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PISA夺魁后的思考

2011-12-24 20:00:07
分类:未分类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从2000年开始进行“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简称PISA)。目的是测评各国学生在完成和即将完成义务教育时(即15岁的学生),在阅读、数学、科学方面的能力。其测试不是基于课程内容,而是企图测试出学生在这三个方面,应用知识和技能的水平。该测评每三年进行一次。每次从阅读、数学、科学中选出一项为主,其他两项为辅。以阅读为主的2009年PISA扩大到65个国家,其中包括首次参加的上海市。

   认识自己国家的特征、问题、缺陷的一个便利方法是与其他国家做比较。这比较或是多方面考察后的描述,或是根据一套统一的试题来测评。前者虽可望深入,却为主观猜想留下太大的空间;后者的收获尚有待解释,但其发现的差异却是同一把尺子度量的。因此,对当下陷于困顿、寻找问题的中国教育来说,2009年PISA报告的公布,是一场及时雨。以下便是笔者阅读PISA报告后的思考。

   测试的结果是上海的学生的分数高居65个国家和地区之首。笔者想象,对中国教育有切身体验的人大多不会沉浸在喜悦中,而是略感惊讶之余,想知道彼此的差异在何处,并思考差异的由来。

 

一.对标准差的思考

   表1是笔者从65个国家中选取的20个国家和地区学生的分数和标准差。PISA测试中将分数列为七个档次,其中6级最高,1b级最低。表2是20个地区学生的阅读成绩在各档次中的比例。

   上海学生在三项测试上的分数都居第一,且与第二名有统计学意义上的差距。

   上海学生的第二个特征是标准差低。什么是标准差?即群体的离散程度,也就是每个人的分数距平均分的平均距离。标准差低就是离散小,高分与低分的距离小。具体看三个科目的情况。按照从小到大排列,上海学生阅读分数的标准差(80)在65个地区中居第三,只大于澳门(76)和韩国(79),且与韩国的差距没有统计学意义。上海学生科学分数的标准差(82)和韩国并列第二,仅高于澳门(76)。数学方面,上海学生的标准差似乎不小,原因可能在两方面。其一异常清楚,就是我们将高分的群体推举得太高了,难免和低分的群体有较大的离散。PISA报告中还有另一个指标“成绩百分位”,例如上海阅读成绩的95分位为679分,表示95%的上海学生的成绩低于679分,其5分位是417分,表示5%的上海学生的成绩低于417分。从二者的差距也可以透视出离散大小。上海95分位与5分位的差距,阅读:679—417=262,科学:700—430=270,数学:757—421=336。上海数学的高分群体太高了,导致标准差较大。其二是个猜想,与其他学科相比,数学能力较低可能比其他学科更难提升。上海数学分数在1级以下的占12.61%,高于上海阅读分数1级以下的4.1%。上海数学6级占26.64%,远远高于所有国家。

   以上陈述意在说明,PISA报告显示出上海学生能力的标准差很小,阅读和科学更明显,数学其实也比其他国家更多地提升了后进者的成绩。在此一层面,上海折射着中国。中国教育花费大力气的效果浓缩在减小标准差上面。报告对标准差形态的揭示与解释,和我们长期的经验既有相近之处,也有相异之处。我们的长期经验告诉我们,中国超负荷教育的结果是“扁平化”,即离散小,这与PISA报告中的上海符合。差异之处是,我们认为中国教育导致的“扁平化”形态是,差生的某项能力提高了,好生的整体能力下降了,即上下双向压缩;而PISA报告显示,上

 

表1  三科目的平均分和标准差

                     阅读         数学       科学

名次   地区      分数 标准差   分数 标准差 分数 标准差

     上海        556  80    600 103    575  82

     韩国        539  79    546  89    538  82

     芬兰        536  86    541  82    554  89

     香港        533  84    555  95    549  87

     新加坡      526  97    562 104    542  104

     加拿大      524   90    527  88    529  90

     新西兰      521  103    519  96    532 107

     日本        520  100    529  94    539 100

     澳大利亚    515   99    514  94    527 101

10     荷兰        508  89    526  89    522  96

15     美国        500  97    487  91    502  98

20     德国        497  95    513  98    520 101

22     法国        496 106    497 101    498 103

23     台北        495  86    543 105    520  87

25     英国        494  95    492  87    514  99

OECD平均分         493  98    488  97    496  100

28     澳门        487  76    525  85    511  76

29     意大利      486   96    483  93    489  97

43     俄国        459  90    468  85    478  90

53     巴西        412   94    386  81    405  84

65     吉尔吉斯    314  99    331  81    330  91

 

表2  阅读水准分布状况

         

