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有后台 大规模退市可能性不大

2017-08-07 11:40:02
分类:未分类

僵尸有后台 大规模退市可能性不大

2017/8/7 微信公众号“叶檀财经”

 

股市要不要发新股的讨论还没有结束,新的讨论又开始了。

 

先是,711日晚,黄奇帆先生在南通说,要不要停发新股的讨论没抓住要害,应该建立正常的垃圾股退市制度,只进不出,一定死亡,一定憋死。

 

这话说得没错,黄先生不是第一个说退市的。但是,作为一个拥有地方行政经验、对金融市场又非常了解的人,仅仅说这些话是不够的。退市制度长期得不到执行,根源何在?

 

接着,724日至25日召开全国证券期货监管系统年中监管工作座谈会,证监会公布下半年工作要点,退市改革成为一大具体落点,下一步要完善退市制度,加大退市力度。

 

退市制度嚷嚷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到现在还没有正常的退市制度,不是缺少英雄振臂一呼,也不是大家不知道消化系统的重要性,而是退市制度本身有问题,上市公司与各方利益相关度太高,一家退市数十家胆寒,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没有退市,相当于没有消化系统,A股每次快憋死的时候,都停发新股,相当于暂时不吃东西。不管发新股还是不发新股,只要不解决消化道的问题,市场就会向僵尸方向狂奔。

 

A股市场建立以来,退市公司少到可以忽略不计。转引《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Wind资讯的数据,从2001年水仙电器、广东金曼两家公司成为首批退市股以来,剔除吸收合并股票退市情况,A股累计有60家上市公司因亏损和欺诈发行、私有化等因素退市。截至今年710日,A股共有3285家上市公司,以此计算,A股累计退市率为1.83%2001年以来17年的年均退市率仅为0.11%,与欧美退市率相比,天上地下。

 

中国股票市场有退市制度,吸引众家所长,不可谓不严厉。关键问题是,有了制度也没用。制度没有的原因何在?

 

黄奇帆先生建议退市的第一点是,上市公司到了破产边上,或者宣布破产了,那就退市呗。

 

这个制度有个毛线用,绕开太容易,违规成本太低,形同虚设。

 

20012月,证监会第一次退市标准《亏损上市公司暂停上市和终止上市实施办法》,因此拥有一条简单的退市办法:若上市公司连续三年亏损,则暂停上市;若上市公司连续四年亏损,则终止上市。

 

上市公司“反退市”经验不足,执行铁腕、严厉的时候,退市力度还可以。从2001年到2007年的七年中,共有43A股公司被强制退市,年均退市6家,考虑到截止目前A股退市一共只有60家左右,那时的效率那是前所未有的高。

 

2007年底至2013年初,整整五年,虽然上市公司亏损面一直高达15%以上,却没有出现一家A股公司退市。

 

上市公司有了丰富的反退市经验,大玩“二一二”财报游戏,二年亏损一年赢利二年亏损,最近我们团队分析上市公司,二亏一赢是常规游戏,一亏一赢也不少见。可这些不死鸟过得挺好,高管套现层出不穷,这是给制度的迎头一棒。

 

监管层只有两个办法,一是严防,对于业绩有异,长期二亏一赢、一亏一赢的上市公司,纳入异常公司池,让这些公司胆战心惊。二是取消,一个制度漏洞大到可以走马,这个制度存在本身就是愚蠢的象征,不如及早取消。

 

2014年所谓的史上最严退市新规出炉的时候,当时证监会张晓军承认,因为相关法律法规,某些意见并未被采纳。“有意见建议弱化财务类退市指标,但考虑‘连续三年亏损’是《证券法》确立的退市情形,法律未改的情况下还是依然保留了这一指标。”

 

既然取消不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抓典型,提高二亏一赢的公司的风险成本,只要是有节奏的赢亏,就严查,并且暂时禁止高管套现。

 

2014年,证监会出台《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被称为最严退市新规,到现在共有5A股退市,这算是给最严两个字贴金吗?

 

退市还遭遇利益阶层和地方政府的阻挠,一怕上市公司数量减少,二怕公司破产股民不稳定。

 

地方政府是退市的拦路虎,历年地方政府的补贴是让很多烂公司苟延残喘的动力。今年626日,*ST嘉陵公告获得5712万元财政补贴,这笔费用将记入公司2017年度财务报表中的“营业外收入”科目,增加公司2017年度利润。71日,*ST墨龙发布公告称,寿光市财政局向其拨付了节能减排奖补资金1.5亿元,上述款项的取得预计将会对公司2017年度经营业绩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

 

看看,不光是地方,来自什么渠道的补贴都有。这里处置僵尸企业,那边一不小心就保住了壳。

 

暂停上市的财务要求难道是有意留出了漏洞,只对净利润作要求,不考虑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卖房卖地,领到补贴,甩卖子公司,这算是考验上市公司的背景吗?既然退市的目标就是优胜劣汰,退市应该看主营业务收入。你靠补贴,不就是靠输血吗?抽地方财政血的还能受奖励?

 

黄奇帆说的第二种是股市重整,比如金融危机的时候美国福特、通用、克莱斯勒三大汽车公司都破产了,因为是太有名的汽车也不是简单破产,董事会还是下决心通过重整,包括债务重整,坏掉一批账,银行妥协,给他们坏一批核销一批,同时企业结构也调整,有些东西卖掉,有些东西处理掉,处理了一年多,三大汽车到了2010年以后都恢复上市,这叫做停产整顿。第三种,就是借壳上市,垃圾企业退出,战略新兴产业收购他股权上市。

 

在信用不彰的市场,鼓励借壳上市,就是鼓励保壳,那还退得了市吗?补贴千万,卖壳20亿,这笔帐太划算。严厉退市,让好公司上市,才是正道。

 

有一次朋友分析了一家烂公司,当时财报可是花好稻好,于是下面一片讥笑谩骂之声。等过了两年,这家企业由里烂到外,准备退市了,下面一片嘲嘲,凭什么让我们这家退市啊,还有没有天理了,你看那谁谁谁、谁谁谁,都比我们差。柿子单捡软的捏,欺负我们没背景。

 

谁也不愿意刀子挥到自己头上,何况,这是最肥的一块蛋糕呢。

 

退市绝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还是社会问题,政治问题,你不想掉进沟里,就不能一蹴而就。

 

这两年找一些典型案例,非退不可的,一年68家左右,逐渐形成退市的心理,建立退市的规矩,事情自然成功。自以为自己天下第一的书生,我看到的别人都没看的,必须按照我的主张办,这样他就成为改革舵手了——我去。

 

上一篇: 上汽集团:膨胀的印钞机 大方的粗…下一篇: 开封:东京梦华不再有 徒留小城空…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叶檀简介:
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专攻政治史与经济史。著名经济评论人。从2000年左右走出书斋,到报社撰写经济类评论,迄今为止已在《每日经济新闻》、《中国青年报》、《中国经济时报》、《上海证券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中国企业家》、等报刊杂志发表大量文章,并在电视台财经频道客串点评经济新闻,也曾出版历史方面书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