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体制下的乞丐

2011-07-21 15:38:20
分类:未分类
  曾经得过大运会体操冠军的张尚武在北京行乞,这个消息再次引起人们对中国体育举国体制的质疑。其实,类似的事情,已经出现过许多次了,不是世界冠军在搓澡,就是世界冠军摆地摊。每次,都会在网上激起起一点不小的风波。主要是世界冠军光环,跟冠军后来的境遇有着太大的反差。
 
   张尚武事件还在发酵,网络和媒体,又陆续挖出了有关他更多的猛料,有消息说,没有退役前的张尚武,已经劣迹斑斑,他的退役,也许跟伤病无关,而是违纪在先。这位退役后因盗窃罪蹲过监狱的世界冠军,其实是有前科的。但是,这样的猛料,也无法掩饰一个看起来很无情的事实。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退役,这个练了18年体操的年轻人,一旦退役之后,就身无长技,找不到维持自己脸面的合适工作。毕竟,张尚武还拿过大运会的世界冠军,那些没有得到如此荣誉的人更多,他们的付出,也不比冠亚军们少,他们退役之后,境遇会怎样呢?没有了冠军的头衔,就算是街头行乞,也许也不会有人关注。
   我们的体育事业,为国家争得了很多金牌,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已经是一个金牌大国了。但是,我们的金牌,却是靠举国体制得来的。以国家的力量,从全国找一些合适人选,集中力量培训强化,的确可以在短时间内让这些项目冲上去。如果投入依旧,维持这些项目的优势,也不难。只要这些项目不属于市场化的,我们就一直有机会。可只要是市场化的项目,就我们只能向隅,无论怎么投入都没有用。更大的困局是,举国体制的体育,只是一小撮人的体育,为了金牌短促突击的体育。跟“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的长远目标,没有多少关系。像中国跳水,体操这样的优势项目,在全民体育中没有多少分量。而为了突击金牌组成的专业队员,一旦青春已逝,不得不退役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在本该受教育的年月,一直在体育场上,一点谋生之技也没有。冠军尚有活不下去的,别的人就更不用说了。
 
   作为一个落后的不发达国家,举国体制在引进一些运动项目上,的确有开山之功。但是,到了今天,中国国力已经有相当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也达到一定程度的今天,是到了谢幕的时候了。就像女子网球一样,到一定时候,就得放这些优秀运动员单飞,让她们飞向市场,飞向世界。体育,原本就该是人们的一种爱好,有自己职业的人的一种业余爱好。只有那些市场化的项目,才可以专业吃这碗饭。在大赛之前,国家固然可以临时组队练习一下,但长年的专业队,还是散了吧。否则,张尚武的悲剧,还会接着演。

    
 
 
上一篇: 城市残忍的整洁下一篇: “封建残余“和“文革余孽”考…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2917)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张 鸣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在吃粉笔灰之余,喜欢写点不不伦不类的文字,有的被视为学术著作,有《武夫治国梦》、《乡土心路八十年》、《乡村社会权力和文化结构的变迁》等数种,还有一些算是历史文化随笔,有《直截了当的独白》、《关于两脚羊的故事》、《历史的坏脾气》、《历史的底稿》,《历史空白处》,均遗憾多多。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