1b级以下

   1b级

1a级

2级

3级

4级

5级    

6级

中国上海

0.1

0.6

3.4

13.3

28.5

34.7

17.0

2.4

韩国

0.2

0.9

4.7

15.4

33.0

32.9

11.9

1.0

芬兰

0.2

1.5

6.4

16.7

30.1

30.6

12.9

1.6

中国香港

0.2

1.5

6.6

16.1

31.4

31.8

11.2

1.2

新加坡

0.4

2.7

9.3

18.5

27.6

25.7

13.1

2.6

加拿大

0.4

2.0

7.9

20.2

30.0

26.8

11.0

1.8

新西兰

0.9

3.2

10.2

19.3

25.8

24.8

12.9

2.9

日本

1.3

3.4

8.9

18.0

28.0

27.0

11.5

1.9

澳大利亚

1.0

3.3

10.0

20.4

28.5

24.1

10.7

2.1

荷兰

0.1

1.8

12.5

24.7

27.6

23.5

9.1

0.7

美国

0.6

4.0

13.1

24.4

27.6

20.6

8.4

1.5

德国

0.8

4.4

13.3

22.2

28.8

22.8

7.0

0.6

法国

2.3

5.6

11.8

21.1

27.2

22.4

8.5

1.1

中华台北

0.7

3.5

11.4

24.6

33.5

21.0

4.8

0.4

英国

1.0

4.1

13.4

24.9

28.8

19.8

7.0

1.0

OECD平均

1.1

4.6

13.1

24.0

28.9

20.7

6.8

0.8

中国澳门

0.3

2.6

12.0

30.6

34.8

16.9

2.8

0.1

意大利

1.4

5.2

14.4

24.0

28.9

20.2

5.4

0.4

俄罗斯

1.6

6.8

19.0

31.6

26.8

11.1

2.8

0.3

巴西

5.0

16.0

28.6

27.1

15.9

6.1

1.2

0.1

吉尔吉斯

29.8

29.7

23.8

11.5

4.2

1.0

0.1

0.0

 

   上海学生离散的缩小是靠着上提差生,而不是下压优秀生,

   我们先谈下端。提升差生的特征鲜明地体现在表2中。上海5、6级分数的比重高于其他国家,但高端学生的差距幅度远远赶不上低端学生。1级和2级以下分数者在该地区所占百分比:上海4.1和17.4,;新加坡(总分第5)是12.4和30.5,;美国(总分第15)是17.7和42.1。也就是说,美国要达到上海的水平,就要将学生总数的四分之一从2级以下推到3级以上。PISA报告认为:“达到阅读素养量表2级水平的学生具备适应未来工作和生活需要的最基本的阅读能力。……没有达到2级水平的学生……在未来工作和生活中会遇到较大的困难,需要进一步的补偿教育。”(转引自《质量与公平》,11页)。即原则上它认为上海的成绩是正功能的,美国应该追赶上海,据说奥巴马总统见到PISA2009年的成绩痛心美国义务教育落后了。我却对上海和中国的小离散分布不表乐观。我以为,我们长期以来夸大了课本知识对工作能力的作用。社会上相当比例的公民所从事的工作不需要多少阅读能力,运算常常连小学的知识都用不上。绝不是我宣扬如此,而是事实上如此。中国社会强力迫使成绩后进的学生达到3级以上,后果有三:其一,这些学生很痛苦,没有快乐的童年;其二,这种训练对他们日后工作帮助甚微;其三,书本中耗费过多的精力贻误了他们感知社会,发育其他能力,从而走向自立。

