到点有饭吃,我也没有觉得应该给她钱,她也没有找我要过一分钱,一件礼物。

说个实话,我现在回头想想,当初,我其实还并没有从悲伤中缓过来,我其实已经忘记了怎么对一个女人好,去爱一个、宠一个女人,对于她在最初的日子里,其实还是挺冷淡的,在我们家,我更希望她能和儿子一起玩,一起建立起感情,因为那时家里有阿姨,我父母,我也很少单独和她在一起。

事情就是这样开始了,而且她是已经深深走入我的生活。虽然,那时我还不太习惯和另一个女人开始一段生活,也真不是太像恋爱一样宠她,不过我还是想要对她负责。甚至我觉得,也许时间渐渐推移,我能重新唤起爱的感觉。

到这个时候,我绝不相信她是来骗我的。不时我会谴责自己,这样在悲伤感觉中,对她不冷不热是不是不太好,应该要对她好一点。

对了,这个过程中,我也见了她的妹妹,一见面就一口一个姐夫,亲热的不行,临告别还抱着我亲了一口才离开。说实话,这些都不是我习惯的处世方事,但是想,也许我年龄大了,不太习惯年轻女孩的方式。其实到了今天,回头一起,这个世界上,一切的不合常理,背后总是有妖孽。

那个春节,我回了老家,自然也会和她聊天。突然有一天,她告诉我,她怀孕了。

听了这个,我大吃一惊,和她一起时,她说是才来例假,这是安全期,后面基本没有发生过,这就怀孕了?

不过,这事我也不敢肯定不会,毕竟女人那点事,我们也未必都搞得清楚。

先是问她,要不要去她们家?她说不需要,再问她打算怎么办?她说要做掉。

这在当时,只能是正常不过的选择了,她还在上学,不可能要孩子。对于我,是不是肯定和她一起,现在也不敢肯定,就是决心和她一起,现在就结婚生子,这也是完全不对吧?我完全没有那种心情。

她说要去当地的一个医院做手术,我也只能不安地等待着。

告诉我做流产手术的那天,我给她妹妹短信,说她姐姐要做手术,让她多照顾一下姐姐。结果她妹妹很莫名其妙的问,做什么手术?

我想,是不是她不好意思,连妹妹也没有告诉?就不再多说。

那天到了晚上,她突然告诉我,她是宫外孕,大出血。听了这话,我真是手脚冰凉,不知道要怎么办。

后来,我才回味过来,这么大的事,她都是宫外孕,还大出血,我应该马上汇一笔钱给她,这才是我应该做的。只是那时我真是有点吓傻了,只是操心这怎么办?就是没有想起来马上主动打钱给她。

她在最初的时间,还真是从来没有找我要过一次钱,尤其是文字的,可以留下证据的,更是没有。她的专业是法学专业,毕业论文题目是《论犯罪动机对量刑的影响》。不留下要钱的证据,这是她的专业之处。

我只一味问她,要不要我去她老家河南驻马店,她一次次拒绝了,说自己住院就行。

非常有意思的是,这个过程中,一个加了我很久的另一个女孩,也开始和我聊得较多,然后说自己要医院里碰到了一个昔日的同学伊念,说伊念怎么出众,同学都喜欢她。

那段时间,她每天跟我描述住院的生活,打针了、发脾气了,让妹妹带了小熊到病房了,碰到同学了。怎么在医院想念我了。

这个情景里,我自然不会怀疑她所谓怀孕、手术、宫外孕都是假的,也不会怀疑她和那个同学都是一个人。

这一段是这次行动的第二轮吧,她已经打入我的生活,面对她意外宫外孕这件事,我本来应该打上一大笔钱给她,也许我就再也见不到她。其实这个时候,我没有她的真名,也不知道她的学校和家庭在什么地方。如果不联系我,我是没法找到她的。只是那个时候,我处在一种混乱的感觉中,根本没有主动的表示给她打钱。这一次又意外的没有达到目的。

做了这么多的投入,竟然毫无结果。有一次通电话时,她突然说,你这个老滑头。当时我很奇怪,怎么突然来了这一句。后来过了很久,我才悟过来。这事让她付出了很多,设计了很多,到现在一直无所得,怎么能不认为我滑头?

到这时,远不是结尾,中期都没有进入,陷到这么深,也许是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吧?

