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妈真的错了吗?

2014-05-31 18:42:59
分类:未分类

摘要:中国大妈,成了2013年度的热点名词。然而,这个名词在多数人的眼里,也是”Trouble Makers”的同义词。我对中国大妈的形象,也多次思索:难道她们的形象就那么负面吗?通过冷静分析,本人认为中国大妈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一种特殊现象。充分理解这种现象,有利于社会文明的进步和安定团结。

中国大妈出现的三大因素

为什么当今社会会出现中国大妈这样的现象?如何给中国大妈一个公正、客观的评价?本文从经济学和社会学的双重视角,试图给中国大妈现象进行一次科学的分析与评价。本人认为,出现中国大妈现象的原因有三:(1) 经济发展使大妈有钱了,因而,她们有机会和能力来表现自我;(2)抚养子女压力小了,使大妈有时间到处表现自己了;(3)退休得太早,精力旺盛,必须把身上过多的能量释放出来,否则,会造成身体不适,社会不安。

网上对大妈们的评价负面的偏多,这是对她们的误解和偏见。其实,中国大妈现象是一种文化的进步,更是社会和谐的表现,大家应该理解和包容她们。

中国大妈的特色

中国大妈是经济快速增长、社会快速转型所出现的特殊历史产物。这种现象的出现,是在经济发展、社会变革和文化缺位下,中国高龄妇女为了谋求自己的特殊社会地位所作出的自发努力。这种努力,由于文化变迁的缺位,加上自发的方式缺乏科学性,可能会对社会造成一定负面影响。

中国大妈现象,最突出的是“广场舞”,“炒黄金白银”,加上先前的“炒股票”和“炒房地产”。大妈的形象无处不有,而且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有批评的声音,有贬低的内涵,而深层次的理解,却非常少见,本文也许会填补一下理论的空白。

大妈的广场舞

眼下,全国各地,铺天盖地的就是中国大妈的“广场舞”。在任何一个城市里的任何一个角落,只要有广场的地方,有比较空旷的地方,就有批量的大妈在跳广场舞。这是一种自发的,不由自主的民间群众体育和娱乐活动。

每个跳舞的地方,基本上都有一位领队的中年女性。这样的女性,身材都比较娇好,舞姿比较优美,组织能力比较强。她在前面跳,其她大妈们在下面跟着跳。我经常吃完晚饭出来散步,每次都被各种各样跳舞的人群所吸引,首先是看领队那美妙的舞姿和活力,然后看看那成群的大妈们认真地跟步。大妈们大多长相已经衰老,可是,身腰和脚步,却楚楚动人,是一种自信和健康的表现。最近天气开始炎热,许多人跳得满头大汗,表现得非常开心与快乐。

原来以为大妈都是很老的女性,其实不然。在跳舞的队伍里,各种年龄段的都有,甚至还有少数男性同胞。我在10年前与欧美同学会的几十位专家考察新疆时,还情不自禁的加入了石河子市的广场舞。那时候的石河子广场,几乎有一千以上的人在跳舞。没有想到,10年过去了,广场舞在全国各地都盛传开来,而我依然有加入广场舞的冲动,只不过心里多了一层不好意思的虚伪罢了。

广场舞,对那些孩子长大了,自己在50来岁就已经退休的职业妇女们来说,是一个锻炼身体、寻找精神寄托的重要途径。大妈们的数量太多了,无处不有,音乐的声音也比较响,如果在住宅区人口比较密集的地方,确实是给那些男性们、给那些不喜欢跳舞的其他人带来了噪音的影响,因而引起许多群众的不满,在网上也遭到了各种各样的抨击。

有钱大妈,强行出口中国文化

除了在中国本土上跳广场舞,有钱的中国大妈开始出国旅游。当跳舞的兴趣来临时,不管是在法国的罗浮宫,还是在旧金山的大桥下广场,就开始摆动舞姿,不顾外国人对广场舞的认识如何,就大声播放音乐,成群结队的跳起舞来。