   接着说上端。那么优秀生呢?经合组织认为:“阅读素养6级水平的学生是影响未来知识经济竞争力的高端人才,一个国家达到这一水平的学生比例至关重要。……达到5级水平的学生被看做是明天潜在的世界级知识工人,一个国家中达到这一水平的学生比例关系到这个国家未来的经济竞争力。”(质量与公平》,10页)我很同意该报告对尖子人才的价值的判断,是他们的创新推动着人类,多数人只需要搭便车就可以了。PISA报告显示上海学生中6级水平的比重明显领先于绝大多数国家。6级阅读能力所占比例的各国对比,从表2可清楚看到。上海只逊色于澳门和韩国,优势明显。数学测试中6级的比重:上海26.6%,芬兰4.9,韩国7.9,日本6.2,德国4.6,美国1.9,上海优势大得不可思议。科学测试中6级比重:上海3.9%,芬兰3.3,韩国1.1,日本2.6,德国1.9,美国1.1,上海优势同样明显。于是我们的问题是,这分数反映能力吗?中国学生(上海不能代表中国,但也不可能不反映中国)真的有如此优势吗?不幸,我们的长期经验不支持这一判断。相反,我认为现在国内尖子学生的能力不如国外的尖子学生和国内过去的尖子学生。不错,我拿不出数据。但是与其说我拿不出数据,毋宁说我在一定程度上是相信PISA的数据的,只是对此有不同的解释。我认为,在通常的学习状态下,PISA的成绩可能会反映能力,而在非常的情况下分数不反映能力。什么是非常?今天中国学生的学习状态就是非常的,负荷太大了。学习过度努力的学生在分数上会有优势的。但是与潜力相当而努力适当的学生相比,他们的真实能力不但不会增长,反而会下降。我们的社会中一直有高分低能的争论。其实争论双方各有道理。同一学习负荷下的高分数者未必比低分者低能,因为他们都是超负荷的,都没有余力、兴趣、自主性。而不同环境下的高分低能更有存在的可能。如果一个国家中的学生的学习是超负荷的,另一国家处于适当状态,与后者相比较,前者的高分几乎一定伴随着对真正能力的摧毁,从而导致低能。什么原因?因为过重的负担使得这些学生失去了应有的闲暇和自主的时间,因为重负下的学习大多是被动的,不是主动的,自选的,这样的过程不会培养出兴趣和自学能力,这二者对造就一流人才是至关重要的。有幸的是这兴趣和自学能力都在PISA设计者的视野中。

 

二.兴趣

   PISA的学生问卷中有这样一问“阅读是我最喜爱的嗜好之一”,选项是:非常不同意、不同意、同意、非常同意”。上述20国家和地区的学生中选择“非常同意”或“同意”的百分比如下:上海69.9,韩国39.1,芬兰34.0,香港64.9,新加坡53.6,加拿大38.6,新西兰37.5,日本42.0,澳大利亚35.5,荷兰19.1,美国30.5,德国32.6,法国31.2,台北64.0,英国27.1,澳门49.6,意大利39.8,俄罗斯37.9,巴西48.1,吉尔吉斯80.0。65个国家或地区中只有四个地区的数据高于上海,它们是泰国82.0,吉尔吉斯80.0,印尼77.3,阿塞拜疆76.6。不知大家看到上面数字感想如何,我是绝对不能相信上海或中国学生的阅读兴趣高于大多数国家的学生的。多方面的例证可以证实这一点。我国全部出版物中的四分之三是教材和教辅。我们的成人有阅读习惯和兴趣的人极少。北大硕士生面试中总有不小比例的学生,教科书之外几乎没读过几本书,这是走进北大考场的大学毕业生啊。我碰到过不止一位名牌大学毕业理工专业毕业的大学生,一生中一本小说也没有读过。为什么中国人的阅读习惯如此稀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小学完全是侍奉科举的,没有养成教科书之外的阅读习惯。反向推论,如果我们70%的15岁的学生嗜好读书,中国成人的阅读和中国出版物的构成,会是现在的样子吗?

   但是问卷是学生笔答的,老师就是叮嘱也未必想到会出这个题目。为什么是这个结果呢?我的看法是,至少这个问题对中国学生是不合适的,很难了解到真实情况。今天大面积的中国人不阅读,但是中国又是一个“读书几乎成为意识形态”的国家。任凭如何不读书,每个人都知道爱读书在社会上是令人称道的,不还读书是粗俗、不文雅、不名誉的。科塞在《理念人》中说:资产阶级小姐失去了贞操要假装处女,女诗人和画家是处女却要装成淫荡的女人。时尚和意识形态从来都影响问卷的真实。希望得到真实的回答,必须极其巧妙地设计问卷,努力使问题本身不涉及名誉高下,同时那回答必须迂回、含蓄地与设计者关心的问题相关联。瑞典学者企图分析宗教性与血清素的关系,他们要通过测试对象的自报判断其“宗教性”,于是他们一方面将问题搞得含蓄,另一方面将几个真正的问题藏匿在几十倍的用作掩护的问题中。PISA设计者的文化背景与中国大异其趣,在美国社会爱不爱读书实在与个人名誉风马牛不相及,而在中国的意识形态中读书就是宗教。他乃至设计问题使连掩护都不要,终于在上海遭遇滑铁卢。

   PISA数据的分析者指出:每天不超过30分钟的趣味阅读能提高阅读成绩,每天趣味阅读1—2小时成绩增长不显著,每天趣味阅读2小时以上成绩显著降低。所有国家和地区,三分之二符合这个规律(《质量与公平》,32页)。就是说,兴趣阅读过多,可能“高能”,却会“低分”;反之,没有趣味阅读,不碍“高分”,虽然潜在的影响必然消极。这个规律可以帮助我们解释,中国学生高分数、少趣味阅读、能力不高三者的关系。

