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间花魁的客人们

2010-05-29 14:29:48
分类:写给大家
  关了天上人间,很多人为北京市警方叫好。
   因为大家都认为那里水太深,应该像传说那样永恒,成为长城饭店旗下真正的娱乐长城——永不倒。
   本来公众已经麻木,被人间的操劳和忙碌已经搞得精疲力竭,无瑕去操心天上的事——权贵们沉湎于酒色一个意外的好处是不扰民,也算求得片刻的和谐。
   但建立在人间的天上毕竟不牢靠,正如权力再强悍也会受到法治的约束——正义会迟到,但从未缺席。
   好多没去过天山人间的同志开始关注这个另外的世界。那里如云的佳丽、暧昧的情色又无疑是强烈的调味剂。反正上半身不发达的社会,对下半身的事就会无比关注——无力去淫还不允许意淫下,对于坊间草民,允许他们庸俗其实是一种宝贵的开明——没能力一掷千金地放浪风月场,还不允许人家在家偷偷看个毛片,还要将人家弄到派出所批评教育兼罚款,过了。当然,俺希望这个社会人人纯洁高尚,只是嘛,有些先富先贵的人应该带个好头——能力(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嘛。但不少这样该率先纯洁高尚的人偏偏愿意去天上人间泡美眉,还没有晚明秦淮八艳当道时玩得有品位,搞不清时代是进步了还是在倒退。
   任何一个娱乐场都有花魁。但不幸的是,天上人间最著名的花魁梁海玲5年前已经被谋杀了——据说被自己包养的两个二爷图财害命,永远活在了客人们的心里。麻烦的是,她的遗物里不仅有千万遗产,还有一份相当敏感的客户名单——含多个外省高官。
   三陪肯定不是一个高尚职业,但俺没有大力鞭笞的欲望——倒多了几分悲哀和同情,都是普通人家的美眉,可能有些好逸恶劳,更多为生活所迫,沦落红尘日日陪笑甚至卖身,可能客户高端些,都是所谓权贵富豪,收入高些,但即使贵为花魁那也得一次一次卖啊,怎么看怎么像特殊的弱势群体,但每次严打似乎被处罚甚至被曝光的都是她们,而不是那些拿着银子无耻买笑的权贵,场子越高档,这样的不公越严重——都犯的同样的事,待遇咋就如此不同呢?
   于是,这笔五年前的旧账就被媒体热炒,渴望了解已故花魁梁海玲客人的群众如云。
   其中被披露出来的著名人士是一台湾富商——据说一次给了梁美眉400万。可见花魁之红极一时。其实,公众更关心那些高官是谁,因为商人再有钱乱花,多数也是自己挣的——地位那仅仅比他玩弄的三陪高些,也是准弱势群体,类似权力二奶。而高官就不同了,自己消费按工资明显不够,那就要么花纳税人的钱,要么需要老板买单,然后拿公权力暗中回报,反正最后都坑公众、害国家,给党丢人。
   因此,警方比打着取缔色情陪侍、维护消防安全的名义关掉天上人间,敲掉三陪饭碗更重要的是,是联合纪检监察部门搞清这些潜伏的公仆是谁,消费时花的谁的银子,玩完花魁后有没有利用人民赋予的权力干违法乱纪的事,果如此,死去五年的天上人间花魁还真为祖国反腐事业意外地作出了贡献,值得适度宽宥并恢复名誉。
   梁海玲的名字公开就那么自然而合情合理,为什么那些更可怕的客人需要遮遮掩掩呢?
   陪和被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上一篇: 一位大款移民海外的理由…下一篇: 女乒惨败小将和富士康跳楼员工…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6793)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石述思简介:
资深媒体评论人、策划人。知名电视嘉宾。参与策划的节目有央视对话、经济半小时、大家,凤凰一虎一席谈、贵州卫视论道、东方卫视头脑风暴等。参加各类高端电视谈话节目录制数百场。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