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风田:农民可以直接上中专大学?

2014-05-09 15:47:35
分类:未分类

郑风田:农民可以直接上中专大学?

 

以本土化乡土型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破除谁来种地难题

 

教育部、农业部近日联合发布《中等职业学校新型职业农民培养方案试行》,提出为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将由国家承认的涉农中、高等职业学校招收50岁以下,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的务农农民以及农村新增劳动力。招生重点是专业大户、家庭农场经营者、农民合作社负责人、农村经纪人、农业企业经营管理人员、农业社会化服务人员和农村基层干部等。累计修满规定学分即可获得国家承认的中等职业教育学历。此次文件的出台,也是落实农业部门提出的10年时间培养100万具有中等水平的职业农民的计划。

我国目前在一线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平均年龄已55岁以上,而绝大多数新生代农民工不愿意返乡务农,未来谁来种地与如何种地面临临战,政策层面形成的共识是通过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让家庭农场、专业大户、专业合作社、农业企业来承担主要责任。如何让这些新型经营主体尽快成长起来,加快教育培训就成为一个必然选择。

此次的方案如果落实好,可以解决以下难题:

其一满足未来发展对新型农民经营能力不断提高的需要。未来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经营规模都比较大,要求管理技能也比较高,如果缺乏培训,效率难以提高。我国传统农户户均8亩多地,如果单纯种粮食,规模大小一般差异不大。但如果规模扩大到百亩甚至千亩,目前传统的农民就面临经营管理能力的挑战。根据对现行家庭农场的实地调查,不少农民感到力不从心,急需经营管理能力培训。最近看一份对国际不同国家农业规模经营与农业生产效率的研究论文,结论也是如此。当农场规模扩大后,农场主的经营管理能力就变成十分重要,农场主经营管理能力高低直接决定着农场的生产率与收益,也决定着本国农民的国际竞争力。所以加强对新型农民的职业技能培训,也是未来国际竞争的需要。

其二从国际视角来看我国农民得到的培训太少,急需加强。对职业农民进行培训也是一种国际趋势,目前我国农民接受的培训少得可怜。一份统计资料显示,我国目前农村劳动力中接受过短期职业培训的占20%,接受过初级职业技术培训或教育的占3.4%,接受过中等职业技术教育的仅占0.13%,没有接受过技术培训的竟高达76.4%,而美国、加拿大、荷兰、德国、日本农村劳动力中受过职业培训的比例都在70%以上。荷兰之所以能够在花卉等农业产品出口方面屡创佳绩,跟本国发达的农业教育与培训密切相关,欧美国家的农场主不少都是大学农科毕业生。而我国目前农业毕业生虽然不少,但真正能够回到农村从事农业生产的几乎没有。单纯地从技能教育与学历来比较,我国的农民职业培训与发达国家还有太大的距离,需要通过加强来弥补差距。如果未来我国一线的农业经营者基本上都是大学毕业生,那我国的农民也基本上能够跟国际接轨了,最少在教育培训方面不要与他们差得太大。

其三要培育本地化乡土型的人才。此次的文件规定招收50岁以下,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的务农农民以及农村新增劳动力,与过去相比有较大的突破。培训方向的转变可以培育本土化实用人才,破解涉农人才上不来,下不去,难服务的困局。我国过去涉农教育一直面临生源短缺,学生即使学习了也不愿到农村去、真正做农业的怪现象。原因很多,跟招生政策与农民待遇等都有关系。如果直接从一线农民中招生,也对年龄大大放宽,不再是单纯的文化考试课,这样就避免过去学农不爱农、学农不务农的现象出现,让飞鸽牌变成永久牌。其实国家今年也已在高考制度上进行了改革,未来职业招生可以单独的考试,不再以一次智识考试一刀切。职业人才单独高考,将从根本上解决我国一方面未来发展急需职业技能型人才,另外一方面学生又不敢学难以吸收好生涯的怪现象。

上一篇: 郑风田:北京减负应把大学与公司总…下一篇: 郑风田:中国城镇化发展存在最大的…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郑风田简介:
经济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崇尚调研,不唯书、不唯权、只唯实。近年来进行了较多的公益性写作,对重大社会问题发出独立中立声音,对社会主流持批评与建设态度,属改良派。 除主业三农问题外,近年来也比较关注教育问题、社会问题与国际问题。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14.5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69243+1【1】:17.2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69243+2【2】:31.1毫秒==NOCACHE+jishigou_topic3709186【3】:33.1毫秒==TopicLogic.logic.php3709186+1【4】:35.8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