三.自控

   PISA中有一个通过学生回答13个问题来判定其“自我调控策略”,进而分析此种策略和成绩的关系的项目。耐人寻味的是,成绩高居榜首的上海学生,自我调控策略的指数平均值只有—0.28,显著低于各国平均值(《质量与公平》,38页)。自我调控策略对上海学生阅读成绩的解释力为7.5%,低于各国平均值8.2%,上述20国中12国的解释力数值高于上海。面对问题F“学习是我会检查我是否理解了我所看的内容”时,上海学生回答“几乎从不”和“有时”(另外两种选择是“经常”、“几乎总是”)的比例是49.2%,在上述20国中居第二。问题I“学习时我会努力找出哪些概念是我仍然没有真正理解的”,上海学生做上述回答的占49.17%,也是20国中第二。问题K“学习时我确信记住了课文的重点”,上海学生作上述回答的占51.3%,居20国之首。自我调控能力意味着什么?我以为它接近于自学能力。而自学能力至关重要。如果一批学生的成绩好,且这成绩同他们的自学能力相关性强,他们的前途是颇可期待的。反之,如果他们的成绩好,但与自学能力关联较弱,我们对其未来便很难乐观。因为学校的学习是阶段性的、有限的,靠着自学来充实知识、提升能力将贯穿毕生的工作历程。而中国学生的自学能力弱,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是我们的教育方式使然。我们在追求分数时急于求成,于是倚重外力,而不是学生的内力。其实,提升学生的自学能力,而不是分数,才是教育的目的。分数在相当程度上应该是自学能力的检验和测试,在我们这里二者几乎是分离的。

   因为中国学生的分数是以牺牲兴趣和自学能力为代价的,PISA中上海学生的高分非但不令我欣慰,反倒让我忧心。我宁愿看到中国学生在PISA测试中处于中上游,比如第20名,而不是第1名。因为那很可能意味着中国学生开始“轻负”,有了分数之外的自我追求。

 

四.样本真伪

   上海学生代表中国首次出场就高居第一。坊间的疑问其实一直存在,乃至有人言之凿凿。关键之处自然是参加测试的学生是严格抽样,还是有选拔和过滤。这样的疑问其实并不为过,只有外行才会批评这种疑问。任何一个专业的调查者,在其调查报告中都会首先对抽样的方式做详细介绍,因为这关系到样本能否反映整体。

   遗憾地是国际学生评估项目中国上海项目组编写的《质量与公平——上海2009你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结果概要》中并未介绍抽样详情。笔者了解到“PISA的抽样是由中方提供全部15岁学校的学生信息,由PISA的专业协作组织ACER(澳大利亚教育研究理事会)负责抽取学校样本。学生抽样由上海自己完成,但抽样后的数据需要提交给ACER审核。抽样所用的软件是由ACER提供的KEYQUEST,必须得用这个抽样软件。”但是关键而敏感的问题却未作说明,即每个被抽中的学校提供的是该校“全部”的15岁学生吗?对此有什么监督和保证手段吗?过后有过检查核实吗?在当下的国情中,芝麻大的荣誉都会被当事者高度重视,每个环节上的管理者都有干预的可能。监督、检查的实施是必要的,对抽样、监督、检查方式的说明同样是必要的。对所有国家、地区都是必要的,对中国大陆更具特殊的必要性。

   2009年参与PISA测试的绝大多数国家是从其国内不同地区抽取学生参加的。中国大陆例外,只从一个城市选取。PISA统计结果中的一项分析,是比较每个国家中各参加地区学生的差异。只派一个城市参加,自然是失去了从国内地区间的比较中发现问题。而这不是我们要强调的,中国太大,第一次参加选择一个城市很可理解。笔者要说的是,如果今后我们选择国内若干地区的学生参加,各地区的负责人就会面临各地区间的成绩比较,从而诱发控制样本的动机。那时候对抽样的监督、检查将更格外严峻。

   “你自己怀疑吗”,我想到了这是读者要质问笔者的问题。我是将信将疑。疑虑在于:一方面所有中国人对名誉都过于重视,另一方面上海的成绩太过惊人了。相信在于:中国学生的成绩领先世界在我预料之中,中国学生可以颠覆一切考试。要害的问题是,在有可能属实的高分数下隐藏的丧失兴趣、扼杀偏才、缺乏自学能力等问题。

 

 

上一篇: 国人的焦虑下一篇: 万达足球与中国教育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499)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郑也夫简介: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开放以后最早研究中国知识分子问题的社会学家。学术著作主要有《西方社会学史》、《代价论》、《信任论》等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16.6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31242+1【1】:19.9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31242+2【2】:23.9毫秒==NOCACHE+jishigou_topic1459108【3】:25.6毫秒==TopicLogic.logic.php1459108+1【4】:28.7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