过完春节,她回来看我。问她身体情况,她说没事,看到一切如旧,没有一点问题。我当时也真搞不清宫外孕需要多久的恢复期,是不是需要进行调养。看到挺好,没有一点问题,只是自己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放心了很多。

她见了我说,虽然她和我恋爱,但是她毕竟大学还没有毕业,住在我家,不象样,这会让人说。所以她自己到外面租了房子。

不过去付房租时,银行卡消了磁,所以她只好去找HJ去借了15000元钱付了房租,让我帮助先把这钱给还了,以后再还我。听她这么说,我二话不说,给HJ打了15000元钱。

这笔钱是她在我这手里拿到最大的一笔钱了。

然后她跟我说。现在她已经和我在一起了,和HJ也不会有什么关系,HJ也死了心。其实她还挺对不起HJ的,人家对她一心一意,花了不少钱,用了很多心。结果她把人家抛弃了。跟我商量,要不,请HJ吃个饭吧。

这事我也不反对。就订了个地方。她吃饭前叮嘱我,就是聊点平常的事,不要谈感情。我想,谈感情也没什么可谈的呀。

一个周末,她约了HJ来吃饭,我终于见到这个她口中一直追她痴情的小伙子。一个挺朴实的小伙子,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律师。聊聊他的业务,法律问题,聊得还挺欢。

HJ对我,印象也是很好,没有一点点敌意或是醋意,本来觉得会不会这餐饭会有点点紧张,结果大家聊得挺欢,都很放松。还约了要多联系,我和HJ还互留了电话号码。

这样看下去,虽然两人年龄有较大差异,除此之外,一切都还是正常恋爱的状态,她偶尔来看看我,我也是正常的生活,照顾孩子,做自己的企业。以前的一些疑虑似乎也风吹云散了。

到了这个时候,我要是觉得自己被骗了,那就是精神病了。各位看官,也看不出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

一度我还以为我进入了一个正常的恋爱的状态,虽然那时我还是对她不算太好,但是从心里还是认了她,以至我和一些朋友聊起来,对她都是称赞有加。我还带她见了我最好的朋友,一起吃饭,也算一种正式的认可吧。

似乎一切都是自然的普通人生活状态,慢慢地适应,正常的过日子。

当然,现在想起来,其实也有些不太正常的地方,翻她的博客,她写的很多,她似乎认识很多人,包括一些中年男人,她用非常有感情的语调写一个帮助过她的赵总,语气里有非常深的感情,让我看了,心中颇有些醋意。

她用着两个手机,这在当时上学的孩子中并不多。最奇怪的是,她夜里不爱睡觉。那时来我家。我儿子快睡时,总想有个人陪他,陪到他睡着。我让她带儿子睡家里大床。我是自己睡儿子的房间。不止一次半夜里发现她起床,坐在窗前,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在夜里,一个女孩,黑暗中独坐地窗前,第一次见了,吓我一跳,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什么,只是默默回床上去睡觉。

那年清明,我正好到外地讲课,我要带了康康去西安给娟子扫墓,就和她商量,让她把康康送到西安。她也同意了。

我讲完课,飞到西安,她也带了康康到了西安站,我和娟子的弟弟去接了他们去姥爷家,下午带了他们去山上给娟子扫墓。

这是娟子去世第一年,我还没有从悲痛中缓过来,在坟前又是大哭一场。完了,要往回走时,我想让她跟娟子说几句话。

她走到娟子的墓前说:娟子姐,你在世是个好人,去世了也不会是个恶鬼。我会和项老师一起好好带好康康。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咯登一下,去世了也不会是恶鬼。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会冒出这么一句?当时还是想,她可能是年轻不太会说话,说得不好。后来我才明白,她是怕娟子来找她。

晚上姥爷带我们去西安饭庄吃饭,她一直表现得对我、对康康都很好。我想姥爷也不是太喜欢我找一个这样的女孩,不过老人是不会直说的,他不会直接管我找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次西安之行,我还发现了一个大问题,我拿她的身份证去买票,发现她的身份证名字不是伊念,她的名字叫**鸽。很疑惑,怎么会是这个名字?她向我解释,她妈妈叫伊爱兰,生下她104天,就自杀了。她的姥姥一直想她跟自己的母亲姓,给她起了个名字,伊念,也就是怀念妈妈的意思。**鸽这是父亲起的名字,她其实非常不喜欢这个名字,很难听。她是要把名字改成伊念的,所以她告诉同学、朋友都是伊念,大家也叫她伊念。她很快就要去改名字的。

此后她还真写过改名字的申请。我想想,这也有点道理,不喜欢,也想改名。我们这些一般人,开始没报那个真实的名,这个名字,也就是学校、工作核实身份重要,平时我们交往,谁管你叫什么?叫小名的不是也很多。

