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什么难逃中等收入陷阱?

2011-10-14 15:15:36
分类:未分类
  【预计中国,2020年超美,尔后堕入中等收入陷阱。四大推力致其深陷:(1)分配不均,社会裂化。(2)人口老化,红利耗尽,竞力丢失。(3)结构失衡,能效低下,创新乏力,难保持续发展。(4)遍地腐败,政治和社会危机,倒逼经济危机。】
   何谓中等收入陷阱?
   中等收入陷阱不是个新鲜概念,它是个让许多国家纠结的概念。最初是上世纪70-80年代,针对巴西、墨西哥和阿根廷等拉美国家提出来的。上世纪中叶,亚洲四小龙:香港、台湾、南韩和新加坡,和上面提到的拉美国家一样,经济发展速度飞快。由于四小龙成功的从低收入、上升到中等收入、再上升到高收入经济体,前后经过50-60年的快速发展。
   相比之下,巴西等拉美国家发展到了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的时候,因为经济结构扭曲、腐败、收入两极分化、科技和教育相对落后,经济不够开放等诸多因素,使这些国家开始陷入了接连不断的经济危机、政治危机和社会危机。它们的劳动生产率,人均GDP长期处于中等收入状态。例如,墨西哥的人均GDP从1990到2005年的年均增长速度只有0.5%。而亚洲四小龙,在经历了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锻炼之后,再度快速发展。这些经济体的人均GDP最低的已经超过2万美元,最高的已经达到了4.5万美元,成功的转变为高收入经济体。
   中国崛起
   当人们在开始讨论拉美国家进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时候,中国正在进行着一场惊天动地的改革开放、工业化和城市化的革命。中国人均GDP从1978年不到300美元,上升到2000年的1000美元,再到2010年的4600美元。GDP总量从2005年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四,2007年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三,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
   这一串串非凡的发展成就,不仅造就了一个中国奇迹,也拉动了原来半死不活的拉美国家进入新一轮的快速增长。拉美国家新的经济增长,相当大的推力是来自中国工业化发展对它们丰富的原材料和能源的需求,而不是他们本身的政治和社会体制有什么新的灵丹妙药。
   中国奇迹,可以归纳为四大成功因素:对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国家集权对落后经济体快速发展有其独特的优势;工业化后来者优势,甚至是后来者居上的优势;大量廉价劳动力和老百姓任劳任怨、吃苦耐劳、勤俭节约、重视教育,等等,人力资本优势;规模经济和强大的国内市场。
   对内改革,彻底打破了毛时代定下来不可破的条条框框。鼓励市场和计划相结合,鼓励非国有经济和国有经济同时存在,同时竞争。鼓励农业集约化生产,鼓励农民进城打工,甚至落户城市。对外开放,利用外资,利用和引进外国的先进技术、先进生产工艺和先进管理经验,等等。从国际分工及合作中,充分发挥中国低价劳动力的比较竞争优势。不管是对内改革,还是对外开放,中国的企业更有活力和竞争力。这是中国成功的第一要素。
   中国成功的第二要素,就是后来者居上。外国人用1百年,50年发明创造的技术,中国可以在数年、甚至一年之内,就能引进和消化。这主要是中国自己的教育和科技水平在过去30多年里,有了长足的发展。同时,由于许多现代技术容易模仿、复制和推广。例如计算机、互联网、手机、电视机和其它家用电器,等等。中国可以不需要原发技术,但是,中国有市场,有大量的工程师和应用人才。中国一旦掌握了这些技术,加上他们无与伦比的苦干精神,西方人用10美元才能造出了的产品,中国人1美元就能造出来。
   规模经济和庞大的国内市场,也是中国的成功要素。例如,移动电话、互联网等产品和服务的边际成本,随着用户越多,单位成本越低。因此,在中国可以很便宜的东西,如单位互联网和移动电话的费用,在欧洲却非常贵。再如,高速铁路,在中国可以大规模发展,因为,顾客很多。在英国,快速铁路很难发展,因为,没有哪么多的顾客为铁路公司买票!我每次从诺丁汉坐火车到伦敦,如果坐的是头等舱,一个车厢的人数,只是座位的五分之一,或者更少。如果是高速铁路,这样的座位率,肯定是血本无归。
   中国模式的缺陷
   中国的成功,我们没有必要继续讨论。但是,中国的发展模式,存在的问题不少,而且很严重。
   最近几个月,中国改革开放走在前面的温州,已经出现了问题。产业空心化,融资困难,技术升级困难。放眼全国,温州是中国的一个缩影。地产泡沫、通货膨胀、出口缓慢、两极分化、人口老化,等等。这些都成了中国进一步发展的阻力。
   经过33年平均每年两位数的高增长之后,中国人均GDP用美元计算,增长了15倍。中国成功的从一个低收入国家,进入到一个中等收入偏低的国家。下一个问题是:中国能否走亚洲四小龙的道路?再过20-30年的努力,中国能否进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呢?还是,中国跟巴西一样,必须经过一段漫长的中等收入阶段,而且,看不到头的,不知道能否变成高收入的国家?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知道中国目前所面对的发展阻力。是短期问题,还是长期问题?
   首先,我们必须知道这些阻力是什么?
