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余挺住 这是经济转型的需要

2017-04-24 11:40:02
分类:未分类

刘士余挺住 这是经济转型的需要

2017-4-24 微信公众号“叶檀财经” 

现在骂刘士余的声音有点多,一切不外乎利益二字。

刘士余得罪的第一波利益群体,是二级市场的投机者,大规模发行新股分流了资金,严厉监管二级市场使得再融资与二级市场投机成了泡影。

大规模新股发行,就是为了扶持实体企业,让实体企业得到更多的廉价资金,通过大规模发行新股,实体企业的发展、银行去杠杆,都获益良多。也正因为退出渠道比较通畅,中国的双创才能如此红火。

毫无疑问,这是经济转型期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

20162月刘士余上台,当年证监会核准了275家公司的IPO申请,核准的募资金额超过1800亿元,以核准IPO公司数量而论,在A股市场历史上稳居前三。而以A股市场的融资额度而论,包括IPO与再融资,2016A股的融资额超过1.6万亿元,创出历史新高。

2017年以来,每周10只的节奏持续进行,按照这个节奏,全年将发行500只新股,将远超2016年的规模。

为了保障新顺利发行,二级市场的一系列游戏手段遭遇严厉监管,双方斗争已经白热化。

48日,刘士余痛批“1030 高送转方案全世界罕见,必须列入重点监管范围,交易日一开盘,沪指震荡微跌0.52%A股高送转概念个股集体大跌,板块内近20股跌停。

虽然绝大部分公司只能暗自嘀咕,但新华网等上市公司却不买帐,虽然最后发出不是对抗监管的解释,但怒怼的文字已经转遍了各个角落,那些心中不服的公司自然是暗地里称快。这就像《西游记》里,天上来的黄袍怪,跟天上来的孙悟空打个不亦乐乎,最终还得上天来收拾。

抑制高送转,就是为了抑制二级市场的投机,也是为了防止资金进入不断炒作的灰色上市公司。

高送转是融资企业利益层套现的传统招术,既然上市拿到了大笔钱,不如高送转做大市值。利润节节下降的上市公司居然还能高送转,追究一下大多是从市场得到了大笔融资。一边融资再融资,一边高送转,内部人趁机减持得到真金白银。这条老路本来挺通畅的,现在受到了抑制,传统的套路突然失灵,那些已经埋伏的资金骂娘都算是轻的。

《中国经营报》415日的报道点出一家“数字游戏套现公司”,融钰集团201110月上市,201410月,彼时实控人吕永祥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开始陆续解禁。

2015317日,公司推出10转增1810元的超高比例方案,相当于公司过去三年净利润之和,彼时正值牛市,公司股价大涨,从2015317日的53.19元一路上涨到201549日的历史最高价119.12元(后复权)。

在推出高送转2天之后,公司公告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减持。最后,吕永祥家族带着62亿元现金离开。

这个典型事件说明在高送转的过程中,财富游戏是如何成为公地悲剧的,也说明股市资源错配到了何种程度。

抑制高送转,事实上是倒逼资金转回到一级市场中,转回到新股市场中。而鼓励分红,则是希望股票变相成为高收益的持有到底的有价证券。我认为,A股市场已经发生了本质的变化,考虑到市场信用如此之差,股票不得不转变成为类债券性质的投资品种。

不过,高送转从理论上来说并没有违法,监管举措遭遇到了滞后的法规的严重制约,刘士余成为利益受损的人谩骂对象,并且所有的谩骂戴着维护市场秩序的面罩。市场里,你让他损失30万都可能以命相搏,更何况,游资在雄安概念股上帐面可能损失了数百亿呢。现在谩骂者脸红脖子粗,也就可想而知了。

雄安新区绝不是用来炒的,而是用来建设的。对理论上可能理解,但被罚得倾家荡产的人对刘士余的怨恨也就冲天之高了。

中国证监会对多伦股份操纵案的罚金高达34.7亿元,成为证监会截至目前开出的“史上最大罚单”。前发审委员冯小树4.99亿元罚没案,有人认为罚金还不够高,我认为这一笔罚金处以让这个原本富裕的家庭倾家荡产。

424日,证券法修订案进行“二读”,证券法可能会出现大面积修订,以完善监管手段,保护投资者权益,打击违法违规行为。刘士余的监管将受到法律的支持,这是必要而及时的。

    至于,刘士余是不是需要说那么多话?该说则说。
上一篇: 奶妈断奶 股市半死下一篇: 副省级城市系列(四)西南第一市花落…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0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叶檀简介:
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专攻政治史与经济史。著名经济评论人。从2000年左右走出书斋,到报社撰写经济类评论,迄今为止已在《每日经济新闻》、《中国青年报》、《中国经济时报》、《上海证券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中国企业家》、等报刊杂志发表大量文章,并在电视台财经频道客串点评经济新闻,也曾出版历史方面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