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港的哥,命运迥然

2011-11-25 06:18:52
分类:未分类
  【不管是北京,还是香港,的士司机都是低收入的苦力劳动者。但是,香港司机收入高,劳动时间短,不疲劳驾驶,社会福利好。香港出租车行业井然有序,不拒载,旅客不排队。相比之下,首都北京,管理混论,旅客排长队,经常遭拒载,黑车横行。北京的哥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收入低,福利低,疲劳驾驶,有很强的不安全感和无奈感。】
   引言
   10月30日在北京被大雾耽搁,下午3点半的国航飞机被取消,只好改乘港龙21点40分的班机去香港,争取第二天中午参加在城市大学举办的国际会议。虽然,在首堵机场和成千上万的旅客折腾了6个多小时,没有得到取消班机的国航的任何帮助,我还是于第二天凌晨2点钟到达了香港,并轻松的跳上了一辆出租车到沙田的酒店入住。
   半夜不堵车,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宾馆。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我不顾疲劳,和香港的的哥‘搞好关系’,打听他的工作和生活情况。我的目的很简单,因为3天前,刚详细采访了一位北京的哥,我想对京港两地的的哥情况进行比较,希望从中找到异同点。目的不只是为了写博客,满足粉丝们的好奇心,而是想通过这些具体例子,来触动北京、乃至大陆的士行业的改革。
   我的工作也许现在是一种徒劳。但是,相信有哪么一天,我们的政府能够清醒过来,实实在在的帮助这些辛苦的的哥们、甚至是所有的劳苦大众,制定出行之有效的政策,打破现在的哥罢工、旅客遭拒载、黑车横行、交通混乱的僵局。否则,北京和中国的形象,不日就和非洲等样。
   北京的哥情况的回顾
   我10月27日发表了博文《我和北京的哥的真诚对话》,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51350-25907.shtml,仔细描述了一位北京的哥的工作和家庭情况。
   简要如下:
   每月4千份子钱,5千汽油钱,自己收入3千。一个儿子12岁,读书不要钱,加入周末两个补习班,每年支出1万元,花掉他3个多月的工资。
   他每天工作12-13小时,医保和养老不知道有多少,处于不明白状态。天天疲劳驾驶,但又不敢犯错误,生怕被开除。自己有房子,先前留下来的。所以日子还比较好过。最大的顾虑:怕生病、怕小孩读书和就业没有保证、怕被解雇。总之,超疲劳劳动,忧心忡忡,没有什么幸福感和安全感。
   实际上,出租车职业还不是中国大陆最糟糕的工作。2.6亿进城的农民工,以及大量的服务人员,他们工资更低,生活更加没有保障。国家如果不提供必要的教育、医疗、住房、工伤、养老的保障,80%的劳动者都没有安全感、满足感和幸福感。
   香港的哥的情况
   我1987年第一次到香港,直至现在,已经去过香港近20次,看到的出租车都是一样的:日本产的蓝鸟和小皇冠。
   下面是我10月30日晚跟那位香港的哥的对话内容提要。
   香港的哥的车是租来的。汽车是私人企业主的,每个主人拥有不同数量的车,他们从市场拍买营业牌照。目前,每个牌照的价格在500万港元左右。每个香港公民理论上都有可能拍买到牌照,包括的士司机。而实际上,只有比较有钱的富人,才能买得起牌照,而且必须同时拥有多张牌照,才有比较多的利润和比较合理的经营规模。
   的士牌照的价格是波动的,就像股票价格一样。1990年一个的士牌照大约值100万港币,现在已经涨到500万港币。所以,拥有的士牌照,本身就是一种有利可图的资本投资。许多拥有的士牌照的老板,他们的资产会随着牌照的价格上涨而不断提高。
   出租司机,向拥有牌照的老板租车来开。租车不是租整辆车,而是租这辆车的某个时段。一天一般分为两个时段:夜班和白天。夜班是下午6点到明天早上6点,白天是早上6点到下午6点,一班12小时。
   租金 (相当于北京的份子钱)不是千篇一律的,根据每天的不同班和汽车的年龄来确定。例如,我哪天坐的那位香港的哥说,‘我的租金每天300港元,我做夜班,这辆汽车10年了,比较便宜。如果是新汽车,每天要交330元。如果是白天班,每班租金是360元,新车是400元。’
   我问,‘那你每个月要花多少汽油费?自已能赚多少钱?’。
   他说,‘汽油费大约每天200元,我自己每个月赚1万5,到2万元, 取决于我的工作时间长度和旅客的流量。’
   我问,‘你每天工作几个小时,是12小时吗?’
