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有巴铁受害者不愿报案?

2017-09-06 15:40:05
分类:未分类

竟有巴铁受害者不愿报案?


巴铁投资方老板被抓,却远未曲终人散。

据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发布的消息,针对投资人举报北京华赢凯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的情况,东城分局依法立案侦查,在2017年6月28日、29日、30日,先后将白志明等32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

一场轰动一时的投资诈骗大戏似乎走到了大结局。

随后警方敦促投资人应尽快到合同签署地公安机关报案,依法理性反映诉求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开展侦查办案和调查取证工作。

然而,两个多月后,便从媒体传出消息称,总数超过4万人的投资者出现了分裂,形成观点对立的“两派”:一派主张坚决报案,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另一派选择相信华赢凯来的业务员,对报案持观望态度。

相信实质已破产的华赢公司的受骗者绝大多数是老人,仍痴迷于白志明最初对他们许下的高额投资回报和不断见诸媒体的神话般的宣传。

一个巨大的反讽出现了:如果警方抓紧时间,依法按照正规渠道,可能会帮助受害者挽回最多的损失,而上当的老人们却在指望那些骗子能良心觉醒,使自己的银子完璧归赵。

而这种受害者与施害者达成默契甚至形成合作,共同对抗执法等社会正义力量的现象已屡见不鲜,尤其是在非法集资、传销等金融诈骗事件中更是普遍——不单纯是不敢报案,而是从内心深处不愿,愈加令人深思。

一个浅显的缘由是,这些可怜又可悲的抗法老人之所以倾其所有追随白志明诈骗团伙,相信其编织的、与一个世纪前发端于美国的庞氏骗局相比没有太多进化的伎俩,与其说是内心无边的贪婪,不如说是令人窒息的焦虑。

当老龄化社会以惊人的速度垂临,相对脆弱的社会保障,捉襟见肘的养老账户,日益疏离的亲情和式微的家庭养老观念,再加上高企的房价、物价和对应养老金增长的不明朗,对自己的老年增加投资实现保值增值已成当务之急。

显然,传统的三大养老渠道储蓄、股票、住房并不能让中国都市老人满意。且不论治理结构有待完善的中国股市已坑散户多轮,所幸韭菜们投资渠道狭窄且内心急功近利——据说记忆力只有7秒,和鱼一样;但这个游戏超过了多数老人的实力尤其是承受力,而以房养老在近期更是成巴铁为一些骗子洗劫老人的利器。

辛辛苦苦忙了一辈子攒了点银子,面对并不乐观的暮年生活,有时竟形成一个悖论:放着等死,投资找死。如果这个难题得不到有效化解,上当受骗的诱因始终存在,正如只要人性存在自私和贪婪,就一定会存在着骗子。

不宜武断地认为这些上当受骗的老人都是轻信、封闭、僵化且不读书不看报——一部分或许存在,但全盘否定就是污蔑。

 

竟有巴铁受害者不愿报案?

纵观整个巴铁骗局,其实印证了这样一句话:不是老人无能,而是骗子太强大了。

报道称,华赢凯来巅峰时仅在北京就开设了100多家线下门店,业务员2000多人。结果,4万多投资人,被“忽悠”走48.86亿。甚至在2015年4月1日公开发布了4个“老板任性标”,共融资500万元,年化收益率高达80%、100%。除了关联担保外,在资金用途一栏中,介绍竟是这样一行字——“老板想体验撒钱过节的瘾”!

如此明显违法的运营竟然创造出如此惊艳的业绩,着实令人感喟相关业务规则法治之缺失,以及机构或者平台的监管方监督、执法之能力和效益与现实需要之落差。

政府虽未公开支持但却长期默认的新兴业务,加上骗子高额利益相许,巧舌如簧相诱,老人会不会动心?

如果老人还在动摇,他们会在报纸电视网络上看到引领公交“高科技”的先锋人物、头顶各类光环的白志明。从2000年开始,白志明从水泥厂老板转型为华赢系掌门人,紧跟时代,一路脱实向虚并更名白丹青。2015年11月,白志明从宋有洲手中买断所谓“巴铁专利”。一个月后与河南省周口市政府签署合作协议,在该市设立中国第一家巴铁研发及产业基地,项目规划总投资100亿元。随后,巴铁科技马不停蹄与不同地方政府商谈合作:2016年4月22日与天津市河北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4月27日与秦皇岛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5月17日与沈阳市沈北区签署战略合作协议,5月20日与河南省南阳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竟有巴铁受害者不愿报案?

这个过程中,华赢集团一直以 “PPP领跑者”自居。

面对这些背书的政府机构和推波助澜的媒体,老人们信也不信?

此后,还有周遭簇拥着老人的亲朋好友熟人同学,他们急切地向你兜售着刚刚被洗脑后得到的新知,用被急功近利乃至一夜暴富占领的情绪奠定着信任最后的基石。

或许到这一步,地球人都拦不住骗子了。

最终,如梦初醒的受骗者如同被自己信任了一生的所有,无情地戏耍一番,还血本无归,内伤很重,从此怀疑人生。为了降低损失,宁信骗子不信公安,确实令人无语。

所有非法金融诈骗的本质是一致的:欺骗者和被骗者靠贪婪、自私、懒惰、疯狂,在共同利益下达成了短暂的同盟。传销如此,非法集资也好,其余各类庞氏骗局也好,概莫能外。

现实社会,当类似的恶性金融诈骗事件发生后,舆论场经常有两种熟悉的声音轮流登场,一种就是呼吁动用多部门行政资源予以严惩,并辅之声势浩大的运动式执法;另一种是希望提升上当受骗者的能力,找专家在公共媒介传授各类防骗知识——一部分竟是从骗子改行而来的弃暗投明之士。

不能说没效果。但前者立竿见影后无法持久,而后者副作用巨大——如果集中火力提升全民出门防骗在家防毒的能力,势必在潜意识中为公众增加对陌生人的不信任和敌意,无形中一定会拉低道德海拔,增加社会治理成本。

现在全社会的一个基本共识是:面对各类金融诈骗,尤其是非法集资等危及社会稳定的恶性事件的高发,当尽快完善法治,依法建立健全监督防范机制,加大打击力度。

 

竟有巴铁受害者不愿报案?

8月24日,国务院法制办就《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这个由银监会起草的条例第四条提出,“非法集资参与人应当自行承担因参与非法集资受到的损失。”

旋即引起各界热议。

这条听上去合理,看上去合情的法规真要实施起来当慎之又慎。对于转型期纷繁复杂的社会经济问题,用最简单的办法或许短期效率最高,但由于有悖科学决策的原则,往往后患无穷。

没有《民间信贷法》为脱缰的民资规范护航,没有更完善的社会福利制度为老人权益买单,我们真的能走出非法集资的罪恶迷局吗?

【本文首发于UC名家】

 

上一篇: 中国品牌靠什么笑傲全球? “骨…下一篇: 多少中日对比的段子在反转?…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石述思简介:
资深媒体评论人、策划人。知名电视嘉宾。参与策划的节目有央视对话、经济半小时、大家,凤凰一虎一席谈、贵州卫视论道、东方卫视头脑风暴等。参加各类高端电视谈话节目录制数百场。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