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的“非毛”言论答网友

2011-06-21 16:57:54
分类:未分类
  网友:你说“我从上世纪70年代初已经全面否定毛泽东,我以自己政治上觉悟早为荣耀。”——把你那个时代全面否定毛泽东的证据拿出来!没有的话,你是不是事后孔明?是不是哗众取宠?即使你否定了毛泽东,你有什么值得荣耀的?
   郑也夫答:大学不办了,让我们统统去农村。半个世纪的历史中,世界上有过这样的国家领导人吗?到了农村一看,很多能干的农民特别生气,因为干多干少拿一样的钱,虽然有一身力气,连自家养猪都受限制,一句话,断了农民致富的道路。我们这个生产队里,一场一场批判会持续着,隔三差五,揪出一个反革命,过后看全是好人。这一切不是倒行逆施是什么?这都是当时的、切身的体会。我之所以引以为荣,是因为当时不少同学受毛这个大巫师催眠,不敢怀疑。但生活的现实让大多数同学慢慢地和我认同。他们对我早一步非毛是服气的。

   网友:你说“还有网友说,非毛的人必是反革命的后代。你先努力算算,毛时代多少人当过(不管是长期还是短期)反革命。”——先生博学,能不能不考我们草民,能不能给个数字?
   郑也夫答:我不是文革研究者,我也没算过。我只有感性认识,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的中学里,差不多是个老师就挨过斗。我的感觉是,大约1/3的老师或长或短地当过反革命,劳改过。

   网友:“那时候,每个中学校中都会有几十个未成年的学生被打成反革命,被批斗,遑论成年人”——你们学校那时候有几个被打成反革命的未成年学生?能不能说出几个名字来?让我辈也去采访一下,见识一下那时的血腥暴力?
   郑也夫:我的母校北京八中的书记华锦被打死,副书记韩久芳(名字的字不见得对,韩书记的丈夫是当时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的副书记)被打成败血病和神经失常(好像终生未康复)。有个高一的学生和韩副书记住在一个四合院,和韩老师关系挺好,师生住在一个院里住,关系好那是很正常的了。但在那时候,强迫他揭发韩久芳。他揭发不出来,加上出身不好,就把他也打成了反革命,上台斗争,剃阴阳头。打听出他的姓名,找到他,都不难。但人家可能不愿意揭伤疤。所以恕我不提供姓名。过去45年了,现在我能想出来的挨斗、挨打的同学还有10个以上。你真有心采访,自己找60岁以上的和你关系不错的人,让他回忆文革,带你找当年当过反革命的同学,易如反掌。再说一句,当时八中的校园里,共打死至少有6、7人。教师中还自杀过几人。

   网友:你说“那时候,我所在的班级中三分之二的同学,家里有反革命。”——郑教授那时的班级有多大?家里是什么概念?包不包括海外关系?包不包括七大妗子八大姨?包不包括外甥他表叔的二舅妈的外孙子?
   郑也夫:我们班是五年一贯制的实验班,比较小,43个同学。13个出身好(11个革命干部出身,即父亲1945年以前参加革命,1个工人出身,1个贫农出身)。出身革干的11个同学的父母差不多都挨过斗,至少短期是黑帮分子。其中一个父亲是煤炭部长,被打死。首先被打成反革命的当然不是这些出身好的。除了这13个人,班里还有30人,文革期间,多一半的人被抄过家。就出身而论,有右派的,有资本家的,有小业主的,也有做个小领导的,比如小学校长。不被抄家、斗争,是不可能的。这些同学的父母,多半当过反革命,至少是短期。我父亲1961年就被下放到黑龙江一个县城。如果父亲当时在北京,肯定被抄家(因为爷爷是旧军人兼资本家,死于1944年,孙子辈也要被这顶黑帽子)。因他不在京,而母亲和兄弟姐妹的人缘都好,所以侥幸未被抄家。父亲在东北被打成反革命,劳改过几年。我说的同学的家庭情况限于直系亲属。如果加上爷爷、叔叔、大爷、老爷、舅舅、姨(不再扩大),肯定2/3的同学家里有反革命。你说说,这是什么世道,谁造的孽。

 
 
 
上一篇: 林达:也看夏俊峰案下一篇: 就我的“非毛”言论答网友之二…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974)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郑也夫简介: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开放以后最早研究中国知识分子问题的社会学家。学术著作主要有《西方社会学史》、《代价论》、《信任论》等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15.1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21396【1】:17.9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21396【2】:19.1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21584+1【3】:21.8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21584+2【4】:25.3毫秒==NOCACHE+jishigou_topic1473055【5】:27.1毫秒==TopicLogic.logic.php1473055+1【6】:30.7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