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是美国走向相对没落的必然产物

2017-01-26 21:31:12
分类:未分类

特朗普是美国走向相对没落的必然产物

2016年的黑天鹅,发生在世界两个最发达的国家和地区。一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二是英国脱欧和意大利前总理修改宪法法案公投失败。

在东方,韩国总统朴槿惠悲惨下台,台湾蔡英文当选“总统”企图台独。菲律宾新总统度特尔特一反常态与中国套近乎。

中东局势依然摇摆不定。叙利亚政府在俄国帮助下没有走利比亚和伊拉克的老路。

其实,从9.11事件开始,一场旷日持久的“世界大战”就静悄悄地在美国和伊斯兰世界之间进行着。先是伊斯兰世界摸了美国这只老虎的屁股,用飞机击毁纽约摩天大楼。布什总统发狂,带上了英国布莱尔直接干掉伊拉克和萨达姆,也不知道卡扎菲干了啥,伊拉克死了以后,利比亚也完了。本来应该轮到叙利亚和阿萨德倒霉,没有想到,前几年石油价格上涨,俄罗斯发了财,有钱与美国在叙利亚的上空进行较量,加上本来奥巴马就无心銮战,因而与俄国达成彼此体面的平衡,才使阿萨德政权得以延续。

在奥巴马把政权交给特朗普之前的几天,美国把所有的航空母舰群召回本国领海,在某种程度上,使蔡英文突然之间失去了一种默认的安全保障。她一旦宣布台湾独立,大陆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收复台湾。

其实,在美国本土,草根们与精英们的思想不同。精英想持续美国一统世界的局面,但是他们看不到美国因为长年的海外战争,加上长期大规模的贸易逆差,使美国已经欠下了世界人民10几万亿美元的债务,几乎快接近这个国家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

美国凭借其工业革命3.0的绝对优势,有包括苹果、微软、波音、甲骨文、亚马孙、英特尔等一批无可替代的技术与高科技公司的支撑,还有美元固有的国际地位,在21世纪的今天,哪怕是中国的强势崛起,也没有真正撼动其世界老大的地位。

不过,随着互联网加的普及,加上中国自身的一些独特优势,中国开始成为可以与美国抗衡的一大经济势力。如果美国再扮演世界老大的角色,不断对外扩张,不断消灭那些弱小国家,大量的军事耗费,使其绝对的优势不断减弱,到一定程度,美国就会被中国超越。

其实,在工农业两个实体产业领域,美国已经被中国超越,只有服务业,美国还远跑到中国的前面。在汽车、轮船、火车等对国民经济起到支撑作用的产业领域里面,美国已经感到远不如中国。

特朗普的就职演说尽管带有一定的鼓动性及夸张的成分,但是,他说美国的铁路、公路、港口、飞机场等的基础设施已经落后不堪,他心目中的参照物就是中国。像中国的杭州湾大桥,港珠澳大桥,两万多公里和正在迅速发展的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更不用说中国日益完善的空港和海港系统,这些,都让欧洲人和美国感到惭愧和紧张。

不仅如此,中国海军、空军和导弹部队的迅速扩张,配合东风中、远程导弹系列,已经使美国和俄罗斯都感到一种压力。

美国草根认识到美国所受到的压力,一方面,全球化使任何一个国家内部的收入出现更大的分化,穷人的相对收入和地位每况日下,另一方面,大量的资本外流,国内制造业不断萎缩,低技能的劳动力就业更加艰难,收入更加低下。

那么,长期下去,为什么精英们非要继续全球化来压低穷人的收入,而让自己的机会越来越多呢?也就是说,阶层的分化,逼迫草根不再支持传统概念上的全球化,而希望美国能够把资本和技术留在国内创造适合草根阶层的就业机会。

不过,但凡吃过全球化甜头的人都知道,贸易保护主义,制造业回归,短期内对本国蓝领就业是有利的,但是,另外的一种结果,就是失去贸易比较优势所带来的福利最大化,最终,使本国经济萎缩。

美国进入了两难的境地。继续全球化,将扩大贸易逆差,将继续推升两级分化。这样的问题,在欧洲也很普遍,但是,欧洲都是小国,小国缺乏规模经济,不可能像美国一样搞贸易保护。

