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雄安的三个问题 能不能坐着火箭在雄安赚钱?

2017-04-05 10:40:23
分类:未分类

关于雄安的三个问题 能不能坐着火箭在雄安赚钱?

 

一,      雄安房价会涨,但疯狂大涨意味着雄安新区难以发展。

房地产几十年稳步上涨,是经济溢价的产物,说明当地经济大好。但短期内疯狂上涨,一定是货币现象,民众对冲通胀上升的行为。

二战后日本房地产连续几十年上涨,是战后日本经济的红利,从1955年到1974年,日本六大主要城市住宅地价20年涨44倍(六大主要城市住宅地价),这与日本 GDP、人口快速增长有关。经历了平缓的11年且,从19861991年,6年增长1.7倍,这是广场协议后日元升值、日本央行货币宽松的恶果。

41日,雄安新区空降,炒房客带着现金滚滚而来,人们希望重新分享浦东新区建立之后的房价涨幅。媒体报道,由于雄安被限购,距离雄县近20公里的白沟楼市,一夜间房价由均价78千元,涨至43日的16千元,涨速惊人,一时一价。而此时在白沟镇工作的人员人均月收入只有两三千元左右。

一天涨一倍,这比日本楼市最疯狂的时候还要疯狂,连对冲通胀风险都不能解释了,只有一个解释,这些买房者是想在一夜之间买上增长券,坐着火箭享受新区几十年的溢价。所有为新区创造实体财富的人,绝大多数是为这些拿着券、抖着腿的人收的买路钱。

雄安新区即使小有成功,房价也会上涨,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红利。但让几十万人提前把红利蓐走,来了一批食利阶层的人,雄安新区根本没起来的机会,就会垮掉。

政府紧急喊停。42日原定于10点开始的雄县房地产开发商、中介紧急会议直到1049才开始。该县分管相关工作的副县长谢克庆称,政府已经工作一个晚上,正在查封查处所有售楼门店,已经取缔了几个卖房的,现在开始停止一切售楼行为。雄县住建局也称,开发、售楼两块要依法,需要土地证和售楼证;雄县公安局称,将对不执行禁令的人员采取措施。

用目前停止交易的办法不是常态,也不可能持久,雄安的房地产还是得交易,那就把此地当作房产税的第三个试点区,跟上海、重庆不一样,直接跟美国似的做个有效的房产税体系,这样一来,房价狂涨被压制了,在雄安创业、工作的人也就有了安身立命之所。

 

二, 雄安新区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上市公司,目前被炒作的公司代表的是雄安的上一代公司,并没有体现出创新二字。

43日(周一)香港股市开市,港股雄安新区概念股金隅股份大涨超40%,早盘开盘涨23.84%。在港股上市的金隅股份开盘跳涨20%,为公司2009年上市以来最大升幅,股价也逼近2015年夏季“大牛市”的最高点4.75港元。

雄安新区目前被推荐的上市公司,主要是房地产、交运、建筑等板块,加上一点矿、园林、能源、港口、农业等,大家看的是,谁在雄安板块持有的土地多,谁持有雄安上市公司的股权多——这些企业很难成为未来雄安发展的基石公司。

雄安新区要建成什么?十八大以来,习多次河北考察调研,明确指示,要重点打造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在河北适合地段规划建设一座以新发展理念引领的现代新型城区。

绿色、有文化、创新,这些才是雄安的关键词,你弄些水泥公司,把水泥公司的股权勾引得高高的,完全是跟雄安的定位唱反调啊。

离雄安不远的保定,长城汽车公司是国产车的重镇公司,还有雄安的环保公司,再加上从北京等地引过来的现代服务业,全新的农场,现代的旅游,这些才是有想像空间的公司。

 

三,雄安新区不是“分都”,经济基础不够雄厚, 扎实建成新区需要N多年,不要被冲昏了头脑,未来需要几十年扎实发展,起码比浦东需要的时间多。

查了一下雄安现在三个县的经济数据,不算太好。安新、容城找不到统计公报,只有政府工作报告,缺乏基础数据,只找到了雄县的数据,说明雄县的服务意识、市场意识大概是当地最好的。

以雄县为例,201539万人口,人均本外币存款仅3.37万,实在不算多,跟广州这些城市相差十倍以上。雄县民营经济是当地最发达的,民营经济上世纪80年代就进入了省30强行列,目前民营经济组织达到13000多家,形成了塑料包装、压延制革、乳胶制品、电器电缆四大支柱产业,这跟80年代的江浙有点像。

雄安新区的发展,需要的人才、资金、创新企业,不管是完善的职业教育、高等教育,这里全部欠缺,即使要从北京引进,也不太方便。该地需要形成智能网、人才网、服务网、物流网,从以前的经验看,最乐观的估计,大致成功也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

你现在在东莞等地买房,跟在雄安买房的道理一样,只不过雄安价格更低,更像一批黑马。别急,很快就会涂白了。

 

上一篇: 32个城市调控又如何 请注意我们…下一篇: 背后有皇阿玛的格格都折戟沉沙 …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30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叶檀简介:
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专攻政治史与经济史。著名经济评论人。从2000年左右走出书斋,到报社撰写经济类评论,迄今为止已在《每日经济新闻》、《中国青年报》、《中国经济时报》、《上海证券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中国企业家》、等报刊杂志发表大量文章,并在电视台财经频道客串点评经济新闻,也曾出版历史方面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