   他答,‘我一般工作10小时,留下2个小时休息。如果累了,我有时只工作8到9个小时。长时间开车受不了,中间想办法休息一下,保持健康也很重要。钱多一点、少一点,关系不是很大,每月保证1万5以上就可以了。’
   我又问,‘你有小孩吗?他们上学要不要钱?你自己有没有房子住?香港的教育和医疗服务如何?’
   他回答说,‘我有两个小孩,一个上初中,一个上高中。我住政府公屋,50平米,每月房租600多元,很便宜。我算是低收入(每月少于2万)的人,所以可以有公屋,小是小一些,但是香港很多人(50%)都住公屋。我的小孩上学也不用钱,今后如果上大学,也有补贴,不用交太多学费,这也是因为我是低收入者。我们的医疗也是免费的,所以,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京港的哥,两种体制,两种命运
   相对于北京的哥,香港的哥有如下的优势:
   (1)      香港的哥每天的工作时间,比北京的哥少3小时以上。香港的哥基本上没有疲劳驾驶。
   (2)      香港的哥的月收入是北京的哥的5-6倍。
   (3)      香港的哥可以享受政府廉租房,虽然小,但是比较舒服,房租占收入的比例不到5%。
   (4)      香港的哥享受小孩的免费教育,不需要为小孩的业余班付钱。同时,他们享受免费医疗待遇和养老待遇。
   (5)      香港的哥懂得(也有可能)保护自己的身体健康,调节工作时间和上班的时段。
   相比之下,北京的哥比香港的哥辛苦得多,收入少的多,工作安全性小得多,社会保障可怜的多。另外,北京的哥只能生养一个孩子,香港的哥可以生养2个甚至3个。
   如何改善北京交通和出租行业
   要改变中国的出租行业,必须打断垄断。出租车牌照必须通过市场,进行自由竞争,从而减轻份子钱对的哥的工作压力。
   同时,必须发展好公共交通,适当提高出租车费用,通过调节供需关系,降低人们对出租车的需求,让更多的人利用公共交通。当然,在公共交通没有得到根本改善之前,不能随意提高出租车费用。
   目前,香港只有1.7万辆出租车,没有黑车,旅客不需要排队,的哥不拒载,不罢工。而北京有7.6万辆,还有许多黑车,旅客不断遭拒载,的哥还想罢工。
   北京出租车行业一片混乱,其主要问题是公共交通系统大大落后于香港。人们只好花更多的钱坐出租车,从而提高对出租车的需求程度。另外,出租车公司垄断大量的利润,把本来该属于国家和司机的钱变成公司肥油,对市场的发展产生极大的阻碍作用。
   结束语
   香港回归大陆,但是,香港的许多好的做法,大陆没有很好的学习。香港的房地产垄断,大陆却学的有过之而不及。两地的房价,相对于人均收入,都大大的高于其它国家和地区。
   香港对高房价的补救办法是政府提供廉租房,任何家庭,只要月收入少于2万港元,都可以申请到廉租房。另外,低收入的家庭可以享受教育和医疗的保障,使他们的基本生活有稳定性和安全性。
   大陆的福利是倒过来的,收入越高,地位越高的人,往往享受的社会福利越多,包括教育、医疗、保险、工作安全、养老,等等。低收入的工薪族,不仅收入低,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而且,享受的社会保险低。他们是最不安全,最不幸福的阶层。
   京港两地的的哥工作和生活比较,是香港和大陆两地低收入人群比较的缩影。大陆想建立一个比较平等、和谐的社会,必须学习香港好的一面,避免香港高房价这一坏的一面。
上一篇: 妇女主任晚年的真实生活写照…下一篇: Currency's value rise cons…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5758)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姚树洁简介:
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院长,经济学教授,著名华裔经济学家, 西安交通大学特聘讲座教授, 全英中国专业团体联和会副主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世界银行经济顾问, 到过20个亚非欧国家工作。担任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 Food Policy,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Journal of Chinese Economic and Business Studies、当代经济科学、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科版等期刊的编委。出版英文专著10本,SCCI and Econ-Lit检索论文100多篇。2006年,《亚太经济文献(ASIAN-PACIFIC ECONOMIC LITERATURE)》刊登Lu Ding和Kwek Bin Chong 的文章:“1991年–2003年中国经济研究趋向: 作者、学报和研究领域”, 该文统计出在国际上中国经济问题研究领域最有影响的学者排名,姚树洁教授排名第八。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