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力丹匿名蹊跷所言不实(题目发表时被改成《回复陈力丹》)

2016-10-21 17:45:27
分类:未分类

(郑也夫按:中国学术界的职称评定从来没有公正、完全从学术出发过。现在有人说20年前他作评委时的评定如何公正,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的朋友孙立平那时和我说:后悔当初连副教授都不应参评,就一辈子作讲师。我俩都是一度拒绝参评的人。我无论如何没有料到,刚才说到那件事竟然牵扯到我,并且公然歪曲事实:将差额评选说成“等额评选”。我写的、下面的反驳文章,被《南方周末》未经同意改动了几处。我对《南方周末》一向尊重。这里呈现出原文和被修改处,用意在于让读者体会当下中国新闻媒体之处境,编辑们被迫谨小慎微的应对方式。)

日前一位非社会学界的教授短信提醒我:721南方周末上陈力丹的文章“评职称的记忆”好像说到你。那段文字如下:“还有一位年轻人Z参评研究员,他的一本普及性质的书在社会上有些名气,但这本书不是系统学术论著,而是一些有思想的小文章的结集,结果没通过。他随之在外边散布评委会如何不公正的言论。第二年评委会讨论过这个事情,不认可他的批评。我当时投的也是反对票。后来他调到人民大学,再后来调到北大。现在他也算是名人了,估计在学术研究越发规范的环境中,他对自己当年那本书的学术分量,会有自知之明。 ”

文中的Z就是敝人,因为从社科院社会学所调到人大再调到北大的,只有我一人。陈文蹊跷诡异,嘲讽一个匿名者的同时又以履历精准地锁定他。只能理解为,他希望尽可能多的人猜到这人是谁。陈文严重歪曲事实,容我一一说明。

我参评的那年47岁,且我比你大。你愿说“一个年轻人”,我没办法。

我参评的代表作《代价论》,是理论专著,收入三联书店哈佛学术丛书,不是“小文章的结集”。这本书去年重印。如果今年拿它参评正高,我不觉汗颜。

陈文说当时是“等额”投票,严重歪曲事实(这六个字被《南方周末》的编辑改成“不确”二字),社会学所是三选二。陈文只说因《代价论》非学术论著而不投我票,只字不提事实上他是在三个人的比较中否定了郑也夫。那二位是李庆善、陈一筠。读者网上查看我们三人1997年以前的作品,当可判断陈力丹作为一个评委的良心与判断力。请问陈力丹:敢在媒体上承认你当时赞同陈一筠而否定郑也夫吗?

当时评选分两轮。所里是第一轮,评出三人,我排序第一。按照所内规则,排序要带到院里。院里是第二轮,从我所的候选人中三选二。我听说院评委会上有过争议,社会学所之外的评委说:我们不懂社会学,社会学所的同志迅速商量再排个序。陆学艺所长等人改变了所评委会的排序。我有足够理由向院里反应陆学艺等人的不公正。但我的一贯作风是不靠拢组织(被改成“不靠拢领导”。之前他们就要去删掉“不靠拢组织”几个字,我不同意,做了申辩,他们没有反驳,却擅自做了改动。当今出版环境下我勉强可以理解)。所以我什么也没说,第二年评选时,我不再报名,这在当时社会学所内是前所未有的轰动性事件。我不知道陈力丹是何人,更不知道陈说我“散布评选不公”根据何在。我认为评选结果大家都可以议论,包括被评选人,只是我选择的是沉默和再不参评。我不需要散布对评选的看法,因为三位候选人的学术水准社会学所内人士心知肚明。从陈文内容判断,陈和其他院评委们第二年惊讶我没继续参评,集体讨伐了我用脚做出的抗议。这样的方式为何也要遭到评委大人们的非议?想来之前的评选中丢面子的是你们,不是我。

我落选后,杨雅彬副所长在陆学艺办公室和他大吵一架,指责他不公正。科研处长沈原说:所长破坏了规矩;所内不成文的规矩是在正高职称评定上,尽可能平衡老人和中青年,因为比学术老人吃亏,比工龄中青年吃亏。而这年的三选二,评上两个老人。而陈力丹要以敝人学术不足为陆学艺所促成的评选结果背书。

过后我去了人大,拒绝报名很快开始的职称评定。系主任李强动员未果,私下替我填写了一万字的申请表,我拒不签字,说:“刚来就挤了别人不合适。”李说:“系领导不能背压制人才的黑锅,我到学校力争多要一个名额。”我说:“要不来我可不参评。”不久,林克雷和我都评上了教授。那年我49岁。顺便说,我从来没有过一分钱课题经费,且拒绝任何官方奖项。

陈力丹是一场不公正评选中的评委之一,翌年又是缺席“审判”一个有洁癖的无声抗议者中的一员。受辱者还没说什么,二十年后辱人者却按耐不住,含沙射影、说三道四(以上文字发表时被做了较大改动)。敝人只好开口,澄清当年的评选和你今日的不实之词。

(《南方周末》,2016年,811日)

 

 

 

上一篇: 郑也夫19日字里行间书店演讲…下一篇: 国人不踢球,责任在政府 …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郑也夫简介: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中国开放以后最早研究中国知识分子问题的社会学家。学术著作主要有《西方社会学史》、《代价论》、《信任论》等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