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启动

2012-11-09 07:40:02
分类:未分类

十八大报告中提出,根据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实际,要在十六大、十七大确立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基础上努力实现新的要求: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取得重大进展,在发展平衡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明显增强的基础上,到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这是党的历史上首次提出城乡居民收入翻一番的目标,被视为中国版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因而备受关注。

众所周知,改革开放以来,中央就国民经济的发展曾经提出了一系列的宏伟目标。早在1984325日,邓小平通知在会见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时,开始提出中国要建设小康社会,提出要在上世纪末,国民生产总值翻两番,人均达到八百美元的计划。小平同志的这个设想,后来被具体化为众所周知的中国现代化建设的“三步走”:第一步从1981年到1990年国民生产总值翻一番,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第二步从1991年到20世纪末,国民生产总值再翻一番,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第三步到21世纪中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民生活比较富裕,基本实现现代化。在党的十四大报告中又进一步提出,到20世纪末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两番,这个目标,事实上提前了五年,在1995年就已经完全实现。

在国民生产总值提前翻两番的基础上,党的十五大将第三步目标进一步具体,到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一番,中共十六大又提出,国民生产总值到2020年力争比2000年翻两番;十七大再次基础上,提出了“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到2020年比2000年翻两番的计划目标,但并没有提出国民收入增长的具体指标。

因此,这次党的十八大报告,在重申国民生产总值比2010年翻一番的同时,实现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的倍增计划,无疑是一个里程碑意义的事件。中国版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其内涵绝非简单的居民收入提高所能涵盖。十八大报告在提及国民收入倍增目标的时候,特别提到,国民收入的倍增,建立在“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取得重大进展,在发展平衡性、协调性、可持续性明显增强的基础上”。也就是说,不同于以前国民经济的发展目标,更不同于历史上比较有名的日本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中国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增长指标,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居民收入翻番的计划,而是“以科学发展为主题,以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实现国民经济持续、平衡、稳定、协调发展的综合计划。正确的理解“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笔者认为,应该从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和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的角度来对此加以诠释和解读:

其一,实现国内生产总值翻两番,不是简单的数字的增长,而是发展方式的重大转变。如果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实现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保守估计,到那时,中国的GDP总量将达到美国的80%以上,这个目标的实现,只要未来经济增速保持在7%左右完全可以实现。但更值得期待的是,经济增长方式的重大转变。事实上,200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来,中央提出转变发展方式,经济增长从依靠投资和出口转变到依靠内需上来,改变中国经济增长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和不可持续的现状。就经济增长的动力而言,中国之前所走的道路基本可以概况为投资拉动型的道路,投资占GDP的比重十多年来一直维持在40%以上,这无论是当年的日本、韩国等国都未曾有过的,而投资长期维持在如此高的比重,很显然是不可持续的。同时,内需严重不足,近10年来,消费占GDP的比重一直持续下降,在2010年降至33.8%,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要转变发展方式,把推动发展的立足点转到提高质量和效益上来,提出了“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并且将至提升至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这意味着,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将努力实现从投资拉动到创新驱动的重要嬗变。

其二,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的实现,不是仅仅靠GDP总量的翻番就可以实现,而是必须建立在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和收入分配改革的基础上。十八大报告特别提出,“必须以改善需求结构、优化产业结构、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推进城镇化为重点,着力解决制约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大结构性问题。要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一战略基点,加快建立扩大消费需求长效机制”。同时,十八大报告提出,“必须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提高同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可以说,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与收入分配改革是实现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的“两翼”,缺任何一个,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将无法完成。从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而言,必须扩大内需,而要扩大内需,又必须建立在改善需求结构、产业结构、以及加快城镇化的基础上。以需求结构和产业结构而言,中国必须提升服务业在产业结构中的比重,但是,由于低收入阶层占比过大,抑制了中国服务业的发展,使得我国服务业在三产中的比重长期徘徊在40%左右,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属于最低。因此,必须通过收入分配改革和加快城镇化的步伐,改变中国的收入结构。服务业以及“利润”比较高的产业比重的提升以及城镇化步伐的加快,将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中等收入阶层的比重,从而实现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国民收入也能够达到倍增的目标。如果国民收入翻番,届时中国人均收入按照不变价格计算最乐观可达8000美元,这是一个里程碑的数字。

就此而言,中国版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绝非一个简单的数字工程,而是经济发展方式的根本性转变,是经济结构的重大调整,是收入分配的逐渐均衡和城镇化的加速以及产业结的现代化的基本实现,是中国经济和社会真正步入现代化的战略性工程。如果预期实现,则基本意味着,中国成功越过中等收入陷阱,初步迈入了中等发达国家的门槛。

 

上一篇: “投资驱动论”可以丢进历史博物…下一篇: 白酒行业应该直面公众对塑化剂的…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19)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马光远简介:
经济学博士,执业律师。致力于公共政策、资本市场和公司并购研究,关注中国的转型和法治变迁。兼任CCTV《今日观察》评论员,《中国之声》评论员。是《南方周末》、《中国经营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东方早报》等报刊的专栏作家。律师执业领域仅限于公司并购、公司控制权争夺和反垄断等非诉业务,不接受任何诉讼业务的委托。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