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考

2012-11-08 15:40:20
分类:未分类
  赶考
 
   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召开。
   刚刚度过90岁诞辰的中共,从西柏坡进京“赶考”,领导这个国家也已经63年。作为世界人口最多国家和第二大经济体的执政党的全会,其讨论和确定的任何决定,都会对中国乃至世界的未来产生深远影响,所以世所瞩目。
   十年来,这个世界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和社会建设成绩有目共睹;同时,作为崛起中的大国,中国开始对既定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施加影响,介入国际秩序的调整和重塑,并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一举一动,全球共此凉热。
   对此,我们必须抱有清醒的认识。历史上那些所谓“盛世”,其实都立于危墙之下。文治武功的光鲜外衣下,特权横行,贪腐盛行,奢靡流行,民众困行,建政初期的清教徒式的励精图治奋勇精进的精神,早已被利己主义和即期的功利主义消融得不见踪影,官民之间离心离德,甚至针锋相对,而对世界之变,充耳不闻,装聋作哑,困守于禁宫一隅,抱残守缺,真以为家即天下。此可谓史鉴殷殷。
   当今中国,虽然社会经济发展迅速,但类似的问题同样存在,而且出现了更多带有现代特色的问题。
   就内部问题而言,经济转型结构调整,政府退出微观经济,虽然已经提出多年,也有共识,却一直未能真正落实;由过去市场化改革催生的民营企业等民间力量,虽然有很大发展,业已成为支撑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核心力量,但在政治上甚至经济上,依旧处于边缘地位,离平等发展自由成长还距离遥远;支撑原来经济高速增长的模式已经穷途末路。转型之痛,已经显现。
   一些人和部门公权力越位滥用私用时有发生,薄王事件以及近些年处理的大量的贪腐案件等,都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了执政党的威信;贫富分化城乡分化严重,不同阶层之间鸿沟森严,社会出现了流动性阻滞,板结固化。从最初改革的共享成果,渐渐趋于社会资源过于集中在某些特定群体和企业,制度制造的机会不公平性愈益显著,个体野蛮生长的时代已成过去,自我奋斗的成长之路愈益艰苦而充满波折,而且愈走愈窄,原有推动社会前进的内生性活力逐渐被芟夷。
   另一方面,在全球化现代化进程中,民众的视野更加开阔,权利意识尤其是政治权利意识高涨,对社会经济政治改革发展的诉求越来越高,参与意识越来越强烈。无视这种变化势必带来严重的社会震荡。多种问题交汇一起,加大了解决问题的复杂性,对执政党在新形势下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钱穆在《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中写道:“任何一制度,绝不能有利而无弊。任何一制度,亦绝不能历久而不衰……一项好制度,若能永远好下去,便将使政治窒息,再不需后代人来努力政治了。”执政党过去三十多年来推行的改革开放政策就是明证。
   如今,过去推动中国改革发展的政策已经出现了边际递减,其中一些因为既得利益甚至成为前行的阻力。中国的发展迫切需要寻找新的突破新的动力,而这新的动力,也必然从改革现有制度中才能获得。而其中的关键,还在于释放依然被压抑束缚的社会生产力,把宪法法律规定的权力归还给社会组织、企业和个体,释放他们的活力,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固化板结的社会才会找到打破僵局的新动力,执政党才会扩大自己执政的社会基础和合法性。这也才有真正的现代政治文明。
   接下来改革的难度,更甚于以前。改革依然需要边缘突破和点滴突进,少宏大叙事的空谈,多解决迫切的现实问题,累积力量,方能行稳致远。
   这是一场真正的“赶考”。
 
   (原载中国周刊2012年11月号 卷首语)
上一篇: 一个媒体生瓜蛋的成长下一篇: 《临终》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159)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朱学东简介:
《中国周刊》总编辑,曾任《南风窗》总编辑。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