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银绒业:绯闻战斗机

2017-03-30 12:40:16
分类:未分类

中银绒业:绯闻战斗机

2017330 微信公众号“叶檀财经”

 

A股中业绩变脸的大有人在,其中不乏因为丑闻曝光而暴露的公司,中银绒业首当其冲。

中银绒业2017125日发布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性公告,2016年预计亏损9.5亿元到11.5亿元,相比2015年下降了8.65%31.53%,基本每股收益亏损0.53元到0.64元。如果预计成真,2016年的年报一旦发布,中银绒业就要戴上ST的帽子。

这家企业业绩大起大落。

2008年,中银绒业收购了宁夏圣雪绒国际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权,实现借壳上市。此后,中银绒业营业收入从2008年的7.46亿元增长到了2013年的31.1亿元,增长了4倍多;净利润从2008年的3200万元增长到了2013年的2.81亿元,增长了近9倍。

不过,从2013年起,公司营业收入基本变化不大,均在31亿元左右,但是净利润却从2013年的2.81亿元直降至2014年的8948万元,到2015年的-8.74亿元。三年间净利润直线减少了近12个亿,中银绒业业绩大变脸。

业绩变脸与虚假交易有关。

20139月,《上海证券报》刊登《中银绒业骗局》、《皮包公司炮制外销骗局 内销客户隐匿裙带关系》报道,中银绒业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马生国于20152月辞职,当年10月因涉骗出口退税向公安机关投案。201512月,马生国涉嫌合同诈骗被银川市公安局立案侦查。

司法机关文件显示:时任中银绒业副总经理郑宁与中银绒业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长马生国商议上述事宜,马生国同意以中银绒业的名义,与东胜国际商贸有限公司等11家公司签订489份虚假购销合同,中银绒业因此有了“出口收入”。司法机关相关查证资料最终证实,东胜国际所谓的购销合同不过是骗取出口退税用的虚假合同。

2012年到2013年,通过489份虚假购销合同,骗取出口退税款1.2亿元。2015年,因为涉嫌合同诈骗以及骗取出口退税被立案侦查;2016年,时任董事长马生国因逃税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马生国上交1.1亿税款。

造假形成的好业绩,经不起考验。

同行业的鄂尔多斯2012年营业收入增长了-0.9%2013年为3.3%,中银绒业2012年营业收入增长了34%2013年为28%,两者相差甚远,中银绒业能在每况愈下的羊绒行业保持着这么高的增长率,现在看来都是猫腻。

一直困扰着中银绒业的存货问题依旧没能解决。2016年存货占总资产比例居高不下,前三季度分别为23.07%24.43%22.02%。相比于鄂尔多斯逐步下滑的存货比例,且目前只有6.6%来说,这个比重要高得多。

存货多,羊绒价格又持续走低,自2015年下半年起,公司原料及产成品等方面存在较大的存货跌价准备,截至2016年中报显示同比增长了56倍之多。

这也就导致了2015年营业成本的大幅上升。同时伴随着生态园项目的陆续转固以及本期借款的增加,2015年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分别为 1.59 亿、2.46 亿、3.39 亿,同比分别增加了 32.94%31.96%41.03%; 期间费用率为 23.42%,同比增加 5.8 %2016年依旧没能缓解,第三季度的期间费用率为28.73%,同比增加了11.49%。资产减值损失由于坏账准备增加,2015年同比增长了43.39%2016年第三季度同比增长了12.83%

雪上加霜,成本与费用上升,产品平均销售价格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况且中银绒业的销售出口就只有一个——纺织业(主要产品为羊绒制品、纱线、水洗绒、无毛绒以及绒条等)。2016年中报显示营业收入为9.28亿元,同比下降29%,且主营业务的毛利率从2014年开始也呈下降趋势,其中2016年中报毛利率同比下降45.74%9.96%。再看看鄂尔多斯,2016年中报显示羊绒板块的毛利率为47.79%

中银绒业:绯闻战斗机

 

公司的现金流非常糟糕。

2015年年底,公司的经营现金流为-1.96亿元,同比下降了140%左右。2016年前三个季度的表现比2015年前三季度表现更差,经营现金流分别为-1.57亿元、-4.48亿元和-1.63亿元,2016年第三季度的经营现金流同比下滑了130%

公司增长动力不足,机构投资者不再看好,2014年还有34家基金机构持有,到2016年第三季度只剩两家。

十大股东总持股数也在不断下滑,2016年第三季度十大股东持股比例同比减少了7.5%,其中自然人股东占据了半壁江山,而且就在2016年第一季度,公司的十大股东也进行了一次大换血。

中银绒业:绯闻战斗机

有意思的是,公司2016225日复牌,股价一路大涨,连续五天一字涨停,成交量都非常低。但是在33日当天,成交量突然激增至29630万,此后停牌,直到4月底才复牌。对比了一下股东信息便发现,32日深交所向公司发送了关于资产收购的关注函,33日当天有三位自然人股东进行了大幅抛售并且退出了十大股东,新华人寿也抛售了85.36%的股份,保守估计这四位当天便套现了6.5个亿,假设三位自然人股东全部抛售了其股份,那么就是8个亿了。同时也有许多机构投资者趁机出逃,基金持有当天跑了18家,套现近6千万。

中银绒业:绯闻战斗机

业绩下滑,开始资本游戏。

近三年,中银绒业股价的大涨大都伴随着重组的声音。

20148月开始,中银绒业陷入盛大游戏的绯闻,颇有弄假成真的架式,从2014823日一直到2016225日发布公告复牌,停牌1年半时间,理由是重大事项未披露,复牌后,大股东换手,很多人被套在山岗上。

除了16225日复牌后的大涨,剩下两次都是在公司停牌前发生的。尤其是201611月停牌,一个月内股价上涨了51.99%,成交量是上月的近4倍。而且此次停牌,是因为股票出现异动后被深交所问询的被迫停牌,过了一周公司才发布公告说要继续停牌因为重大资产重组。如此“巧合”让人哭笑不得,难不成是股票异动了才想着去重组?股价异动必有妖孽,果不其然,当年12月,中银绒业跟云计算公司开始了一轮绯闻。

A股市场上,重组停牌前股价的暴涨彷佛已经成为常态,大量资金涌入、成交量成倍放大,不禁让人怀疑是否是因为利好消息的提前泄露?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罢了,“僵尸企业”靠着不断玩弄绯闻吸干投资者的血让人心凉。

上一篇: 高利贷背后的暴力法则 砍头债的…下一篇: 32个城市调控又如何 请注意我们…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叶檀简介:
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专攻政治史与经济史。著名经济评论人。从2000年左右走出书斋,到报社撰写经济类评论,迄今为止已在《每日经济新闻》、《中国青年报》、《中国经济时报》、《上海证券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中国企业家》、等报刊杂志发表大量文章,并在电视台财经频道客串点评经济新闻,也曾出版历史方面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