如果说,本国老百姓知道大妈们跳舞习惯的话,那么,法国人和美国人,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他们的感受,一定是非常惊讶的。不过,国外的法律,也确实没有说,公共的地方不能跳舞。在伦敦和纽约的地铁下面,人们经常可以见到许多衣衫褴褛的艺人弹吉他卖艺。

大妈炒股、炒房、也炒黄金白银

中国大妈,除了跳舞,还有许多吸引人们眼球的举措。以前是大妈排队炒股,后来是大妈排队炒房,再后来是炒外汇、炒白银黄金。可惜的是,在有些人赚钱的同时,她们基本上是炒啥赔啥。股票彻底没戏了大家知道,房地产开始下滑了大家知道,黄金和白银的价格拦腰斩断大家也知道。

中国大妈并不是Trouble Makers (麻烦制造者)

如果说广场舞对身体健康有好处的话,炒商品和投资品,大妈们确实是让国人无语了。首先,她们怎么那么有钱?其次,她们为什麽到处“闯祸”,老是做赔本的买卖呢?

从经济学的角度思考这些问题,就不难给出答案。30多年前,中国妇女一点地位都没有。白天在地里和工厂里干苦活,晚上还要加班加点,陪老公,带孩子,身体被累垮了。老年妇女非常辛苦,一点享受的时间都没用,许多情况下,连饭都吃不饱。那个时候,中国大妈,哪有时间去找乐子?哪有富余的钱去国外旅游?更不用说拿大捆大捆的钱到处投资了。

如今这一代人,也就说50岁上下的妇女,基本上都只生一个孩子。在城里已经退休,或者很快退休。比较幸运的大妈,孩子上了大学,老公也有钱,天天在外面不回家吃饭。你说,她们如果没有事情做,一个人呆在家里,能不被憋死吗?那些家里不富裕的妇女,也有了休息的时间,白天干活枯燥,到了晚上跳跳舞,锻炼身体,为第二天的工作积蓄能量。

至于那些出国的,投资的大妈们,家里钱花不完,老公为了哄她们高兴,只能让她们出去Happy,就不会在家里吵架、添啰嗦。

从社会学的角度考虑问题,也可以理解大妈们的行为。毛泽东时代,大家学政治、学雷锋、学做好人好事,社会除了政治斗争以外,是稳定的。如今,商品社会,贫富差别巨大,人被分为三六九等,社会地位,物质条件的差别显著,人们也缺乏一种共同的精神追求。然而,广场舞,不分贵贱,她可以是月入2000元的退休阿姨,旁边那位老太却可能是亿万富翁的太太。用经济标准衡量,这样的人绝不能在一起,可是,在广场舞面前,她们是平等的。而且,钱少的大妈,可能舞姿比阔太太还更有自信也未可知。

妇女们太平了,不会在家里琢磨如何给老公和孩子创造“不太平”,如何给社会带来“不安定”。有了半边天太平,男人们忙于赚钱,忙于升官发财,也就没有什么心事去搞社会的“不安定”了。

因此,中国大妈的爱好,广场舞的盛行,不仅是大妈和无数家庭的需要,是经济发展和老百姓生活改善的表现,更是社会太平的稳定器。所以,大家应该给大妈们更多的理解和支持。至于那些炒钱、炒商品的大妈,她们属有钱族,不用大家为她们操心。

上一篇: 中国已经具备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下一篇: 朱清时校长和南科大的困惑 …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0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姚树洁简介:
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院长,经济学教授,著名华裔经济学家, 西安交通大学特聘讲座教授, 全英中国专业团体联和会副主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世界银行经济顾问, 到过20个亚非欧国家工作。担任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 Food Policy,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Journal of Chinese Economic and Business Studies、当代经济科学、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科版等期刊的编委。出版英文专著10本,SCCI and Econ-Lit检索论文100多篇。2006年,《亚太经济文献(ASIAN-PACIFIC ECONOMIC LITERATURE)》刊登Lu Ding和Kwek Bin Chong 的文章:“1991年–2003年中国经济研究趋向: 作者、学报和研究领域”, 该文统计出在国际上中国经济问题研究领域最有影响的学者排名,姚树洁教授排名第八。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