   我认为,能够严重影响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因素有四个:(1)收入两极分化,将造成诸多的社会不稳定因素。(2)人口老化,红利耗尽,再过10年,中国将失去现在的竞争优势。(3)资源严重浪费,国家垄断造成技术进步乏力,环境污染,能源效率低下,造成现在经济增长模式难以为继。(4)腐败和社会缺乏诚信,将造成政治和社会双重危机,从而倒逼经济危机的频繁发生。
   堕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必然性
   收入两极分化,是中国最致命的敌人。亚洲四小龙和日本之所以成功,那是因为它们在经济长期和高速发展过程中,收入相对比较平等。社会福利随着经济增长而不断提高,从而形成了政治和社会的长期稳定。南韩和台湾的政治社会曾经出现过动荡不安,但是,两个地方都成功的进行了民主改革,使原来不稳定的社会发展成为比较理想和民主的社会。巴西和其它拉美国家也搞民主,但是,这些国家的社会改革没有跟上。所以,拉美国家的经济很难追上亚洲四小龙。
   中国的社会结够很像拉美国家。收入高度不平等,已经变成了固化的问题,很难通过一般的改革得以改变。因为,既得利益集团一旦形成,而且,其主要成员是政府官员,以及和政府官员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商人,甚至是知识分子和社会名流,这样的既得利益集团,是很难,或者是无法打破的。
   最近的调查显示,2010年,中国有1000万人民币流动资产的家庭有54万,占全国人口的比例只有0.1%。他们的总财富多达2.68万亿美元,超过当年全国GDP的44%,或者是全国财富存量的20%。同年,中国人均GDP虽然达到了4600美元,但是,全国60%的人的平均收入却达不到1200美元,还是处于贫困或温饱的状态。
   因为两极分化,中国人的幸福感超低。今天,OECD发布一项世界40个国家的幸福指数调查结果显示,芬兰得8.9分,位居世界第一。中国得4.2分,倒数第一,比印度还低了0.5个点,而印度的人均GDP只是中国的三分之一。
   因为两极分化是垄断造成的,是腐败造成的,是市场改革不彻底造成的。这已经,而且,还将继续阻碍竞争和发明创造。全体国民的创造潜能遭到抑制,因为,穷人,是没有办法把他们的真正创造潜能发非出来的。因为,来得太容易的国企和国有银行的垄断利润,培养的是懒堕和腐败,而不是竞争和创新。
   前30多年的发展,主要是靠丰富的廉价劳动力。由于独生子女政策,中国人口迅速老化。2010年,60岁以上的老人占总人口的13.6%。2000年,这一比例只有8%。今后十年,年青人口将迅速下降,而老年人口将迅速增加。同时,上一代人可以接受低工资,高强度、长时间的劳动。而80后、90后的这一代人,将不再会像他们的父辈,接受这样的残酷。深圳富士康16连跳就是再好不过的例子。所以,再过10年,中国人口红利将被耗尽,靠低价劳动力的竞争优势将彻底消失。而目前国企垄断,已经提前斩断了中国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
   中国进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另一个推手就是资源浪费。通过高投资,通过大量廉价产品出口的国家,它是以牺牲老百姓的生活水平的提高为代价的。1995到2010,消费占GDP的比重从47%下降到34%。而美国这一比例,从86%提高到88%。中国如果不改变生产模式,工业模式,如果GDP再增长两倍,哪么投资的比例还必须提高,而老百姓的消费还必须被挤压。这样的经济增长,没有同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同步进行。整个增长过程,就是一种资源严重浪费的过程。
   高浪费,还表现在高能耗和高污染的基础上。中国的能耗占世界能耗总量从2000年的不到8%,提高到2010年的20.6%。CO2的排放量从不到10%,上升到2010年的26%。2010年,中国人均GDP是世界平均水平的50%, 而人均排放量已经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3倍!
   假如到了2020年,中国的GDP达到世界GDP总量的20%,超过美国,而中国目前的能耗结构不改变,CO2的排放量结构不改变,中国的能耗将占世界总能耗的40%,CO2排放量将占世界的一半。请问,这样的经济结构可以持续吗?请问,到时候,中国还有朋友吗?请问,到时候,中国人还有好空气呼吸吗?
   腐败,使政府和政府官员在老百姓中,普遍失去了威信和信任感。造成空前的信任危机和社会危机。腐败是一切罪恶的源泉,控制不了腐败,中国在到达中等收入以后,社会将进入长期的政治和社会双重危机。这是因为,人民收入越高,对民主的要求就越高,对腐败的容忍程度就越低。今天,还能被接受的腐败,10年后,就不可以再被接受了。
   中国不解决上述四个问题,必将堕入中等收入陷阱。而要解决这四大问题,目前看来,比登天还难。所以,我认为,中国还有10年的好日子。到2020年,中国的GDP将超过美国,人均收入达到世界的平均水平,也就是标准的中等收入。但是,随着经济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中国的政治和社会问题也将上一个新台阶。那时,这些问题,就成了中国发展的严重阻力了,躲也躲不掉。
上一篇: 当代中国学在英国诺丁汉大学的崛…下一篇: 当代中国学在英国诺丁汉大学的崛…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54979)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姚树洁简介:
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院长,经济学教授,著名华裔经济学家, 西安交通大学特聘讲座教授, 全英中国专业团体联和会副主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世界银行经济顾问, 到过20个亚非欧国家工作。担任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 Food Policy,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Journal of Chinese Economic and Business Studies、当代经济科学、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科版等期刊的编委。出版英文专著10本,SCCI and Econ-Lit检索论文100多篇。2006年,《亚太经济文献(ASIAN-PACIFIC ECONOMIC LITERATURE)》刊登Lu Ding和Kwek Bin Chong 的文章:“1991年–2003年中国经济研究趋向: 作者、学报和研究领域”, 该文统计出在国际上中国经济问题研究领域最有影响的学者排名,姚树洁教授排名第八。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