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灾之后是一地鸡毛—不断重演的悲剧

2010-11-17 11:23:24
分类:一笔视点
  前几天在开APEC会议时看到过国内的一条新闻,吉林的某个商场又发生了大火,造成了很大的人员死伤。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吉林之前还有一场大火,是吉林省博物馆大火,因违规无证操作引发大火,使得国内重要博物馆的吉林博物馆损失惨重,据当时的统计火灾的损失在7000-15000万元之间,当年火灾过后好像有一阵风似的大检查,等风头一过还是我行我素,最后还是这个吉林又有发生了骇人听闻的火灾。
   自己很喜欢下棋,有时也会在网上下下棋,输棋没有关系,有一点就是同样的错误不能再犯。外商到中国投资,最严格的就是消防审查,本人有过此方面的经验,从设计审图到材料准备都是很严格,举一个例子,某外资公司在国内造厂房,正面都是用的落地玻璃,于是二楼以上的有落地玻璃的房间全部被要求加栏杆,这是消防安全的需要。一方面我们有严格的《消防法》,另一方面还是有人可以不遵守,在很多建筑现场我们会一边看见明显的消防安全的牌子,一边地上总是有香烟头的存在。11月15日,上海发生了一起在中国火灾史,消防史都会留下一笔的超重大火灾,上海静安区的一处教师公寓发生火灾,造成了约53人死亡,40多人受伤的惨剧。据内部消息火灾原因是因现场操作人员违章(法)操作引发大火。
   
火灾之后是一地鸡毛—不断重演的悲剧
大火

   
火灾之后是一地鸡毛—不断重演的悲剧
烈火浓烟

   
火灾之后是一地鸡毛—不断重演的悲剧
寻找亲人

   
火灾之后是一地鸡毛—不断重演的悲剧
俯瞰救火现场

   火灾,矿灾,海难等发生,都是由其内在的原因,等事情发生以后,我们都会看见一个相同的结论:违法(章)操作进行。是不是没有法律?结论是否定的,我们有世界上很完备的法律,是不是执行者没有,这个问题也是否定的。我们有世界上人数庞大的执法者。是不是我们民众是愚昧不可教化,这个论点更是荒诞无稽,我们是几千年的文明古国,民众的受教育程度理应很高。那么问题的症结在哪里?作者很喜欢读史,以历史作为明镜。用老师唐德刚先生的观点,我们的时代正在国历史的三峡,是一个阵痛期,这个阵痛的呢内容就是旧的体制与现时的矛盾之处。那些一般的工人为何不遵纪守法呢?这个问题很意味深长,如果这次上海火灾真的是由一个没有电工资格的人在现场明火作业造成的。当作为管理者经营者都可以通过关系把原来法律规定的必须过程,或者必要的资格用很小的成本简化掉,比如请一个正式电工要多几千元,现在随便叫一个人替代,不花成本时,所谓的庄严法律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中国人喜欢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喜欢走关系网,喜欢走捷径,但是不是生来就有捷径可以走的。当新官上任三把火时,下面的都会认认真真去执行,但当领导来的时间一长,就没有人去督促去管时,这个法律就没有人去执行。
   日本法律也很多,包括《消防法》或者消防条例,不是没有漏洞,也有很多漏洞,这些漏洞酿成了日本东京新宿杂居大楼火灾大火的惨剧,这场大火也烧死了约44个人,震惊全日本。虽然火灾原因现在还没有完全查明:是自然着火还是被人放火未有定论。可是当日本发现在消防上的漏洞:就是不动产的所有者或者承租人不断更换时的放火责任承担,意思就是当借房的人不断变换时,这个消防责任是谁?没有责任就没有人会去认真管理。另一方面日本消防部门也从这次火灾中吸取了教训,当消防队员冲进大楼救火时,因为楼梯狭窄而延误了救援造成了重大伤亡。日本政府立刻修订了消防条例,把大楼的自动报警装置从小范围推广到大范围的强制执行,同时也把违法者的处罚从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以下罚款50万日元(约合4万人民币),改为判处有期徒刑3年以下,罚款300万日元的处罚。同时也把消防部门的检查从有时间段限制(营业时间),改为任何时间段都可以,发现问题马上整改,或者就违反消防法的人员立刻逮捕。并且对于法人的处罚也从罚款50万猛涨到罚款1亿日元。这些猛药促使原来的消防老大难问题迅速得到解决。最后还规定对于所有要放火的大楼每年进行点检,让有消防资格的人严格检查防止问题发生。法律实施到今年有9年的时间,每年进行消防点检于安全确认一直没有间断,自此日本再也没有发生重大的火灾。
   
火灾之后是一地鸡毛—不断重演的悲剧
新宿火灾现场

   日本的例子或许不全面,国家不同法律以及环境也不同,但是我们不断重复个各种惨剧,不断有着各种监督缺失的报道,这不能不使我们警觉,为何同样的事我们会不断重演,那些灾难是不是可以避免呢?我们太喜欢那些表面风光的东西,30年前我们很多不好的东西是怪罪到所谓的四人帮头上,20年前我们很多不好的东西怪罪到世界上敌人的围堵,10年前我们很多不好的东西怪罪到我们的没有经验。其实我们失败的还是很多重复着以前的内容,为何我们不可以少些面子,多些里子呢?中国人啊,干点实事呢。
    
上一篇: 日本电车性犯罪之密室犯罪——都…下一篇: 日中首脑会谈背后的博弈…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9483)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偶尔一笔简介:
现旅居于日本大阪,经常往来于中国、日本、香港等地。《联合早报》撰稿人,日本《朝日放送》特约评论员。米山奖学生学友会会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