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风田:众筹农业的未来在哪里?

2014-05-12 09:48:37
分类:未分类

郑风田:众筹农业的未来在哪里?

 

众筹这个词近来很热,所谓众筹就是大家来筹集,大家来想办法。“众”跟人多联系在一块,但却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含义:一个是“众人一心把山移”是讲好的一面,另外一个是“乌和之众”难成事。而这当中的分水岭当是组织。如果采取合适的组织方式把大家组织起来,就能形成合力,形成一股不可小视的消费潮流。与此相反,如果缺乏组织,分散的消费者一盘散沙,其利益诉求难以得到商业上的满足。

其实有两股大潮在驱动着“众筹农业”的形成与发展:天性与安全。其一的驱动力是人类的天性与本能。人类最早是要通过农业劳动才能维持生存的,但随着城镇化的大发展,社会分工的形成,有一部分人就可以不用参加农业劳动也能生存。但千百年来的自然进化,在人类的天性里,亲近自然还是根深蒂固的。人类是起于农业劳动,从本能上来讲需要补一补这方面知识与经历的不足。目前不少城居民直至成人还难以分辨麦苗与韭菜花的区别,这是一大遗憾。按道理讲城里中小学应该安排一些“学农”课,让孩子们能够到乡下到农村去体验一下农耕文化,亲自操作一下。但遗憾的是,目前的信息时代,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高考分数,不少学校的学农课也渐渐被取消,这一缺憾难以弥补。

另外一股驱动力是舌尖上的安全担心。我国不断出现的食品安全丑闻,让城里的消费者成为惊弓之鸟,一些有闲一族或者有钱一族希望通过自我劳动与自我体验来满足这一需要。于是不少城市居民到郊区租地,成为新农人也成为目前我国刚刚兴起的一景。

农业毕竟是一种很专业化的活动,种子、技术、灌水等还是需要一些技能的。所以专业化的服务形式开始出现,那就是社区支持农业、农夫集市、集体农庄等。

目前在我国各地发展很迅速的社区支持农业其实就可以部分满足消费者的这两种需要,一方面这些农场会辟出专门的土地,让城里劳动者来认购耕种,农场提供专业的种子及各种生长所需技术。我也曾认购了一块,也到不少市民认购的田地里参观过,但发现效果其实很一般。因不少认购者疏于管理,杂草横生,客观上也影响周边别人的认购农田。哪些能够坚持下来的,多是一些退休的老人。另外一种模式就是直接配送,农产品尤其是蔬菜需要新鲜食用,配送既可以省去目前从田头到餐桌的数个环节,又让消费者能够及时食用不施任何化肥农药的安全菜蔬。只不过这种社区支持型蔬菜其价格相当于普通蔬菜的310倍,属于小众食品。因为缺乏了现代农业投入品,农产品的产量普遍要减产30%50%,再加上配送成本,价格自然就偏贵。

 其实这种方式可以追溯到世界。20世纪 50 年代后期,日本因发生“水俣病”事件而引起全民对于农业面源污染和食品安全的恐慌,城市消费者开始主动与市郊农民签订合同、义务劳动、支付预付款等方式鼓励农民生产不使用农药、化肥的有机农产品,并得到相应的产品配额,这种将市郊的生产者与城市消费者通过有机农产品连接起来的“短链”模式,被称为社区支持农业。

美国虽然食品安全没有太大问题,但在大学周边以及社区形成两大新型农业,其一是社区支持农业,其二是大学师生自种农业。社区支持农业其实也叫农场主自产自卖农业,价格比一般超市贵多了,但追求生产过程的安全健康。美国不少小城拒绝沃尔玛等大超市的进入,百姓对于本地产本地直销的产品认同度高,信任度高,觉得自己人不会坑害自己人,宁愿多出点钱,也愿意购买本地农场主自产自销的农产品。美国自1986年建立第一个社区支持农业农场至今,其全国的社区支持农业农场数量已经超过4000家。

另外一种是美国大学将所属多余土地免费或者是象征性租金租给师生,让他们自己耕地。美国的大学大部分在小城市或者农村,是大学镇,学校一般面积大,土地多。学校一般会专门辟出一块地,把这些田地的基础设施建好,供本校师生租种,但也有一些规定,比如只能自己食用,不得用于商业出售,还需要年年重新租用,防止商用。目前这种现象发展很快,尤其是很多中国留学生把爹娘接来带孩子,再从学校租点地,种种菜,不但自己食用,多余的还可以互换,一派欣欣向荣景象。中国人太缺地了,到了美国,忽然发现还可这么便宜拿到地,于是就开始大显身手。前年在美国的一个大学访问,我天天跑到住得不太远的这样一块大学师生自留地,每天自摘自取,比超市便宜又新鲜,尤其喜欢一家准专业的菜,这是一个从大陆来的菜农耕种的,他的哥哥在该大学当教授,他不知通过什么途径,把老婆孩子全弄来了,通过从学校包的小片小地,每天的生意不错,一年可以收入1万多美元。但这样做是否也违反了学校不得商业食用的规定?他这样做已有年头,也没有人来查。师生在大学周边种菜,这也是近年美国大学的一景。  到意大利农场参观,也发现不少田间地头有不少儿童玩耍设施,甚至还是专门的房间有不少农耕道具。这是他们专门辟出的供城里儿童来农场体验农耕。

   众筹农业形式多样,如果要进行产业化,要商业的力量 ,则需要专业的力量。上海的多利农庄就是这种模式,发展很迅速。众众参与的众筹农业,未来要想进一步做大做强,有不少需要改进之处:包括要进行必须的标准规范,还要有专门的外部监督,否则会出现信任缺失,一个老鼠坏锅汤的悲剧。

上一篇: 郑风田:中国城镇化发展存在最大的…下一篇: 郑风田:为何“猪周期”难破?…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郑风田简介:
经济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崇尚调研,不唯书、不唯权、只唯实。近年来进行了较多的公益性写作,对重大社会问题发出独立中立声音,对社会主流持批评与建设态度,属改良派。 除主业三农问题外,近年来也比较关注教育问题、社会问题与国际问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