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刘鹏局长举国体制说

2016-10-21 17:45:27
分类:未分类

    (郑也夫按语:这是笔者写于2008年的旧文。所以挂出来,是因为八年过去了,问题丝毫没有解决,故我文章中的观点也因此仍有现实意义)

看过中国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对《人民日报》记者的谈话(载于《人民日报》200896),大失所望。对刘鹏先生的谈话做几点评价。

记者问:“您能否给‘举国体制’一个简短的定义?” 刘鹏答:“重要的经验是国家的高度重视和有效组织,就是集中有限的人力、财力、物力,最大限度地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有效配置全国的竞技体育资源。我们将此形象地概括为‘举国体制’。”

笔者评语:这能算一个“简短的定义”吗?定义应该是对所谈论对象之特征作出的中性概括。刘鹏的回答中充斥着褒义词,这是界定一事物之大忌。如果读者剔除了褒义词仍能有所了解也不枉刘鹏先生的辛苦概括。可惜,不懂得什么是“举国体制”的读者,读过刘鹏先生的定义,对“举国体制”还是一无所知。打个比喻,人家让你给自行车下个定义,你能答复人家:“一种很有效率的交通工具”吗?这定义有信息吗?它连自行车是两个轱辘的信息都没有传递。

记者问:“中国竞技体育为什么要实行举国体制呢?”刘鹏答:“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在体育社会化、产业化水平都比较低的情况下,要想使我国竞技体育具备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必须在集中有限资源、实施有效组织等方面下功夫。”

笔者评语:我明白,决策者在体育社会化、产业化水平较低的情况下,为了国际大赛上夺金搞出了现行的体制。问题是,这一体制在帮助我们获取金牌的同时,使得我们体育社会化的水准进一步下降。现在中小学生的平均体育水准甚至不如六十年代,现在多数青年人的体育技能甚至不如55岁以上的人。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人认为其原因恰恰是现行体育体制。刘鹏可能不同意,但至少应该清楚别人的质疑,正视这一问题。

刘鹏在回答记者的上个问题是还说:“在竞技体育领域之所以实行举国体制,在我看来,这涉及如何认识和看待竞技体育的价值与作用问题。……高水平体育竞赛不但可以满足群众的观赏和娱乐审美需要,而且在弘扬集体主义、爱国主义精神,增强民族自信心、凝聚力等方面更有着特殊的、无法替代的作用。”为什么它可以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增强民族自尊心和凝聚力呢?刘鹏后面的谈话似乎给出了答复:“体育是一种实力,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集中体现、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笔者评语:如果大家相信竞技体育是一个国家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的集中体现、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且这个国家在国际赛场上屡屡获取大批金牌,它的竞技体育可以弘扬爱国主义、增加凝聚力就是合乎逻辑的。问题恰恰在于,竞技体育是不是综合国力的体现,大家相信不相信这一说法。事实胜于雄辩。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上四大体育强国金牌和奖牌总合的情况是:苏联:5099;美国:3394;东德:2066;西德:1340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上:苏联:49125;东德:4090;美国:3494;西德:1039。以后的莫斯科奥运和洛杉矶奥运均为不完整的奥运会,无法比较金牌多寡。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苏联:55132;东德:37102;美国:3694;西德:1140。东德的奥运金牌和奖牌长期压倒西德,但是东德人羡慕和向往西德的生活和制度,每年都有大批东德人冒死穿越柏林墙,却没有反向穿越者。1988年东德的奥运金牌和奖牌甚至超过了美国,奖牌总数高达102枚,但仅仅一年后便是柏林墙倒塌,东德归并西德。苏联的奥运金牌长期压过美国。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苏联豪取55枚金牌、132枚奖牌,这很可能奥运历史上不可逾越的丰碑,须知那不是在本国的赛场上。这些金牌和奖牌带来了“凝聚力”吗?几年以后,苏联——这个奥运金牌第一大户解体。金牌成堆与国家解体的巨大落差,应该启发人们重新认识什么是凝聚力。

记者问:“有人说,举国体制就是计划体制甚至是集权体制,就是不计成本、劳民伤财。对此怎么看?”

