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对《科场现形记》的采访

2014-03-02 11:20:32
分类:未分类
按:以下的采访发表在近日的《齐鲁晚报》上。第一段话需要更正。一次在天津电视台谈教育,乘坐火车返京的途中,和一同做节目的一位退休的中学校长聊天,他不是人大附中的校长,但与人大附中过往密切。我询问人大附中的奇迹,他做了如下回答。特此说明。  

   齐鲁晚报:您希望通过《科场现形记》回答哪些问题?
  郑也夫:我不希望学生在写论文的时候“掉书袋”,我希望他们把调查做得很扎实。比如高中挖优秀生源,这里面水是很深的。我在从天津回来的路上碰到人大附中校长,我问他人大附中怎么办得这么出色,他说没什么可说的,就是挖生源,到各个学校打听哪个学生成绩最好,然后想办法挖过来。如果说回答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是教育实情,《科场现形记》都是第一手采访,加起来就是辐射教育实情。

  齐鲁晚报:《科场现形记》的目标读者是谁?里面涉及的有关北大的问题、有关中国教育的问题,有没有想过反映出去以促成问题的解决?
  郑也夫:没有考虑过。基本只是一种呈现。我曾经就中国社会种种问题谈过我的看法、我的批评,是否是希望引起政府的关注然后推动改革呢?我不敢有这样的奢望,如果写的每篇文章都是为了推动改革的话,我早就不写了,因为没有效果。虽然有关部门不关注,但我们还是说,我说是因为我认为是对的,把这种思想交给社会,让社会慢慢消化,让这种思想在社会上慢慢成长,有它比没有强。

  齐鲁晚报:《科场现形记》里面提到的社会学系的就业问题,为什么调查结果是多数学生愿意考公务员?您对社会上的国考热如何评价?
  郑也夫:这是一个国民心态。现在考公务员这么难考,我跟学生说,概率这么低,不值得,他们自己也明白,但还是要试一试。有的同学背负着家族对他们的希望,家长认为都考到北大了,离公务员比较近了,学而优则仕嘛。这件事透露出老百姓的心态。陈丹青曾经说过,西方人都是想赚钱,没有人有强烈的动机去考公务员,我曾经在书里看到肯尼迪时代的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的故事,他接受肯尼迪邀请的时候说:“我现在赚了很多钱,都是因为受益于这个国家,现在是需要为国家做贡献的时候了,所以我去干国防部长。”通俗说,就是我现在要吃亏了,而我们考公务员是因为觉得公务员是个“肥缺”,你看这个差距多大!

  齐鲁晚报:您在《吾国教育病理》书中提出“学历军备竞赛”的概念,您认为有办法解决吗?
  郑也夫:这个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问题。就教育来说,我们希望分流能很好地实现,有一部分人初中毕业后能够读职业学校,有些学生不爱读书为什么一定要读呢?希望家长也看得宽松一点,尊重学生的兴趣和特长。这样的话,学习的竞争也不会那么激烈,学生也能根据兴趣爱好确定读不读。一些微观的,像高考改革,为什么高考改革不能改变一年一次呢?
上一篇: 杨东平;诊断教育:学生的慧眼和社会…下一篇: 自甘跳镣铐舞的王蒙——与赵一凡…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0)  评论数(2)
2
本博文相关点评
名家简介
郑也夫简介: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开放以后最早研究中国知识分子问题的社会学家。学术著作主要有《西方社会学史》、《代价论》、《信任论》等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齐鲁晚报对《科场现形记》的采访
财经网网友:  脚踏实地,实事求是,著书立传,传于后世。
齐鲁晚报对《科场现形记》的采访
财经网网友:  斯文扫地
执行时间: 【0】:16.7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65235【1】:27.8毫秒==NOCACHE+jishigou_blog_content65235【2】:29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65653+1【3】:32.3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65653+2【4】:36.8毫秒==NOCACHE+jishigou_topic2307134【5】:38.6毫秒==TopicLogic.logic.php2307134+1【6】:41.5毫秒==TopicLogic.logic.php2307134+2【7】:45.5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