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被”是“被代表”

2014-03-16 09:20:13
分类:未分类

   不知何年何月何日,“被”字完成了一个刁钻的组合,由一民间异人当作“飞去来”掷出,数月间,四面回响,八方共鸣。被就业,被捐款,被自杀,被幸福,被小康,被增长,被自愿,被失踪,被开心,被代表——这一词法被迅速克隆,令人目不暇接。而其抽象和万能之颠峰当然是“被代表”。

……

代表众人的利益,难乎其难。人的性情不同,有人喜甜,有人好辣,有人乐意开源,有人愿意节流,有人吃光花净才过瘾,有人省吃俭用不消费。人的角色不同,资方和劳方,商家和顾客,医生和患者。人群中有上百种追求目标,追求每一目标都有上百种手段,叠加起来有上万个选择。代表大家利益者,该怎么运作,该怎么伺候?谁是优先的?谁是可以委屈的?受委屈的被代表了吗?现代社会中,全方位的代表只好蜕变成一时一事之委托性代理人。

全方位的代表难以成立了,代表的观念却还留存在很多人心底。身为老百姓,很多人张嘴就爱说:我们老百姓怎么看,你怎么能代表老百姓的看法,老百姓有无一致的看法本身就成问题。这种根深蒂固的“代表”观念是官民共享的。一个平头百姓尚且喜欢“代表”他人,遑论达官贵人。我们在陈述观点时常喜欢说:“我的主观看法是……”,其实你的看法绝大多数是你个人的,是主观的,无需前缀。

意识尚且如此,何况在现实中个人的看法和做法常常牵扯到权力和利益。意识与权力裹挟在一起,使得“代表”哲学遍布社会的每个角落。由于自我意识的增长,官场文化的滞后,长时间的冲突导致对“代表”的厌倦弥漫人心。于是一个“被”出笼,便有四面八方的回响。“被”的口气柔和含蓄,是嘲笑而非抗议,唯其如此才被弱者们广泛复制。鲁迅诗云:于无声处听惊雷。毫不夸张地说,“被”之合声是权利意识领地的报春惊雷。

                     (摘自郑也夫著《语镜子》,中信出版社,2014 

陈小鲁道歉后,作为他的校友,我在接受中青报采访时说:“我对陈小鲁道歉当下的、最敏感的反应是:你不要说代表全体同学。你能代表打人者吗?他授权你了?他为什么自己不道歉?‘代表’是一个被滥用了的词汇。希望有些反省意识的陈学长,能避开这个词汇。”并特别强调,希望这段话能加入到该记者的文章中。(我从网络和文章中都看到,陈小鲁是这么讲的:“像曹操讲的,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有话不说,就太晚了。我想代表八中当年伤害过你们的校友,向你们真挚地道歉!”)

   这不是吹毛求疵。“代表”是太大的问题,长期洗脑的结果,太多的人对此是糊涂的。从过后的报道看,陈学长明白这层意思,他有这个思想水平。但听说,我的一些校友不懂我的意思,在谴责我。或许这篇小文,能帮您明白:这可不是抓小辫子。超小的文章中包含的是超大的问题。

上一篇: “张老”——势利的称谓…下一篇: 最漂亮的黑话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00)  评论数(1)
1
本博文相关点评
名家简介
郑也夫简介: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开放以后最早研究中国知识分子问题的社会学家。学术著作主要有《西方社会学史》、《代价论》、《信任论》等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最大的“被”是“被代表”
财经网网友:  有道理。
执行时间: 【0】:16.4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66230+1【1】:19.3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66230+2【2】:31毫秒==NOCACHE+jishigou_topic2446241【3】:32.7毫秒==TopicLogic.logic.php2446241+1【4】:35.2毫秒==TopicLogic.logic.php2446241+2【5】:37.8毫秒==NOCACHE+jishigou_topic2513295【6】:40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