刘鹏答:“做任何工作都不能不考虑投入和产出、成本和效益。雅典奥运会后,有一篇文章说中国运动员获得一枚奥运会金牌,需要投入7亿元人民币。文章是这么写的:‘2000年悉尼奥运会,体育总局事业费涨到每年50亿元。如此计算,雅典奥运会备战4年,中国就要花费200亿元。如果这次中国队获得30枚金牌,那么每枚金牌的成本差不多是7亿元,真可谓世界上最昂贵的金牌。’这种说法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1988年,国家对国家体委的财政拨款为2.36亿元,到2004年增长到8.8亿元。对于国务院主管体育工作的一个部门来讲,这是个非常有限的数字。这笔钱并不仅仅是竞技体育投入,更不仅仅是金牌支出,它包括体育总局直属系统5000多人的工资、办公费、群众体育经费等。这个作者用其杜撰出来的数字,算出的每块金牌的成本,只需要稍加分析,便可以知道多么荒诞不经。”

笔者评语:很遗憾,刘鹏的说法不令笔者信服。据我所知,上述说法来自体育总局的一位研究者李力研。李长年从事体育研究,他应该有自己的根据。我疑惑他说的“体育总局的事业费”是国家对全国体育系统(即刘鹏所说“三级训练网”)的投入。金牌的成本怎么可能仅仅是国家对狭义的国家体委的拨款,李力研不可能糊涂到这种程度。李力研的位置决定了他的说法可能有出入。刘鹏的位置决定了他更清楚金牌的成本。刘鹏本来可以对李力研的说法做出更有力的反驳,就是讲清奥运金牌的成本,讲清国家对竞技体育的各项投入。甚至这事情本来就不需要李力研和其他关心国事的人去费尽心思地推算,只要刘鹏和相关人士让国家对竞技体育的投入变得透明就行了。但是不仅事前不讲,事后反驳人家的说法时还是遮遮掩掩,语焉不详。刘鹏在前面一再说举国体制好,好应该好在效率上(这也是刘鹏强调的),效率应该体现于“性价比”。可是刘鹏没有告诉我们性价比,没有告诉我们中国奥运金牌的成本。比花钱多少更重要的是,金牌的成本是纳税人的钱,纳税人有权利知道花了多少钱。我们为什么失去了这一权利?

记者问:“听说现在很多国家都在学习和借鉴中国的举国体制?”

刘鹏答:是的。中国竞技体育举国体制的优势,已经引起西方国家的高度关注和强烈兴趣。一些国家积极借鉴我国竞技体育发展模式。”

笔者评语:西方国家有可能学习我们的一些东西。但是我敢断言,他们不会学习我们的账目不透明。在其民众的约束下,西方政府不会对竞技体育投入我们这样的比重(即占国民生产总值的百分比)。高投入和不透明不是所谓“举国体制”的重要特征吗?对此装聋作哑能够为举国体制下一个客观的定义吗?

记者问:“中国竞技体育要持续发展,是不是还要坚持举国体制?”

刘鹏:“对于举国体制,我们的态度很明确,一要坚持,二要完善。”

笔者评语:刘鹏通篇谈话说了举国体制无数好话,几乎没有说到这一体制的任何一项具体缺陷。我们疑惑,他果真有完善的愿望吗?他要完善什么呢?奥运后中国的竞技体育体制必须有大的改革。评价一名公务员是公民的权利。看过刘鹏的谈话,笔者以为北京奥运后他不适合继续担任体育总局的领导职务,因为他全然看不到旧体制的缺陷和问题,没有一丝一毫的改革愿望。

我一直以为中国奥运金牌的成本是天文数字。但是我本不想算账。因为我以为,随着北京奥运的胜利,我们可以长出一口气,中国人为面子奋斗的历史可以划上句号了,不管以前花了多少钱,今后不会了。但看过刘鹏的谈话。我改变了认识。我们应该好好算帐。我相信,看过帐目后,很多人会改变认识。(郑也夫写于2008912

 

(以下文字写于2008918

下面是一位网友就我的文章“评刘鹏局长坚持举国体制说”的跟贴。

“这一体制在帮助我们获取金牌的同时,使得我们体育社会化的水准进一步下降。现在中小学生的平均体育水准甚至不如六十年代,现在多数青年人的体育技能甚至不如55岁以上的人。”请问郑老师,这句话客观吗?六十年代我们实行的不是举国体制吗?“体育社会化水准进一步下降”的判断来自何处呀?是现在和六十年代比,还是和四十年代比,还是二十一世纪和二十世纪末比?是真下降了吗?是现在健身场所多,还是以前多呀?是现在健身人群多,还是以前多呀?

