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之间即将掀起一场“劳动力争夺战”

2017-02-16 12:40:18
分类:未分类

随着工作季的来临,单位招工、民工返城潮也出现,就业市场明显回暖。不过,今年的就业市场的趋势依然是扎堆传统的一线城市。根据《北京晚报》报道,现在“95后”一代求职规模涨幅最大的,依然是上海和广州两座城市,涨幅都超过45%,深圳和北京分列三四位,涨幅也都超过了25%。而无论人们如何抱怨大城市的房价、污染、生活压力,但越是年轻人越是一个劲儿的往大城市钻,大城市里边各种招工、吸引人才进驻的手段也是层出不穷。如果我们观察一下中国近年来地区和城市之间的人口流向数据,不难察觉到,目前中小城市人口不断外流,特大城市及其周边卫星城吸纳新就业人口能力越来越强,已成为不可逆的趋势。可以说,在中国的城市与城市之间,已经悄然开始了一场抢夺劳动力资源的“抢人潮”。

为什么中国的城市之间要相互争抢人口呢?这应该从两方面来找原因。第一在于普通人的心态。社科院发布的《社会心态蓝皮书:中国社会心态研究报告》显示,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生活压力要远高于其他城市,但三四线城市也并非是理想中的宜居城市,两相权衡之后,就业人口还是会选择对个人发展更有利的一线城市。第二,我们应该从城市本身发展的需要来看。那些在这场“抢夺劳动力”的竞赛中占据先机的城市,在未来就会更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众所周知,城市的发展主要依靠年轻力壮的就业人群,而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的不断加剧,适宜就业的人口比例将会逐渐下降。因此,劳动力人口,特别是高素质的年轻劳动力,在未来将成为稀缺资源。地区之间对年轻劳动力的争夺,因此会日趋激烈。

这样的说法决不是危言耸听。用数据来证明:根据民政部公开的数据,中国在2016年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已经达到了16.1%,65岁以上老人数量占总人口数比例为10.5%。数据将一个严峻而现实的问题摆到了我们面前,那就是中国已经进入了“超高老龄化社会”。根据国际惯例,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超过10%,或者65岁人口占总人口比7%时,该国家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而对比数字就知道,中国的老年人口比例远远超过了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准,因此称之为“超高老龄化”。如今的中国,说它是一个老人国也并不为过.

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中国人口的出生率就长期呈现下降趋势。这是由于一胎化政策的实施所造成的影响。与出生率下降相对的是年轻人和儿童占人口比率的下降。在1982年,14岁以下青少年占总人口的33.6%,然而到了2011年,14岁以下儿童只占总数的16.5%,明显减少。这些青少年在未来十年到二十年将是劳动力就业市场的主力,他们在比例上的不断减少,意味着即使在“适龄劳动力”群体当中,也出现了局部的“老龄化”现象。即是说:在上班族群当中,年轻人的数量也是偏少,中老年职场“老油条”数量过多。据统计,中国劳动年龄人群当中,29岁以下人口占比从上世纪90年代的46%,已经下降到2015年的31%,未来将进一步降到25%左右。当然,这还是官方数据,实际的情况,或许比这更糟糕。

可见,现在本就出现短缺的劳动力数量在未来还很可能会“后继无人”。而造成这一切的源头,主要在于几十年前所实施的人口生育政策。简而言之,年轻人减少,老年人增多,这是目前的趋势,它使得中国的人口结构像是一个倒过来的金字塔。上端是由社会全体纳税人供养的数量庞大的老年人,下端则是数量严重不足,并且还要缴纳巨额社保和税金的年轻人。这种独特而不稳固的人口结构当然会直接影响到中国的就业市场。

我们不应该把中国的经济视为一块铁板,整体步调始终一致。事实上恰恰相反,中国各地、各城市之间并不仅仅是合作关系,在很多情况下还是一种互相竞争的关系。城市和城市之间抢夺年轻的劳动力,就是一种典型的竞争关系。按照经济学家张五常的说法,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经济奇迹的重要原因在于地区间的竞争。每个地区,每个城市就像是一个运营的企业,城市间的竞争和公司间的商业竞争类似。这种地区间的“类市场”竞争让中国的经济在长时间保持着活跃性。张的看法,有一定的道理。假如城市就是企业,那么年轻优质的劳动力,就是让城市保持竞争力的重要筹码

如果我们从企业竞争的角度来看中国城市之间的这场“劳动力争夺战”,几乎可以把它视为企业之间抢夺优秀员工,抢夺优秀人才这样的行为。实际上,支撑经济运行的重要因素就是那些体力充沛、精力充沛、干活有冲劲、富有有创意的年轻人群。但人口总体老龄化的趋势显然会让经济增长组重要的因素——年轻人口出现严重的供应不足。虽然就业人口出现了缩水,但是,庞大的中国经济体对于劳动力的需求显然不会减少。供给减少,需求未变甚至还会有增,这意味着,一座城市要想保持经济竞争力,对于年轻劳动力的争夺就不能停下来

在城市争夺劳动力的过程中,势必会出现一种“筛选”的过程——挑选优质的劳动力作为未来经济增长的储备,而相反,那些在就业市场竞争力不强的劳动力,则将会在筛选过程中被大城市淘汰。那些对于大城市的压力具有抗压性,能够在高强度工作下生存下来并获得发展的年轻劳动力,将成为未来城市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我们把高房价、高生活成本、高工作压力等等视为城市对于劳动力的“筛选标准”,谁挺得住谁就能最后留下来。准入门槛更高的城市,例如北上深等等极富有吸引力的地方,其人才的质量也会更高,年龄会更轻。相反,那些年龄较大、竞争力不足、素质不高的人口将会向中小城市转移。

在未来,伴随着城市间人才争夺的加剧,不同城市之间劳动力素质的差距,进而言之也可以说是人口的差距将会不断拉大。这说明什么?在过去,中国城乡之间有“九天九地”之说,即是城市与农村间的差距就九天九地,非常巨大。而从目前的趋势推断,中国新的“九天九地”的差距,已经在一线城市和小城市之间显现。随着未来十五年两亿农民进城安居,中国过去的城乡二元结构,也将被“特大城市-中小城市”的二元结构取代。是否能成为一个足够优秀的人,被大城市接纳,将直接影响你和你后代的未来数十年的社会地位和生活境况。



上一篇: 是什么逼迫年轻人逃回一线城…下一篇: 日本式泡沫即将袭击内地房地…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785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孙骁骥简介:
80后出生,毕业于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政治经济史研究者。著有《致穷:1720年南海金融泡沫》、《英国议会往事》等书。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