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2010-09-02 10:40:10
分类:其他
  作者:方舟子妻
   今天是阿民被袭击的第四天。四天来,我震惊过,欣慰过,悲哀过,狂怒过,现在我感到彻骨的荒凉,无边无际的虚无。
   也许我不该这么说,因为有那么多的中国人在支持方舟子,声援方舟子。当我把他遭遇袭击的微博上传后,看到如潮的转发和动情的留言以及亲友的短信,我感觉很温暖,为方舟子不孤而欣慰,高兴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想到这,我的眼睛潮湿了。这就是正义的力量,这就是能让我们的孩子们活得更好的力量。
   看,我很容易满足,只要你们大家支持他。无数个不眠的夜晚,无数次混乱的笔战,无数个重复了又重复的采访。方舟子所图者何?还心存疑虑的人们,我来告诉你,他只是为了这个失序的社会更健康,为了这个生他养他的国家更美好。这话听起来多么普通啊,每天你能在报纸上见到一万遍。可是这对我是多么沉重啊,这个呆子,他每天的心思都在这里,他每天都实实在在这么做啊,只要给他三顿饭吃——不,两顿半,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凝聚全部智慧和才华写出了那些文章——给他一顿觉睡,他就能一直这么运转下去。活着而能倾全力做并做好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情,这何尝不是一种令我羡慕的人生?
   事发后我曾对媒体朋友说,方舟子这次是受了轻伤,还是受了重伤,甚至被打死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袭击背后所暴露出来的极度社会腐烂。仿佛是对此话的应证,在应该集中精力讨论中国社会病在何处而使方舟子这样的“英雄人物”应运而生的时候,竟然有人说他炒作,说他苦肉计,说他报假案,甚至,当第一轮报道过去后,有些媒体为了“有料”,开始把这些网络上边边角角的说法搜罗出来,刊登,放大。本来清晰的事实开始混乱,罗生门重重复重重,再继续娱乐化下去,方舟子就白遭此劫了。
   起初,因为这样的声音在网络上微乎其微,我以为谣言止于智者,大家都不会把它当回事。我很早就看到了所谓“炒作大师”张一一的那篇“质疑方舟子炒作新书的文章”,搜出来的,当时我嗤之以鼻,世上竟有这么下作的人物,我一点都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会造出这样荒唐的完全没有根据的谣言,显得他有思想吗?谁会信他理他?后来我明白了,这才真叫炒作,而且他成功了,有记者就真把这些话写到报道里去了,有电视台还真就把这当种说法播出去了。为了多得到一种声音,连屡被证明说话不靠谱毫无信誉的人的“说法”,都能拿来就用吗?记者要对真相有洁癖,这不是平衡报道,这是传播谣言和垃圾,我不得不说,这些媒体太弱智,没脑子并且自甘下贱。好了,从今天开始,我也要被人冠以和方舟子一样的“说话刻薄,心胸狭窄”的标签了。
   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真的无可救药了吗?那些怀疑他炒作的人,在我看来是多么的可笑。那些怀疑他动机的“质疑”,在我看来是多么的荒诞。朋友对我说,要看主流。可是现在,主流不主,谣言却像模像样地在滚雪球。我体味着鲁迅所说的“艰于呼吸视听”的悲凉。为什么我感觉无处可逃?媒体蜂拥而至,凝重的探索渐渐被兴奋的爆料取代,方舟子被袭击成了娱乐消费对象。
   出事第一天,我的小宝宝哭着要去找爸爸,她柔软的小身体在我怀里愤怒地拧着,意志坚决,其实我什么都没有跟她说,她也根本不知道到哪里去找爸爸。第二天,她一整天没有吃饭,闷闷不乐……孩子,你感觉到了世界的不合理不公平吗?几天后,我的情绪变得和她一模一样。
   这次我没有失去我的阿民,但我失去了快乐的力量,失去了支持他的目标。在我第一次公开站出来为他说话的时候,我就失去了说话的欲望。他一直在和谣言、虚假和误解战斗,在他因为说真话而遭到取命的报复时,谣言、虚假和误解仍然围绕着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方舟子只能继续战斗。也许某一天他搭上了性命,搭上了全家,但是无边的黑暗,他能击退几分?是的,我看到的,只有无边无际的虚无。
   当一颗心不再相信另一颗心,你如何让他握紧你的手,让你的图腾烙在他的手上?
    
上一篇: 心中有道义,脑中有科学…下一篇: 小龙虾恐慌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078)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方舟子简介:
本名方是民,1995年获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先后在美国罗切斯特(Rochester)大学生物系、索尔克(Salk)生物研究院做博士后研究,研究方向为分子遗传学。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