老师如果够老,该记得五六十年代的“劳卫制”,这才是更加典型的举国体制,而恰恰是这一举国体制提高了新中国那个时代人的体育素质!郑老师如果够老,可以问问您的孙子,现在在中小学学生有时间进行体育锻炼吗?这是举国体制造成的吗?郑老师如果不够老,可以问问您的儿子,在企业、在单位,有时间健身吗,有条件健身吗?这难道也是举国体制造成的吗?现在常拿中小学生体质下降说事。事实上,中小学生体质下降恰恰是举国体制不完善造成的!体育系统喊近20年的“体教结合”,教育系统理过吗?要是真正的举国体制,就可以强制执行,不折不扣地落实中央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的有关要求。

老师应该还记得“工间操”吧,这才是真正意义的举国体制;您或您儿子在二十一世纪做过有组织的“工间操”吗?要说,就应当说,举国体制还不完善,还需要进一步加强!现在实行的充其量是“举体体制”,只是全国体育系统一盘棋罢了?

还有就是举国关注的所谓金牌成本问题。试问哪个国家的金牌没有成本?美国的金牌就没有成本?就没有花纳税人的钱?真是奇谈!美国的所谓大学生运动员,在学校拿的奖学金、训练补助金、在国家设立的训练基地使用的设备和所需的花费,都是哪来的?全是社会赞助吗?您研究过美国政府对其备战奥运会的拨款方式吗?那些钱都是天下掉下来的吗?

我的答复如下。

我同意另一网友的看法,“举国体制”一词很模糊。我其实无意使用这一词汇,是刘鹏回答记者时使用了这一词汇,我在评价他的谈话时很难避免。我确实觉得,不使用这一词汇,可能表达的更清楚。

我觉得我们的现行国家体育政策重视奥运金牌,轻视群众体育和学校体育。几十年来走过的道路是,竞技体育的投资越来越高,金牌拿得越来越多,学校体育(少数尖子不算,他们和其他学生彻底脱离,他们其实是金牌战略的一部分)的投资所占比例越来越少,学生体育水准越来越低。大众体育的普及和水准也和金牌大国极不相称。

奥运的金牌都是有成本的。但是多数国家的奥运投资是透明的,是受约束的。我们的投资是不透明的,是不受两会的约束的。两会的最重要的一项事情应该是审查和辩论预算,但是我们的两会偏偏不讨论预算,向大家透露的预算简化到极点。

我不是说我们不要面子,不要奥运金牌,而是说,奥运投资要透明,奥运投资要受约束。我个人的观点是,奥运投资应该下调,更多的资金转移到学校体育上面。我说了不算。奥运金牌该花多少钱,应该寻找一种手段,广泛征求民众的意见。当然征求意见的前提是,告诉他们以往的投资数额,以往每块金牌的成本。

这位网友说:学生没有体育活动的时间。我说:更没有在本校从事体育锻炼的场地和设置。场地是比时间更硬的约束。缺乏场地和设置是因为学校体育没有进入决策和计划者的视野,进入他们视野的只是奥运金牌。

这位网友说:现在社会上健身场馆多了。那是商业体育,是针对有钱人的。我不但不反对,而且支持。但是同时,我还要呼吁:国家的体育政策和投资也应该转移,从奥运转向学校核社会。商业只能惠及一部分人,国家的保护伞才能荫庇亿万学生和大众。

笔者的“评刘鹏局长坚持举国体制说”是时下讨论这一重大问题的最犀利的文章。因为人所共知的原因,报刊不能发表。而网站只重吸引眼球,害怕严肃文章,它是决不肯将这样的文章放在首页上推荐的。所以恳求每个拥有博客的网友,将“评刘鹏局长坚持举国体制说”一文挂到你们的博客上。为这一稀罕的强音插上翅膀。谢谢。

 

上一篇: 愚蠢,还是民族主义——评央视奥运…下一篇: 郑也夫19日字里行间书店演讲…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郑也夫简介: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开放以后最早研究中国知识分子问题的社会学家。学术著作主要有《西方社会学史》、《代价论》、《信任论》等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42.7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92993+2【1】:57.8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92993+2【2】:85.6毫秒==TopicLogic.logic.php4112056+1【3】:101.3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