用她这个**鸽我还在网上搜过,一搜,发现河南也有一个同名同姓的,在河南师大新联学院上学。又想,重名的情况中国很正常,尤其是在某一个地方,某一个姓较多的情况,叫同一名字很多的。我自己这个名字,也是较为生僻了,中国还有42个。所以我也没有太当回事。

不过,有一点我心里不是太舒服,她拿了两个手机,经常一聊就是半个小时,交往的人不少,发现其中有一些北京的中年男人,她也不避讳这点,说自己以前在一个茶馆打工,认识不少客人,有些人特别喜欢她,还给她帮过忙。

慢慢的梳理,我就知道了,这些人中间,联系比较多的有一个叫何F的,是一个书商,我在网上查过,做了不少的书,生意也做得不错。还有一个是做海鲜生意的,再有一个叫赵QX,是一个通信公司的技术总监。这个公司我是知道的,我还和他们老板做过对话。

我发现伊念,常常去赵QX的博客,这个赵博客上专门有一个解释,意思是一生谨慎、实在,到了中年,一时头脑发昏,做了后悔一生的事。我问伊念,她告诉我,这个赵总也是河南人,以前她家里有事,他曾经帮过大忙。她也还挺感谢他的,所以她常去看赵QX的博客。

我觉得这个孩子怎么这么复杂?不过又想,不同的人家世不一样,她也正是接触社会早,从小没有母爱,现在父亲也不在了,才让她不得不面对社会,出去打工,这些也算正常吧。

这段时间,我还没有太从悲伤中解脱出来,和她在一起,其实我希望她能和儿子多相处,建立起感情。我自己还是有很多时间沉在悲伤中。

一直到有一次,韩国信息部研究院要去请我去讲课,我去了韩国。

娟子去世,我要出差,经常是我很难受的时候,曾经有一次我去外地讲课,在机场飞机晚点,我枯坐在机场,孤独象潮水一般一阵阵地袭来,撕扯着、包裹着我,一股股痛彻心扉的痛,把我深深地埋在其中。

我打开手机,通讯录里有很多人,但是似乎没有一个是我可以通电话,把我从这些孤独中拉出来的对象。我拨通了一个姑娘的电话,这个姑娘是我们行业内的记者,入行时,我给了她不少帮助,她对印象极好,在博客的链接中,关于我的介绍是最喜欢的老师。娟子去世后,她也来家里看过我。

她接了我的电话,告诉我正在陪家里人吃饭,不方便接电话,匆匆挂了电话。我拿着手机,一时不知道要做什么,那种孤独的悲伤,一直像小虫子一样咬着我。

这次去韩国,也是出差,也是一个人孤独的在路上,不过,一想家里,伊念在家里帮我照顾孩子,生活中不再是完全无助的孤独,我要是难过了,就可以给她打电话,不怕被她挂了。这种感觉一下子觉得心里踏实了很多,那种无助的孤独也少了很多。

突然想,我是不是对她太不好了?这么些时间,从没有给我她买过礼物,也没有给过她钱,平时对她也不是太好,毕竟她比你小差不多20岁。我是只顾了自己悲伤,自己感觉,真是没有想人家小姑娘怎么想。想到这里,赶快去免税店买了一个包,给她打了电话。

她后来一直说,就是这次去韩国,我一下子对她好了很多,这才开始有点恋爱的感觉。

如果这样下去,我都以为这就是一个普通人恋爱的故事,妻子去世,慢慢地找到新的生活。我也想,渐渐也许我也能对她产生感情,也会好好待她。看到这里,我怀疑大家会和我一样慢慢地接受她了。

此后大约20多天的一个中午,我正在外面和合作方吃饭,突然收到她的短信。内容是大骂我的,诉说怎么感情付出,我负了她,看得我莫名其妙。给她电话,她在电话里哭,边哭边骂我。

我草草吃完了饭,赶快和合作伙伴告辞了,回到家里。

回家依然是在家里哭骂,问了半天,是我把手机落在家中,她拿了我手机细细查过。这段时间因为娟子去世,有不少人支持我,我都有联系,这其中也有些女性的朋友,当然也有几个对我有点意思的,平时的短信表达也较亲热。这些都被她看了。

