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6月12日

2017-06-17 18:40:13
分类:未分类

公号“老朱煮酒”发了篇旧作《酒量》,发布的时候用了《酒量是个什么鬼》酒量到底是个什么鬼?|饭醉党的标题。作为好杯中之物之徒,我不仅喜欢喝,还擅长总结呢。

晨课选了阿赫玛托娃的《我停止了微笑》。看了会书。审了书评公号稿。

早上读王五四的《老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要钱,别说吃你几个西瓜了》,很有意思,也算是这个时代的黑色幽默吧。

读钱理群在北大讲鲁迅,提到1927年鲁迅发表了关于知识阶级的演讲,鲁迅提出一个“真的知识阶级”的概念,并且做了三点解说:什么叫真的知识阶级?第一,对社会永远不满意,意思是他永远要提意见;第二,他永远站在贫民这一边;第三,任何时候都不受欢迎。

黄钟大吕,绕梁不绝。

发了条微信:

【一个没有人民的国家】十九世纪,俄罗斯帝国鼎盛时期,俄国哲学家恰达耶夫写了篇批评尼古拉一世的文章,他断言:“与人类社会的所有法则相反,俄罗斯的目标只是奴役自己国家和所有邻国的人民。”他因此被尼古拉一世囚禁于家中。

恰达耶夫的后辈,被列宁送上哲学船被迫流亡异乡的哲学家别尔嘉耶夫这样评述他的祖国:“在俄罗斯人民和俄罗斯知识分子中,潜伏着一些自我残杀的因素,一种黑色的非理性因素,存在着对文明的敌意。”

彭淮栋在《俄国思想家》译后记里,则用一句话概括了:一个没有人民的国家。

上午经营工作会议。

翻看报纸等。

午饭之后,快速写了篇《今天高考的孩子该怎么选学校》。然后稍眯。

下午采编扩大会议。

太座在习字,昨天写了条,我觉得很好:“不急,但是不停。”我觉得这也是提醒我。

下午同事问我高考文章安排事,我这边自是正常,后来问同事,也是这个情况,大概是中间沟通出了差池吧。

傍晚6点的时候,不知为何饥困交加,7点多下楼吃饭。每次吃饭,头大,实在没什么可吃的。楼下的餐厅又扒了两家。犹豫再三,还是踱进了世界最著名的最神秘莫测的组织,沙县小吃。花15大毛买了份牛腩饭。半个小时后又已经坐在电脑前了……

小朱她们下午的工作会议一直开到7点多,真够长的。开玩笑奚落了她们,她们认真说,我们要总结得失啊。这倒显得我不对了。

过了几个人的考核,也包括小朱自己的工作总结,我还是蛮惭愧的。

办公室晚课,抄李商隐诗《北青萝》。审稿,签版。插空看会书,听音乐。

“夫天下多忌讳,而民弥畔。”(老子)

忙里偷闲,翻出一张十一年前的照片,我和姑娘的合影,是太座抓拍的,配了泰戈尔的诗:

“你微笑着看着我,
不说一句话。
而我知道,为了这个,
我已经等了很久了。”(泰戈尔,飞鸟集。)

签片比较顺利。不到1点就签完了。

一个乏味的夏夜。既无美酒,更无美女,只有一字一字跳着广场舞的……

晚上整理公号,本想发篇旧作《填志愿》,发现又被人发了,无法申请原创,只好申诉。同时另外临时找了篇江南旧闻录充填。

回家的路上,眼睛显然睁不开了。到家,看见桌上的杨梅和杏,忍不住全部吃了,人一下子又醒了过来。
上一篇: 流水账6月11日|日常下一篇: 流水账6月13日
  • 打印
  • 收藏
  • 分享到:
阅读数(0)  评论数(0)
名家简介
朱学东简介:
《中国周刊》总编辑,曾任《南风窗》总编辑。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