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的收入为何反不如父辈?

2017-01-21 12:40:19
分类:未分类

一代更比一代强的说法如今是否已过时了?如今,生活的现实似乎与这句话差距越来越大。年轻职场一代的机会越来越不如父辈,无论从收入水平、发展前景、生活负担等等方面来看,并不是新的一代胜于老的一代,而是新的一代反而不如老的一代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年轻一代职场人收入水平的退化直接影响到了人们的工作积极性,甚至连“美国梦”都因此在未来可能会走向枯萎。报道转引美国一个研究小组的发现,在20世纪70年代初,几乎所有30岁年轻人的收入都超过了父母同年纪时的所得,而如今只有少部分年轻人能做到这一点。即使经济实现快速增长,对扭转这种趋势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在1970年,92%的30岁美国人比父母当年赚得更多。2014年,30岁的美国男性中,只有41%的收入超过老爸当年。并且,由于中产阶级收入增长停滞,而物价水平却在持续上升,因此扭转“子不如父”的趋势变得更为不易。

有人会问:如果把父辈当年的收入和年轻人在今天的收入加以比较,可以很明显的看出现在人收入的绝对数字较高。不过,这只是经济和货币体系令我们产生的一种错觉。表面收入只是看起来变多了,但是实际收入却是比以前大大缩水了。在今年1月发布的一份名为《美国年轻人金融健康》的研究报告中,研究团队认为,现在美国新一代的年轻人比起1989年的年轻人少挣一万美元,减少了20%的收入。对于二战以后“婴儿潮”出生的一代人来说,他们所享有的财富是今天年轻人的至少两倍。

年轻人收入不如父辈的普遍现实,并不只是美国所独有的现象,而几乎可以说是一种全球的普遍现象。从美国说回中国,我们也不难发现,中国今天的年轻一代人也存在一种财富收入远不如父辈的问题。其严重程度甚至可能还超过美国的情况。

如果我们单看收入数字,似乎今天的年轻人远远超过父辈。1986年,全国职工年平均工资为1271元,而到了2016年,2015年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62029元。比起30年前,增加超过50倍,工资增长非常明显。但是,现在月薪五六千的年轻人依然感到自己比当年工作时拿着几百甚至几十元工资的父辈还要穷。其中原因为何呢?

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现代的金融货币体系和财富分配体系,基本上是一种不公平的体系。在改革开放初期虽然工资低,但是当时的物价水平也很低,现在的工资看起来有所增长,但实际上物价水平上涨得更快。如果说30年来的工资水平上涨了50倍,那么我们应该看看消费品价格上涨了多少倍,房价上涨了多少倍。收入追不上通货膨胀造成手中货币的成色越来越低,长此以往,年轻一代对于生活水平改善、工作的积极性、未来职业发展等等的看法,都会显得非常悲观。

要想了解钱越挣越少的原因,必须暂时忘掉人们一般认为的赚钱逻辑。每一个月,我们都是玩命工作,然后到月底的时候,老板发给我们工资。仿佛只要我们劳动,钱就会从不知什么地方冒出来,到达你老板的手上,然后你老板又把钱作为工资发给你。但实际上,钱在发到你的手里之前,早就已经通过银行信贷进入了流通领域,并不是你或者你的老板创造出来的。这和人们从小受到的“劳动创造财富”的教育完全相反。你获得的钱,与你的劳动付出丝毫没有关系。

你的工资之所以能发到你手里,归根结底是一种货币现象的衍生品。货币的产生并不是印钞机直接印出来的,而是透过银行信贷,也可以说是金融机构使用信贷扩张政策而产生出的一种现象。从1980年代到现在,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呈现爆炸式增长。1986年中国的M2供应量是6700亿元,2016年是1400万亿,增长2100倍。这显示中国已成为世界上广义货币供应量最大国家的同时,也进一步加剧了国内的价格指数飞涨之势。

新增的货币通常是以投资的方式注入经济体,但这部分货币其实是凭空虚造出来的。银行在通过国债等方式获得最初的货币时候,将会通过将储蓄重复借贷给不同的贷款企业,各个借贷方也会产生重复储蓄,从而凭空创造出广义货币。众所周知,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靠投资拉动,而投资意味着大量的银行借贷,也就是广义货币的增长量。例如我们在报纸里读到“中国2016新增贷款规模超过增长20%”,这背后其实意味着广义货币持续的大量增长。

在这个过程中,能通过投资的方式首先获得这些货币的人和单位就成了新货币的最初所有者,他们能先人一步进入市场购买物品,并且不用承受新货币大量流入市场后的通胀成本。这个时候,他们手里的新货币“成色”可以说是上佳的。但几经周折,当年轻人拿到工资的时候,货币实际上早已进入投资和生产环节,并成为企业利润之后才发到员工手中。这时,随着新货币通过投资与消费不断流入市场,货币的“成色”越来越低,其购买力不断下降。

收集近数十年的数据,不难看出中国的广义货币流向首先是基础工程建设、不动产、大型国有企业等等领域。新增货币进入这些领域会极大的拉高资产价格,资产价格的增长是物价上涨的重要原因。这也就是所谓的由于成本提高(不动产价格、土地价格、原料价格)而产生的输入型通胀。从这个角度看,工资的增长也可以说是通货膨胀给你带来的错觉。换言之,现在工资收入的增长并不是“主动”的,而是被通货膨胀“拉动”增长的。而在30年前,这样的情况并不存在,或者说程度还非常轻微。

德国经济学家许尔斯曼在《货币生产的伦理》一书里曾说,首先获得新货币的人会从通胀中获利。“货币先得者可获得的利益始终是一个诱惑。货币制度的历史,就几乎是人们——政府和平民,主要是政府——向这个诱惑投降的历史。”我们推行至今的货币金融体系,其本质是一种不合理的体系,它使得实行市场经济以来几十年的人均收入上升速度远远追不上物价水准的提高速度,直接造成了今天的新一代收入反而不如老一代的情况。也是由于货币流通的这个规律,虽然年轻人手中的工资已经增长了几十倍,但由于这已经是货币流通的最后一个环节,之前的货币已经流通到了投资环节,提高了资产价格,因此才出现了工资涨几十倍,资产价格早已上涨几百倍的情况。劳动收入与资产收入想比,永远是增长较慢的,因为从货币流通的过程来看,生产劳动处于整个体系的最末端,因此增长速度远远低于资产价格增长。

几十年前,父辈们并没有承受过多的新增货币成本,并且在市场经济之初,资产价格的急速增长使得90年代以来的十几年时间成为投资获利的绝佳时机,这是上一代人的幸运。但是对于今天的80后、90后而言,过去资产价格高速增长的利益他们已经享受不到,而广义货币增发带来的货币购买力下降却是切实影响到了年轻的一代人。年轻人收入不如父辈,只是一个开始,它意味着对于新一代人来说,劳动几乎无法创造出财富,人生的最巨额财富几乎都只能依靠继承上一辈的资产,或者是依靠投资而得来。长此以往,所谓社会阶层的固化,也便由此形成



上一篇: 是什么让创业者逃离北京? …下一篇: 现在或许是卖出人民币资产的…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40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孙骁骥简介:
80后出生,毕业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政治经济史研究者。著有《致穷:1720年南海金融泡沫》、《英国议会往事》等书。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执行时间: 【0】:15.1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94098+1【1】:18.1毫秒==Blog_blog_CircuitModel_94098+2【2】:22.2毫秒==NOCACHE+jishigou_topic4117155【3】:23.8毫秒==TopicLogic.logic.php4117155+1【4】:26.4毫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