其实,那时我绝大部分时间,人都是很难过的,虽然也想过再找一个人,但是自己主动去追别人,这个感觉远远没有,根本没有办法调整到那个层面。对大部分年龄相当的人,我都是心存警惕的,对于能不能接受孩子,性格上能不能接受,很有压力。这些联系的女性朋友,包括有人有些这方面意思的,进展都不大,甚至基本没有见过面,就更别说有什么其它了。

再说,这些人,其实也都有一定文化水平,家世很多不错的,人家也很矜持,虽然有点这方面的想法,也没有一个人真的跟我走到太近的程度。

我回来才知道,她是把我些给我短信的女性朋友,一看是女的名字,又有短信联系,一个个打电话过去,把对方给骂了。说她是我女朋友,她们是勾引我。

我的那些朋友们凭白挨了骂,有的气愤的,在电话里和她对骂,因为她们根本和我没什么多大关系,她凭什么这样来骂?也有的软的,赶快道歉,说再也不和我联系了。

我怀疑这些人,都在背后骂我,我这弄得是什么事?怎么弄出这么一个人?让她们凭白受这侮辱?

我那个时候,顾得不得那些朋友们了,以为她是个年轻的孩子,把感情的看得重,不愿意我和别人有交往,全力哄着她,让她不要哭闹了。

终于把她哄好,总算吃了晚饭,她也跟我吃了饭,好像这场风波总算过去了,我也想以后少和别人联系,好好的守着她,别有这些事了。

到了夜里12点多,我已经睡了。睡梦中,她拉门进来,开始推搡我,又开始大哭起来,我看着她,不知所以,不是已经哄好了吗?不行,她又是哭闹了一夜,反复的还是那些事,说对我多有感情,投入多深,我还有外遇,有一堆女人。怎么劝也不行。

一直闹到凌晨5点多钟,她才闹累了,自己睡了,我也没法再睡觉。早晨去上班,一路上,人都是飘的。

上了一天班回家,听阿姨说,白天她在家里睡了一天。我们吃了晚饭,我正常的工作一会,晚上11点睡觉,刚睡下,她又一拉门进来,又是开始哭闹,这样折腾了近两个小时,我已经累得不行,迷迷糊糊地半睡了。

半醒半睡之中,听到她在打电话,似乎是和一个男人约了,去一个酒店的房间里。我一下子惊醒了,拉住她,不让她走,她又是大哭大闹。这样又闹到凌晨5点多钟。

此后一周多,基本每天都是这样,她白天在家里睡觉,夜里跟我哭闹,找各种各样的理由,甚至突然昏倒。我是一周的时间基本没怎么睡觉,白天上班也没心思工作,晚上回到家里,她总会各种各样花样翻新的哭闹,总会有各种理由。我自己完全处在一种苦不堪言的状态里。

有一天,闹得厉害了,我问她怎么才能结束?她不经意的开口,赔我70万元钱。

这70万是有来历的,为了娟子我和时尚要打官司,最后和解,时尚就是要赔我70万元。不过因为我知道这钱一定会有人说我就是为了钱,我是决心不碰这钱。钱并没打到我的帐户上,而是要寻找捐赠对象,钱是要捐给希望工程的。后来,我们在陕西省紫阳县洄水镇建了一所以娟子名字命名的原晓娟希望小学。

不过时尚确实是要赔这70万元钱。

她知道我可能会有这70万元。

这些钱,我并没有碰。而且我们之间,我做错了什么,要给她70万元,这我是不可能接受的。

现在想,第一步,她是借HJ的事,认为我会借钱给她,这样她就可以拿钱消失了,那个时候,我是面也没见过。第二步,她说宫外孕,认为我应该打钱给她,这样虽然见过,其实我并不知道她的真名和学校。但是她的目的没达到。最终她决定更深的投入,找到我的破绽。闹到我无心工作和生活,最后愿意给她钱来了断,这是她的一次新尝试。



上一篇: 一个成熟老男人怎么被骗的?(3)…下一篇: 苹果应该为专利上的傲慢付出代价…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6)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项立刚简介:
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长期观察、研究中国it业和通信业,对于电信业的发展、电信管制政策、电信业的发展趋势、sp产业的发展策略、3g技术和业务都有深入研究。熟悉通信业的组织结构、运作模式,了解通信技术发展历程,对通信业新技术有全面了解。经常对通信业热点问题有独到见解,首先提出了移动信息网理论,是我国第五媒体最早理论联系实践的研究者,被多家杂志和网站聘为专栏作家。任多个网站和增值业务提供商战略顾问。2007年创办中国通信业专业门户cctime飞象网,现任cctime飞象网ceo。北京邮电大学世纪学院兼职教授。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