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链火车票涨价说将引发严重社会问题

2010-02-22 11:43:55
  据2月20日广州日报的一篇报道讲,吴敬琏仍然坚持春运火车票应涨价的观点。吴敬链先生的主要理由还是他的市场坚持说,因为目前的春运困境为需求远大于供给,需求火车票的民工要多于火车票的票数。如果火车票涨价了,通过涨价,一部分农民工就买不起火车票了,这样供求就实现平衡了。当然吴敬链先生还提出涨价以后要给农民工发20多个亿的补贴,不管他们回家不回家。
 
   吴老先生当年提出这个观点后,立即遭到炮轰,现在还痴心不改,继续坚持这个观点,但我认为这个观点不可行,还应该继续被炮轰,先就从我做起,先轰两下子。为什么春运火车票提价说是不可行的?因为提价说对弱势群体打击最大,由此将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
 
   其一:火车票春运涨价有可能会引发大量的社会不满,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涨价说是引发社会矛盾炸药包。
   2亿多的农民工群体春节后外出打工,一般一去一年。他们在外打工拿着最低的薪水,做着最辛苦的工作,几乎天天要加班加点,就等着能够在每年年末回家过个年,好回家放松一下,团园圆,见见亲人,会会朋友,释放一下一年下来的积怨。假定按吴敬琏先生的观点,在春节关键点坚持让火车票涨上去,再假定真的实现的火车票的供需平衡,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那些因为火车票涨价太贵回不了家的弱势群体留在打工地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一种情况?仇恨?凶杀?还是犯罪?什么样的结果都有可能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原因很简单,当一个人胸中有闷、干着最苦最累的工作、拿着最低的工资怨气却一直得不到发泄释放时,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致使性的破坏性。尤其是这并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一个很大的群体。大家可以想象一下,这个群体将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一个巨大的炸药包?一旦社会有点风吹草动,那么这个大炸药包就有可能发生爆炸,带来严重的后果。这些结果吴敬链先生想象到没有?
 
   再假定按吴敬链先生的意见办,出现了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刚性需要,即农民工与弱势群体过年回家不会因为涨价还坚持回家。由于原本所挣的工资就不多,回一趟家几乎把一年所挣都交给铁道部做贡献去了,又该会出现什么样的社会心理?仇富?仇铁道部?仇黄牛党?仇恨社会?都有可能出现。因为这个社会在关键时刻抛弃了他们,所以他们也会以同样的方法去抛弃社会。
 
   其二:给农民工发20亿的红包是堂吉诃德式的幻想。过去春运火车多年多次提价,农民工一分钱红包都没得到过。
   吴敬链先生还认为,针对铁道部说因为不涨价民工享受到了20多个亿的实惠,吴敬链坚持在火车票涨价后将这20多个亿发给民工,不管是回家还是不回家。其实吴老先生忘记了,前几年每年春运火车票都在涨价,但我们的民工们享受到什么实惠没有?统统没有。所以让铁道部每年拿出20多个亿,那不是白天做梦、堂吉诃德式的幻想? 况且如何去界定这些哪些人外出哪些人不外出将是一个天量的工作,更有可能增加不知多少倍的社会成本。所以这种方案也是不可行的。
 
   其三:单纯地迷信市场机制与单纯地否定市场机制一样是有害的。.
   在春运关键点让火车票涨价的观点反映出吴敬链先生也太迷信市场机制了。其实对弱势群体不能单纯地依靠所谓的市场机制来解决。研究生杨元元因为没靠市场机制,在武汉大学的宿舍与妈妈住在一了起,读完了大学。但考上研究生后,来到市场化的大上海,一定要按市场机制让她妈妈搬出去,即使哪里多一个人与少一个人住没有任何关系,这这样活生生椤把把一个29岁的生命给逼死了。目前我国的市场机制还太不健全,单纯地迷信市场机制与单纯地否定市场机制一样都是有害的。我国虽然已是市场机制国家,但相关的保护机制还太弱。之所以春运期间国家坚持火车票不涨价,坚持实行实名制购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保护机制,去保护那些弱势的农民工群体以及大量的蚁族打工族。他们应该得到保护,他们必须要得到保护,国家也应该保护他们。因为中国制造的低成本主要靠他们。如果把火车票涨上去了,那等于是把中国制造的成本给涨上去了,中国产品在全球没有了竞争力,谁来负责?所以讲春运期间涨火车票看是小事,实乃大事,直接关键关无数人的命运,也关系着我国的支柱产业,不可小视。
 
   与吴敬链老先生设计的刚好相反,其实铁道部已经在朝正确的方向前进了,通过实名制低票价,阻止黄牛党与车站内部人联手坑害弱势群体,让他们能够买到票、买到低价票坐火车回家过年。火车票实名制一定要继续坚持下去,那是弱势群体的最后一道防线。
   (评论者郑风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上一篇: 赵本山小品“捐助”演的是伪农民…下一篇: 新增耕地占用税全部用于农业…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248)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郑风田简介:
经济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崇尚调研,不唯书、不唯权、只唯实。近年来进行了较多的公益性写作,对重大社会问题发出独立中立声音,对社会主流持批评与建设态度,属改良派。 除主业三农问题外,近年来也比较关注教育问题、社会问题与国际问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