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日本的死刑的全貌(上)

2010-08-30 11:16:16
分类:一笔视点
  本周因日本法务大臣的邀请第一次亲身参观了日本的死刑执行以及知道了日本的死刑制度的来历。并且本篇的很多资料是第一次公开,我想通过本篇文章使大家知道日本死刑制度。
   为何会有这个机会呢?原来自从民主党执政以来,日本的法务大臣就是千叶景子,她一上任就决定在她的任期内不处决死刑犯。因为根据日本法律的规定就算犯人在死刑判决决定以后,没有法务大臣的签署命令那么这个死刑犯的死刑执行也不能进行。日本的法律制度的特点从死刑判决确定以后一般起码要8年左右才会被执行,最快的一个特例是我在以前曾经写过的大阪市池田的大阪教育大学附属小学的杀人事件,主犯杀了8名孩子而且本人拒绝任何辩护,这样一个简单过程也要花1年多的时间才会执行完毕。最后再谈那位千叶大臣在民主党在参议院选举后签署了死刑命令,这个举动受到各界的批判,为了平息外界质疑千叶大臣突然下令开放东京拘置所的刑场,这样外界就有机会一见这个神秘的设施。
   
揭秘日本的死刑的全貌(上)
大阪拘置所俯瞰图

   我在大学院学习日本六法时,当读到日本死刑规定脑子里就出现了以前明清的制度,好像当时朝廷处决法人都要由皇帝决定,每年只有两次可以处决既春决与秋决,其它时间是不能处决犯人的。日本的这个制度显然也是考虑到死刑执行的复杂与对于死刑的慎重,有些死刑犯在被判处死刑以后过了20多年时间还没有被执行的情况也有,日本甚至在法律条款中还规定,如果法务部长一直没有签署执行的死刑犯,在时间过了30年以后就会被免除刑罚释放出狱,特别这条我当时询问了我的老师,他是这样解释的,如果在法律上量刑上没有异议的不会在30年内不被签署执行。
   
揭秘日本的死刑的全貌(上)
千叶景子大臣

   接下来我们就讲讲这些死刑犯一般会关在那里以及在那里的处决的。日本真正能关押死刑犯的拘置所(监狱)只是局限在几个刑务所,上面我讲的大阪教育大附属池田小学的主犯就是在我所在的大阪的大阪拘置所里执行的。其他几个刑务所有北海道的札幌刑务所,日本东北地区宫城刑务所(仙台),再加上东京,名古屋,广岛,福冈等地拘置所,开始时东京拘置所内是没有行刑场,一般的死刑犯都要送到仙台去执行,所以日本人一般吵架时骂人急了都会骂:送你到仙台去,我们学校有个留学生在打工的时候与一个日本年纪大的吵起来,被哪个日本人骂了:送你到仙台去。回来到研究室告诉教授,教授笑着告诉了他这个典故,害得他窝火了好几天。
   每个拘置所的建造时间虽然不一样,但是关押死刑犯的地方都基本差不多,而且内部的陈设也差不多。基本上是单独关押,大小差不多是4.5平方米的单独牢房,有冲水马桶,洗脸池,床,被子等。为了防止这些死刑犯自杀基本上每间单独牢房都有监视系统24小时监视。早上规定7点起床,晚上9点熄灯,一般是每周2次给与洗澡的时间,如果是夏季的话再多加一次洗澡的时间。放风时间是30分钟,除去这个时间一般拘置所都要求犯人在牢房内端正地坐着。吃饭时间也是一天3次,上午8点,中午11点30分,晚上是下午4点半。如果觉得无所事事的话,还可以向监狱当局申请些轻工作,如糊糊信封等这样每个月可以获得5000日元(约合400人民币)
   这些死刑犯每天最多只能发一封信,内容要全部检查,与外界见面也只能是一天一回,每次最多30分钟。日本很多周刊杂志上都刊登死刑犯的面谈纪录,但是这些其实都不是真实的内容因为记者如果要见到死刑犯时都会被要求写下保证书不能把所见到的内容公布出去。有些记者本来想钻日本法律的空子,与那些死刑犯结成养父子关系,这样见面就不会受到约束。最近好像这招也不行,很多养父子关系的探访要求都会被拒绝。
   接下来就要谈日本的死刑的执行,当被死刑犯被通知法务大臣已经签下了执行令以后,一切就按部就班地进行,具体的执行日期是只有死刑犯本人还有家里人,媒体以及被害者家庭,其他人一律不能知道。就像中国国内一样,死刑前的那顿饭是很好,监狱当局尽量满足死刑犯提出的要吃的饭,并给他有洗澡的机会,如果想见家人的话也会给他见家人的机会。但是事情还有例外,很多死刑犯一般是没有表情地接受这个事实,还有的会痛哭流涕,有的还会想办法自杀,这样最近的死刑执行就基本上固定在一早通知本人,然后在9-11点之间执行。那么在日本的刑场是什么样的呢?日本是注射还是电椅呢?请看《揭秘日本的死刑的全貌》(下)
   注:日本的死刑执行是绞刑,所以65年前的甲级战犯是在巢鸭监狱执行,下面是是本次参观东京拘置所死刑执行场的内部照片。
    
揭秘日本的死刑的全貌(上)
日本绞刑场(独家)

 
上一篇: 日本的长寿王国是假的?…下一篇: 揭秘日本死刑的全貌(下)…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8121)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偶尔一笔简介:
现旅居于日本大阪,经常往来于中国、日本、香港等地。《联合早报》撰稿人,日本《朝日放送》特约评论员。米山奖学生学友会会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