中国喜欢全球化,因为中国的制造业具有优势,贸易出现长期顺差。尽管全球化也推升中国两级分化,但是,贸易顺差使中国长期得利,所以习近平在达沃斯论坛上毫无疑问的提出坚决支持全球化。

其实,没有一个国家不是自私的。倡导全球化是因为好处多于短处,就像中国。在世界的发展史上,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称得上是活雷锋。包括对外援助,也是为了扩大国家影响和势力,当国际援助没有带来足够的外部性的时候,援助的数量自然会减少。道理其实很简单,一个连本国穷人都没有照顾好的国家,为什么偏偏去搞国际援助呢?

美国的发展到了十字路口。9.11事件以后,美国第一次受到威胁和打击,一开始是非常想不通的,也很恼怒,才有布什总统突然出兵伊拉克和阿富汗,才有卡扎菲的灭亡,才有叙利亚长期的内战和混乱。

美国的气是撒了,可是,美国每一天要付出上千万美元的代价。本来以为可以从中东的石油中得到一点好处,可是页岩气的发现和大规模的开采,使中东石油对美国的经济意义基本归零。也就是说,美国15年付出的沉重经济代价,不仅没有得到回报,还让她的武器研发,严重滞后,使她的经济发展受到阻碍,甚至导致2007年的美债危机和后来的世界经济危机。这场危机还没有结束,美联储加息,其实,美国现在的利息还是历史的最低点,根本没有走出危机的阴影。

2001年,美国GDP占全球的三分之一,中国只是占4%。2016年,中国GDP已经占全球的12%,美国只有20%还不到。两个经济超级大国,很快就会把第一和第二把交椅更换过来。

特朗普看到这一点,美国草根也看到这一点。美国精英到现在还不信邪,那么,草根投票的结果,就是让特朗普上台。特朗普最有感召力的口号就是,“买美国商品,顾美国工人”。

特朗普一上台,立马宣布退出TPP,废除奥巴马的医疗体系,号召苹果回美国制造自己的手机和电脑。他下一步还想干什么?

特朗普其实是在干一些损人不一定利己的事情。可是,对于美国,对于特朗普,却是最佳的选择。损人,说明别人,包括美国的最大竞争对手中国,少发展了,美国的相对优势地位就稳住了,最少是延续美国相对优势的时间。

制造回归,最少可以提振美国的制造能力,免得与中国的距离继续拉大。

不过,如果特朗普的损人政策失效,对美国就是一步险棋了。比如,中国如果能够抵抗住美国的贸易保护,通过内生拉动,继续稳健的经济增长,就算在6%左右,也是美国的两倍。在特朗普任期满了以后,美国草根和特朗普本人,就会意识到,保护主义,最终不是损人,而是损人损自己的行为。

连我都能想到的事情,相信特朗普不会想不到这一层的后果。但是,特朗普的性格决定了他的命运,也决定了美国今后的命运。这样的命运,其实就是美国走向更加相对衰落的过程。中国应该抓住这一机会,千万不要乱了方寸。只有这样,到了本世纪中,世界政治经济的版图,才会重新改写,而改写的结果,就是中国第一,美国第二。

上一篇: 透过新年贺词再次解读习近平理政…下一篇: 邓小平对中国社会发展的三大杰出…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30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姚树洁简介:
诺丁汉大学当代中国学学院院长,经济学教授,著名华裔经济学家, 西安交通大学特聘讲座教授, 全英中国专业团体联和会副主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世界银行经济顾问, 到过20个亚非欧国家工作。担任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 Food Policy,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Journal of Chinese Economic and Business Studies、当代经济科学、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科版等期刊的编委。出版英文专著10本,SCCI and Econ-Lit检索论文100多篇。2006年,《亚太经济文献(ASIAN-PACIFIC ECONOMIC LITERATURE)》刊登Lu Ding和Kwek Bin Chong 的文章:“1991年–2003年中国经济研究趋向: 作者、学报和研究领域”, 该文统计出在国际上中国经济问题研究领域最有影响的学者排名,姚树洁教授排名第八。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