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山东辱母事件说说万恶的高利贷

2017-04-01 11:15:04
分类:未分类
从山东辱母事件说说万恶的高利贷 - 苏小和 - 风随着意思吹
 (图片来自联合早报,致谢)
————————————————————————————————————————

山东辱母事件,影响力甚大。读了几篇评论,有些失望。这件事表面看起来,显然可以细分为两个事件。其一是辱母引起的杀人刑事案件。其二则是以高利贷为关键词的民间借贷事件。我对第一层面的刑事案件没有发言权,不属于我的专业,常识告诉我,即使这位母亲十恶不赦,已经判了死罪,似乎也没有理由被人用如此下作的方式侮辱。

如此,我就着我的专业视角,讲讲高利贷这件事。

我的观点很简单,高利贷,作为一种民间的借贷形式,古已有之,本没身有任何问题。但为什么高利贷会闹出这么大的命案来呢,资料显示,每年在高利贷问题上闹出的人命官司,不知几许。这里面肯定有很多事情需要辨析。

高利贷这个事情,细分起来,显然有三件事。第一是高,第二是利息,第三是货币借贷。学过一点经济学人想必都知道,任何东西理论上都是可交换的商品,理所当然,货币本身也是商品。既然是商品,货币就存在价格,所以货币的价格就是利息。如此,既然说到价格,市场的行情肯定是有高有低,有涨有跌。这些都是常识,一般人一说就明白了。

我的意思是说,既然我们总是说高利贷,显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的现象,即低利贷。为什么我们在生活中听不到这个词语呢。原因很简单,是因为货币作为一种商品,总是很稀缺。物以稀为贵,当有人做民间借贷的生意,货币的价格,也就是利息,就只能高走了。

我的这套简单的分析,意味着我在说一个简单的现象,高利贷的现象之所以存在,纯粹是一个市场反映。我们都知道,这些年政府一直在呼唤金融改革,银行业改革,其中有一个关键的指标,就是利率市场化。如果哪天中国的银行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利率市场化,利率根据市场的需求自由浮动,我想,高利贷这个具有贬义的词语,或许就不见了。

各位,我们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一说起高利贷,大家都义愤填膺,想杀人的心事都有呢,这都是我们打小的时候被我们亲爱的语文老师和政治老师教出来的。可不是么,一说起高利贷,我们就想起葛朗台,这个放高利贷的坏人,又吝啬,又狠毒。一说起高利贷,我们就想起剥削这个动词,好像有钱人都是坏人,穷人都可怜。一说起高利贷,好像我们只接受靠劳动挣钱,靠吃苦流血流汗来挣钱,所有靠货币本身挣钱的路子,都是不正当的。

我把话说到这里了,所以我的意思是,如果山东辱母事件的影响力 ,能够在人们义愤填膺的时候,有人认真思考一下中国大量的中小企业融资难,大量的国有商业银行一直以来都忽略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我想这件事儿,就没有白白发生。否则,以现在大家愤怒的样子,估计也就是个梁山好汉的思路,大家急躁,愤怒几天,该变的没有变,愤怒变得毫无意义,所有人团结起来不长进。呵呵,这似乎一直我们的套路,玩了一百遍,大家还不嫌陈旧。

说两个高利贷的优美案例吧。

大家都去过山西平遥,看过乔家大院,可能大家都羡慕当时的人三妻四妾,大红灯笼高高挂,老婆多得睡不过来,但别忘记了,当时山西的各路钱庄,做的就是高利贷的生意,而且大家都发财了。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的朝廷没有金融管制啊,民间的金融借贷因此拥有了市场的自由度和必要的均衡性。

话说得太专业了,没人爱听。我再给大家讲个有钱人的故事。说的是胡雪岩,他也是开钱庄的人,也就是说,高利贷也是他发财的主要手段之一。当其时,很多人都信任他,不仅各路官员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让胡雪岩打理,实现利滚利,好玩的是,当时的朝廷一度没钱花,想找外国的洋行借点钱花花,但这些在中国上海滩开银行的外国人,居然不买朝廷的面子,理由是朝廷缺少信用。所以有人就给朝廷出了个主意,请胡雪岩出山,去找外国洋行借钱。朝廷一听,觉得靠谱,于是乎,胡雪岩出面,去找外国人用比较低的利息借钱,然后从中加了利息,再借给朝廷。看到没有,胡雪岩做的就是比较高级的高利贷生意。朝廷认,外国人也认。为什么,一是因为朝廷不搞金融管制,二是胡雪岩这个人有信贷资质,大家都认可这个人的信用,第三则是外国人认为高利贷是市场对货币的需求的正常反应。

三条看上去,都符合经济学的一般常识。可惜的是,今天难得出现这样的优美局面了。政府什么都要管制,每个人看见高利贷三个字就喊打喊杀,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呢。都说明天会更好,我看在高利贷这件事情上,历史折腾了两百年,看不出半点进步,看不出半点好的迹象了。
上一篇: 知识分子根本没有资格启蒙别人…下一篇: 知识分子被权力捉弄,乃是一种必然…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34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苏小和简介:
财经作家,独立书评人。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18.1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